•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3791字

    秀女入宫才半月,今日去留后,储秀宫只余五十二人,便是这五十二人也是太后极力留下的,按祖制选秀,最后余五十人留宫中充盈后宫。现在还有半个月,谁能保证这里头就不会发现还有人不适合待在宫中。

    值得一提的是丽景轩三十人无一人出宫,而前殿原有五十人,几乎走了一个丽景轩的人。这下调整铺位,形式又调转过来,前殿的人想往后殿挤。

    王容与独自去宫后苑找了个僻静地方坐着,等喜桃安排妥当了再来找她。看着池塘,王容与折了一根柳条无聊的划拉着水面。

    到了这一步,她还能出宫吗?

    王容与陷入迷茫中。

    王容与不想进宫,不想留在宫中,她虽然做好了君若无情我便休的准备,但是心里还是埋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期盼,她又不是个蠢人,若是好好经营,又不是拢不住丈夫的心。

    但这其中不包括皇帝。

    皇帝当然也是人,也有感情,但是她没有把握去笼络住一个皇帝心。重要的是普通夫妻,夫妻感情好,丈夫不纳妾,除了婆婆,旁人也做不得主。但是皇帝,少则三年,多则五年,便是前朝也要催着陛下采选,广开后宫。

    真正的后宫三千。

    她要去经营一个有着后宫三千的男人的心吗?注定没有真心,没有真情的回报。和众多女人共用一个男人,还要忍住恶心十足谄媚。

    王容与白着脸,双眼失神。

    她也可以不邀宠,这宫里不受宠的女人比受宠的人可多了去,也有不受宠的日子过的,虽然清苦,但是,但是,她最讲究吃,最喜欢变着法吃,清苦的日子她可以过,每日粗茶淡饭的在这牢笼里过几十年,王容与看着池塘,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

    王容与原来只是拿着柳枝划着水面玩,突然觉得柳枝被往下扯,王容与以为是池中锦鲤调皮,然后探头一看,竟是一条弯弯绕绕的水蛇,王容与大叫一声把树枝一扔往后跑去,跑没两步就撞上一个人,没看见人,就被搂住腰,“你跑什么?”

    王容与惊慌的手抵着人的胸膛,“你是谁?”

    抬头见是朱翊钧,使个巧劲挣脱开来,深蹲福身,“见过陛下。”

    “从前你看见我可没这么多礼?”朱翊钧问。

    王容与低头并不说话。

    “你刚才见着什么了,这么惊慌?朕看你在那坐了有很久?这个时候你不在储秀宫,是储秀宫里有什么人欺负你了?”朱翊钧问。

    王容与低头不说话。

    “起来。回朕的话。”朱翊钧说。

    “回皇上,没有人欺负我。”王容与说。

    “你这表情可不像没有谁欺负你?”朱翊钧说,“朕刚才见你,仿佛是要哭出来了。”

    “陛下看错了。”王容与低头说。

    朱翊钧回头看她,“你怎么了?往常与朕说话,你不是这样的?”

    “陛下以为我是怎么样的?”王容与说,“日头不早了,我回去了。”

    朱翊钧拦住她,“好好的为什么和朕闹脾气?”

    “陛下言重,我可不敢和陛下闹脾气。”王容与抬头直视朱翊钧,“除了陛下,还有谁欺负我。”

    “朕,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朱翊钧说。

    “其他姐妹陛下都是正常赏的,我只有陛下赏的一个二胡,陛下是想让我天天在储秀宫里拉二胡吗?”王容与说。其实生气的为什么要叫我,为什么要让我拉二胡,为什么要留我在宫中,为什么要让我进宫?

