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3196字

    王容与赴宴的衣服寻了一条水绿百褶裙,配着艾青滚月白色袄衣,牙白色长褙子,腰系胭脂红腰带。压襟和装香丸的香球都是选的银制品,银线绣的荷包,白玉佩上缀着渐变绿的长穗子,衣服裙子绣的都是艾草的纹饰。杨静茹摸着纹饰,“这么一看艾草也挺好看的。”

    “一年要做那么多衣服,花儿鸟儿的都不够绣的,找些不常用在绣纹上的啊,反而有新意。”王容与说。

    “可是姐姐,你穿这个色的去赴宴,会不会太素净了。”杨静茹说。

    王容与笑,把头发都束在头顶,用一个白玉莲花冠全束住,让喜桃把陛下赏的金钗找出来,寻了那一支仙台钗侧插在发冠上。金片流苏晃动在耳垂处,金光潋滟。

    喜桃准备拿那支凤钗给王容与簪上时,王容与却说不要,“簪一支就够了。”

    “开始还不觉得,等姐姐簪上这个金钗,就刚刚好了。”杨静茹说,“陛下赏赐的这根金钗太过精致华丽了,穿的颜色艳丽就显的太富丽了,周玉婷一直是这样装扮的,姐姐就和她撞上了。”

    “我不是怕和她撞,只是一场小宴会而已,咱们现在都是秀女,不好太过张扬。”王容与说。朱翊钧要出席宴会,不带他赏的金钗,还不知道那个小心眼的会怎么样。陛下赏的金钗已经是极大的出挑了,若是她再穿的华丽,还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是怎样一种小人得志呢。

    王容与对着妆镜,自己描眉化妆,眉毛画的有眉峰些,眼线画的长一点,原来一团和气稍显稚气的五官一下就变的凌厉起来。

    “姐姐画的比宫女画的好看。”杨静茹说。

    “那我给你画?”王容与说,“信的过我吗?”

    “为什么信不过。”杨静茹笑说。

    等到了时间王容与领着秀女去慈宁宫,在宴上献舞的秀女是另外早去慈宁宫的,王容与等一众秀女给太后请安时,陛下也才来,路过王容与是停了一下,看了眼她头上的金钗,意义不明的弯一下嘴角。

    王容与从容落座,陈太后笑着问她,“身体都好了?”

    “谢太后挂念,身体已经无碍。”王容与说。

    “这就是陛下赏你的钗子,看着是比姑姑选的好看些。”陈太后此言一说,在座女人的视线都齐整整的看向王容与,“哀家看着带着漂亮簪子,人都漂亮些了。”

    王容与状似羞涩的摸摸头上的簪子,低头躲羞并不说话。

    “陛下偏心,这么漂亮的簪子,嫔妾也想要呢。”郭嫔撒娇说道。

    “这有何难,等会让冯尚送你宫里去。”朱翊钧说。

    “谢陛下。”郭嫔笑颜如花的说。看一眼王容与,就说嘛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陛下心悦的人出来。冯尚在陛下跟前伺候这么久,还是见风就是雨,一点眼见力都没有。

    这下秀女又拿同情的目光去看王容与,王容与反而不用低头,大大方方的坐着,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就是朱翊钧看过来,她也就这么笑着。

    教坊司的舞蹈过后,陈太后对皇帝说,“秀女有心,排了个舞蹈献给陛下,陛下可要好好看。”

    朱翊钧点头。

    李太后略微皱眉,心里很是不喜陈太后总是让秀女行歌舞事,以后是陛下的女人,嫔妃,越珍贵越好。

    秀女围成圆,挨个往外耍水袖成花状,等到王芷溪录像时,她穿着和其他秀女一样,妆容却不一样,格外白的底妆,异色的眼瞳,妖娆的眼线,眉中心一点红,头罩着金丝编的罩子,仿照的波斯美女惯用的造型。

    有种妖娆的美感。

    李太后一下扣紧了手心,陈太后看了一眼她,又留心一下朱翊钧的神色,朱翊钧早已习就了帝王不动声色的技艺,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陈太后这一批秀女中最看重的就是周玉婷和王芷溪两个,周玉婷看眼睛就知道有野心,有手段,王芷溪则是天赐的美貌。

    陈太后在这宫里一辈子,自然知道女人能做到的程度枕头风可是吹的很厉害。陈太后不是陛下生母,陛下生母又在世的情况,就算名义上一切都已她为尊,但是现实能拥有的又怎么能比过李太后。

    她一直在拉拢陛下的心,皇帝大了,就该从皇帝的女人下手从而去影响皇帝。

    李太后就从来不顾虑这一点,对陛下要求很严苛,对陛下的女人也要求守妇责,也许这是她身为生身母亲的依仗吧。

    舞蹈很快就结束,秀女们跪倒在地等候奖赏,朱翊钧道,“这里头怎么有个长的不一样?此次秀女里有波斯人?”

