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3本章字数:3512字

    今天早起天就不好,阴沉沉的,喜桃端来热水给王容与洗漱时,王容与说,“这种阴天最适合吃锅子了。”

    “奴婢等会就去尚膳司说,姑娘想吃什么锅子?”喜桃问。

    “大棒骨锅子,里头放几粒枸杞放几粒红枣,再把新鲜的牛羊肉片成极薄的片做配菜,还有鱼肉捶打成丸,豆皮,新鲜的小菜和菇类各选三样,蘸料捡师父拿手的配上几碟,最要紧的,要上一盘细面。”王容与说。

    “记住了。”喜桃说。

    因为吩咐的仔细,喜桃亲自去的尚膳司说,“姑娘今天要吃点其他的?”

    “姑娘看着天阴了,想吃点热锅子。”喜桃说,“简单的筒子骨锅,放点红枣枸杞,姑娘要的牛羊肉需薄薄的切了,鱼肉锤成丸,豆皮,其余小菜菇类其他,你们看着新鲜的上几个,要一盘细面,蘸料就按大师傅拿手的做。”

    “姑娘平常口重,吃锅子倒是吃的清淡。”尚膳司内监说。

    “所以蘸料需做两碟重口的。”喜桃说。“姑娘爱吃辣。”

    “得了,保管准时准点的送过去。”内监说,“今天早膳要些什么?”

    “可有些什么?”喜桃说。

    “储秀宫的秀女今天的早膳是糯米发糕,黄糖花卷并八宝粥,配小菜四碟,还有一个流黄咸蛋。其余膳房还准备了坛子鸡,糯米饭,豆汤,鱼糕,百合莲子羹。”内监还有滔滔不绝往下念的趋势,喜桃只能笑着打断他。

    “尚膳司是数不完的好东西,姑娘只一个胃能吃多少?就给姑娘准备一份过水面,坛子鸡,小菜要醋拌木耳,有甜酒么,做个甜酒糯米丸子,这样就够了。”喜桃说。

    “得嘞,你先等着,马上就好。”内监说。喜桃朝他兜里塞了一个荷包,“累你照顾了。”

    “瞧你说的,就不说另有人吩咐,咱家也要对的起姑娘的银子不是。”内监说。

    王容与用着早膳,如今杨静茹和刘静也不常来和她用膳,谁也不能心安理得的吃大户,尤其知道她们吃了王容与的饭菜,王容与对她们的饭菜并不合口味,每日要多吃一顿点心才能填住肚子,渐渐的,便是王容与喊她们,也不来了。

    王容与倒也自在,她胃口极好,与小猫舔食一般的人同桌吃饭,总有不自在。

    王芷溪带着粉红绢布过来。“这天色阴着看着怪怕的,我不敢一个人待在殿内,就来找姐姐。好久没做绢花了,咱们姐妹二人对坐着做些绢花,也好打发时间。”

    “怎么突然想起做绢花了?”王容与不解。

    “这是当初母后皇太后娘娘赏赐的一匹绢,这粉嫩嫩的做桃花,牡丹,海棠儿都好使。我手拙,想起姐姐惯会做绢花,就想来学学。”王芷溪讨好的笑说。

    王芷溪非但自己要学,叫上杨静茹,还让喜桃在一边打下手。

    “这手艺人的绢花可复杂的多,额外还要上浆、染色、窝瓣、烘干、定型,咱们自己做的好玩的软绢花,倒是不用那么精细。”王容与说,“一种就是用布料剪出花瓣样来,再组在一起,小而繁复,还有一种用银丝裹着布料成花瓣,花瓣可以拗形状,可以做大花。”

    王容与说着,“珍珠做蕊,还有金丝做蕊这是常态,要是夸张一点,碎宝石做蕊也可以。布料如纸张一般,可以任意叠成花瓣样,左右打发时间,都可以试试。”

    杨静茹在布上画花瓣样子,喜桃用剪子剪下来,王容与折着银丝金丝做蕊,非常投入认真。而提议要做绢花的王芷溪,手里拿着针线已经是半天没动,外头天阴沉沉的,轰隆隆响了一道闪雷,姑娘们小小惊呼一声,手来该做的却没停,嘻嘻哈哈的说着笑话。终于王芷溪动了,白着脸庞,眼神却异常坚定的对着站在一盘打零碎下手的芳若点一点头。

    芳若手里不停嘴巴依旧说着笑话,逗的杨静茹都捂嘴,“从前可不知你这么狭促。”

    “从前那是奴婢在姑娘面前露脸少了,往后在姑娘面前多多的说话,姑娘就知道奴婢了。”芳若说,她自然的端起茶壶,“奴婢去泡点热茶来。”

    喜桃闻言要放下剪刀,“我和你一起去。”

    “只一壶热茶,还要两个人去,你也太不放心我了,难道我连一壶茶都泡不好?”芳若委屈说。

    “不是的。”喜桃说。

    “行了,你在这剪着花瓣,我一会儿就来,看我泡好茶回来,你能剪好十个花瓣吗?”芳若笑嘻嘻的说,端着茶壶出去了。

    等到偏殿茶水间,芳若对着里头忙碌的小太监说,“容与姑娘要换新茶。”