    “那些首饰都是尚宫局准备的,你的二胡才是唯一朕选的,这是你的殊荣。”朱翊钧惊讶一下说道。

    “张内侍不知道去拿了谁的吃饭家当过来,被陛下说送人就送人了,陛下也记得补给那个可怜人一点赏赐。”王容与说。

    “对。”朱翊钧捶手道,“你手里怎么能有外男用的东西呢,值不定那个人三十来岁,有体味还有手汗,他用的东西怎么值得你好好保存呢。”朱翊钧故意恶心她说。

    王容与皱着眉头,“便是它前主人是个肚大肠肥,耷眉龅牙,我也会好好保管这把二胡的,谁叫它是陛下赏的呢?”想恶心我,没门。

    “小女告退。”王容与匆匆福身后走了。

    朱翊钧看她的背影,“朕真欺负她了?朕想着她脾性,不该在意这个的。”

    张成回话,“陛下,王姑娘究竟还是姑娘家呢,是姑娘就爱俏爱美呢。”

    “这样啊。”朱翊钧说,“那你回头去库房里找个二胡,库房里肯定没有这种东西,你让匠人用最好的材料新做一把二胡去送给她。”

    张成不解。这种时候陛下不该送点首饰给王姑娘吗,怎么还是送二胡。

    “你不觉得她脸圆鼓鼓的,特别适合生气吗?”朱翊钧仰天大笑道。

    张成陪着笑。

    “陛下为了什么事这么开心?嫔妾老远就听到陛下的笑声了?”郭嫔缓缓走来。

    “爱妃这个时候也来逛花园?”朱翊钧说。

    郭嫔上前挽住朱翊钧的手,“嫔妾的寝宫离宫后苑近,常常这个时候来宫后苑散步消食,陛下不常来,倒说是嫔妾这个时间出现是奇怪。 ”

    “你这嘴皮子越发的厉害。”朱翊钧说,“朕才说一句,你有十句来回我。”

    郭嫔挽着朱翊钧的手轻摇撒娇,“陛下,嫔妾为了今日可是练了好几天,结果陛下看了秀女妹妹的才艺就说不看了,今日陛下要是不看嫔妾辛苦几天的成果,嫔妾可不依。”

    “行,得找个地朕坐着,好好看你跳。”朱翊钧说。

    王容与回储秀宫,后殿众人正说的热闹,崔一如拉着王容与落座。“姐姐去哪里了,让人好找。”

    “我去宫后苑转转,今日走了这么些姐妹,心里有些酸楚。”王容与说。

    “姐姐就是太好心肠了。”崔一如说,“前殿的那些秀女个个眼高于顶,何曾与我们好生相与过,就是姐姐那事,她们值不定怎么背后嘲笑呢,姐姐还为她们伤心实在不必。”

    “一朝同为秀女,只是感同身受而已。”王容与说。

    “姐姐不用感伤,今日这去留原本是最后去留的,陛下提前了,咱们这些人都可以留在 宫中,只等最后册封。”崔一如说,“我都跟姑姑打听了,陛下第一次册封秀女,不会小气才是。”

    “这就定了?”王容与说,“不用最后筛选?”

    “这如今也没剩下多少人,除非是犯了大错要被送出宫,其余该是稳妥了。”崔一如说。

    “就是留下来又有什么好,这么多人,陛下哪里能看的过来,秀女留在宫中,最差的等级是淑女,比起宫女也好不到哪去。宫女还能四处走动,淑女只能安居后殿,等再过了三五年,陛下又要采选,咱们这头菜就成了老帮菜了。”杨静茹说。

    “姐姐深得太后青眼还说这样的话,其他姐妹更是没有盼头了。”崔一如说,“总有机会的,咱们这里坐着的若是以后有能得陛下亲睐的,荣华富贵之时也不要忘记了姐妹们,都相互提携一下。”

    刘静呲笑一声却不言语,看着王容与说,“姐姐脸色像似不好,咱们都散了吧,让姐姐休息。这次要不是托姐姐的福,咱们也不能这样去全须全尾的站在这。至于以后,看个人的造化吧。”