    “回陛下,此次秀女中并没有波斯人。”崔尚宫说。“许是秀女觉得好看,特意做次装扮。”

    “丑死了。”朱翊钧说,他眉都不挑很平常的说,“朕不喜欢波斯女,朕的后宫不准有波斯女,若有秀女爱做波斯野人装扮,通通打发出去。”

    后宫的女人都视皇帝是天,如今被皇帝说丑死了,对皇帝的女人是多么残忍的判语。宴上的嫔妃和秀女不约而同的举着帕子捂着嘴,是挡住惊吓还是挡住窃喜就各人自知了。

    王芷溪匍匐在地,身子不由轻颤,却连开口辩驳都做不到。这和她想的不一样,李太后喜欢波斯美女,她没想到陛下会不喜欢,不,若李太后真的曾经受过波斯宠妃的照顾,李太后一定会开口给她求情的。

    王芷溪期盼的看着李太后。

    儿子替自己说了心里话,李太后心底长吁一口气,手指也放松了,先帝宴会时她曾经受过波斯宠妃的辱,那个蓝色眼眸的宠姬,在先帝嫔妃的宴席上指着她说,“陛下宫中的嫔妃臣妾当真记不得那么多,就像这位姐姐,若不是在陛下这见着了,臣妾还以为是哪一宫的宫女呢。”

    陛下怎么说的,对,陛下说,爱妃你也没看错,她本就是宫人。

    那一日耻辱她便是死了也要牢牢记得。

    陛下替她说在前头,她就不至于大发雷霆已太后之尊去为难一个小小的秀女,只淡漠说,“一伙子人跳舞,独她不一样,显见是动心思想显出她一个。这份心思也太小家子气了,便是聪明也没用到正道上。”

    “崔尚宫,送这位秀女回家吧。”李太后说。

    “秀女想在陛下跟前显现自己不是什么错事,女为悦己者容。”陈太后笑着掺和道。“如今独送她一个人出宫,是送她去死呢。陛下立后的好事就在眼前,犯不着惹上这样的杀忌。便留在宫中,一个秀女又吃用的了多少。”

    “不教而诛是为虐。念她是初犯,就先留在宫中。若是日后还有人再犯,便是没有商榷之地了。”朱翊钧说。

    闹这么一出,赏赐是没有了。周玉婷暗恨王芷溪,在接到陈太后眼色后,行礼告退,偏王芷溪又软了脚,前头人走的快,独她一个留在台上,等下台了发现王芷溪没跟上,却没有人愿意回去搀一把,王芷溪越是着急,越是使不上劲,惶惶几乎要哭出来。

    王容与叹气,起身行礼,上台搀扶着王芷溪往下走。见无人愿意扶她,就直接送她回储秀宫。

    “姐姐,姐姐,我怎么办?”路上王芷溪嘤嘤哭道。

    “别哭了。”王容与说,“你想让人去陛下面前说你对他的话不满吗?”

    “陛下,陛下要送我出宫。”王芷溪忍住不哭出声音,眼泪却成串的跳,“现下人都定好了,我若出宫,外头人不知道怎么想我,若是以为我在宫中犯了大忌,我回家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陛下不是说让你留在宫中了吗。”王容与说。心想早知道这么容易就出宫,她也试一把了。别人的指点怕什么,若无人敢上门求娶,她就寻个山头立个庵,带发修行,自由自在。

    “我不是故意的。”王芷溪说,“是别人跟我说太后娘娘喜欢波斯美女,我才会作此装扮。”

    “在宫里,就是面对面说的话都要嚼上三分才能听,这样的事你怎么说听就听了。”王容与道。

    “可是我也去问了别人,我问了储秀宫的姑姑,她也说,李太后对波斯美人确实和旁人不一样。”王芷溪惶惶的说。

    “可现在是陛下不喜欢呀。”王容与说,她分不清楚朱翊钧是真不喜欢还是假不喜欢,若是不喜欢是什么由头?他宫中又没有波斯美人,先帝宫中大约是有的,但是怎么就得罪他了呢。

    王芷溪哭哭啼啼一路,到了储秀宫,王容与说。“你快别哭了,赶紧把眼睛洗掉,要是洗不掉,以后都是这个眸色,就坏了。”

    芳若端着铜盆进来,“姑娘怎么一个人先回来了。”

    “都是你,你害的我好苦。”王芷溪要去厮打芳若。“说,你是谁的人,为何要故意害我?我自问待你不薄,你怎么如此狠毒的心肠,要毁我一生。”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芳若招挡几下,被王芷溪抓了手见了红,一下厉声道。“姑娘是疯了吗?”

    “禁言。”王容与喝道 ,“什么话都敢说?”

    “去给你们姑娘端一杯热茶来。”王容与吩咐道。

    芳若放下铜盆,不甘不愿的出去。王芷溪失魂落魄的坐在炕边上,王容与拧了帕子给她洁面,“宫里最容不得一个疯字,你还想留在宫中就自己掂量着办。”

    “姐姐,我现在就只有姐姐了。姐姐不会不管我吧。”王芷溪恳切的捧着王容与的手,“姐,你可是我的亲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