    万籁俱寂的夜晚,王容与躺在炕上,难得没有睡着,她睁眼看着顶上,等到眼睛习惯了夜色,还能看清楚模糊的影像。

    已经没有后路了。

    王容与想,指望犯错出宫,这犯错的度太难把握,她如果因此祸及家人,那真是得不偿失。

    忘记问淑女的份例如何了,如果能每日有肉吃,那也没那么惨。

    “姐姐还没睡?”杨静茹轻声问。

    “嗯,睡不着。”王容与说。

    “我过来与姐姐睡。”杨静茹说,等到王容与应允,她就抱着枕头到了王容与的炕上,王容与往外挪了挪,让杨静茹进入她的被窝,三月的天夜间还是凉的,杨静茹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冻的哆嗦,挨着王容与后才说,“姐姐身上真暖。”

    “嗯。我是个热体质。”王容与说,她在被窝底下握住杨静茹的手,手心传递热量给她,“我小时候在家,祖母最喜欢和我一起睡,说是连暖炉都省了。”

    “姐姐是不是不想留在宫中?”杨静茹小声问,“春日宴姐姐是真不想出风头,今日得知留在宫中,姐姐也是愁大于喜。”

    “你个小鬼灵精。”王容与轻笑,并不正面回答。

    “为什么呀?”杨静茹说,“如果不想进宫,进宫前就要想办法逃了采选,采选太监都贪得无厌,不是没得法子。现下都进宫了却说不想留宫,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我原以为我不会进宫的。”王容与说。

    “可是姐姐现在已经在宫中了。”杨静茹说。“既然留在宫中已成定局,姐姐是个聪明人,我却怕姐姐钻了牛角尖。这后宫不是后院,不能马虎了事的,若不是另有依仗,如果一开始没引起陛下或者两宫太后的注意,之后就愈发难了。”

    “你倒是想的透彻。”王容与说。

    “我进宫是已经有所准备的。女子嫁人谁不想嫁给英雄,哪里还能有比嫁给天下之主来的更好的。何况陛下如今正是英年。你想想,等到二十年后,那像你我一样鲜花妍艳的女子进了宫来满腹女儿心思面对的陛下,可不是现在的陛下了。”杨静茹说。

    “这天下之主娶的女人太多了。”王容与说。

    “就是在宫外头,男人也要纳妾的,就是不纳,通房丫头也不少。”杨静茹说。

    “那和陛下的女人完全不是一个数量上的抗衡。”王容与说。

    “除了我以外他有另外的女人,既然有,那有一个和有一百个有三千个又有什么区别。”杨静茹说,“情爱一事需要缘分,没有,也死不得人。等做到一宫主位,锦衣玉食,好不快活。不用像普通妇人镇日里想着家用男人前程,想怎么消遣就这么消遣。宫外嫁人能活动的也就后院那一亩三分地,后宫,能走动的地方到底大些,指不能还能陪着陛下出巡,那能见的地方就多了。”

    “你这样的心态很好。”王容与不由说,“你这样子很好。”是不是这才是正常的想法,她如今这样翻来覆去优柔寡断在一件已经成为定局的事上不安,只是因为自己心里竟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爱上朱翊钧。

    她嫌弃朱翊钧种种,却是担心自己作茧自缚。

    “姐姐也可以像我这样的,但是姐姐却想的有些多了。”杨静茹说。

    “是啊,我总在不合时宜的事情上想的太多。”王容与说。

    “姐姐能想明白的。”杨静茹说完声音愈轻,

    “陛下待姐姐不一样,姐姐该是知道的。”

    “姐姐又如何去跟陛下的意志抗衡?”

    王容与惊讶撑起身看着杨静茹,“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杨静茹拉着她重新躺下,“姐姐放心,我只是自己瞎琢磨的,我没有跟任何人说。”

    王容与一时慌乱没有回驳杨静茹她只是瞎捉摸,杨静茹扣住她的手,“姐姐,我一见了姐姐面就喜欢,我待姐姐好,姐姐待我也好,这后宫中要是能一直和姐姐在一块,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