    安得顺端来茶叶罐子,“姑娘最近爱喝这个君山银针。”

    “那便这个吧。”芳若说。看着安得顺扇风用小炉烧开山泉水,另外找了茶壶,泡银针。

    “今日申时,养性斋。”芳若观察左右,等无人注意这里了才偏头对安得顺低声说。

    安得顺奇怪的看她,芳若横她一眼,“姑娘准备好才艺了,今天天气好,不招人眼。喜桃在替姑娘剪花瓣呢,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以免误了姑娘的事。”

    “知道了。”安得顺说。

    芳若若无其事的退开几步,看着窗外阴沉翻滚的云层,姑娘这次会如愿吗?怕是不管如愿不如愿,日后姐妹间虚伪的情谊都保持不住。不过这也不是她能操心的事,希望事后她的麻烦能少一点。

    午膳用的热锅子,王容与留的杨静茹刘静一起来吃,“这锅子要人用的多才有意思。今天天气有点凉,吃点热锅子,从心窝热到脚板,吃饱喝足再钻进被窝美美睡一觉,简直是极乐享受。”

    “姐姐的极乐享受也太容易了些。”刘静笑说。

    “常常对生活中的小事感到幸福满足,人才会比较快乐。”王容与说。“人之所以不快乐,就是因为想要的太多,把自己已经得到的看的太少。这样不好。人生说长不短,说短不长,还是快乐的过比较好。”

    “是的,现在能和姐姐们围坐在一块吃个热锅子,我也觉得很幸福。只希望日后,我们姐妹也能长长久久和和气气。等到老了,在这么一个阴天气了,再围坐在一起吃个热锅子,说说我们的从前,这一辈子就没白活。”杨静茹说。

    “希望到时候我的牙齿能少掉一点,嚼不了肉可是痛苦啊。”王容与笑说。三人嬉笑做一团。

    膳后,王容与久久的睡了一觉,睡到骨头都酥软了。也是今天天气不好,想来慈宁宫也不会传召,王容与放纵自己就是睁开眼也不起身,翻身找到自己做的小人偶,举在眼前动手动脚,

    “那君王看承得似明珠没两,整日里高擎在掌.赛过那汉飞在昭阳.可正是玉楼中巢翡翠,金殿上锁着鸳鸯,宵偎昼傍.直弄得那官家舍不得半刻,心儿上.守住情场,占断柔乡,美甘甘写不了风流帐.行厮并坐一双,端的是欢浓爱长,博得个月夜花朝同受享。①”王容与咿咿呀呀的小声唱了半段长生殿。

    帝王恩爱本就是镜花水月,便是唐明皇将杨贵妃看似明珠,舍不得半刻,还不是惊惊恐恐、仓仓卒卒、挨挨挤挤、抢抢攘攘,闹闹炒炒、轰轰剨剨,生逼散恩恩爱爱、疼疼热热帝王夫妇.霎时间画就了这一幅惨惨凄凄绝代佳人绝命图。②

    王容与有心想唱这段给陛下,又想着就这么当面挑衅也不是明智之举,毕竟陛下也不曾对她有多少疼爱,自己巴巴的去嘲讽帝王宠爱之不可靠,倒是有点蹬鼻子上脸不知所谓的意思。

    罢了罢了,好是老实唱一段歌颂吾皇圣明。无趣是无趣了些,但是有趣的代价不菲。

    喜桃捧着一匹水红纱过来。后头跟着芳若,“姑娘,芷溪姑娘央姑娘帮她把这匹纱都做成绢花。”

    “要做这么多绢花,她脑袋戴的过来吗?”王容与说。

    “奴婢手笨,学了一上午也学不会,央求姑娘和喜桃多多教奴婢,奴婢学会了就能替芷溪姑娘做了。”芳若说,王芷溪让她拖住王容与和喜桃,最起码在申时前不能让王容与出了殿门。

    “喜桃,你教她吧。”王容与说。

    “姑娘,还不起吗?”喜桃问。

    王容与摇头,“躺着舒服,外头下雨了吗?”

    “还没有,雷倒是滚过几阵了。”喜桃说。

    “今天是必有雨的,只看什么时候下。”王容与说。

    朱翊钧要去宫后苑,不坐龙辇,张成苦着脸,“陛下,就是要去见姑娘,这天看着要下雨了,便叫来龙辇吧。”

    “龙辇动静太大,别人都要知道朕去宫后苑了。”朱翊钧看看天色,“少啰嗦,这雨朕看着一时半会下不了,赶紧走,莫耽搁。”

    朱翊钧到了养性斋,门口没见其他人,打扫的小太监说,之前有个姑娘进去了。朱翊钧进去,就在一楼的偏间里,隔着一个他上次来还没过的屏风。后面跪坐着一个女人,“小女给陛下请安。”

    王容与什么时候这么恭敬?朱翊钧想着,大刀阔斧的在屏风前的贵妃榻上坐下,室内染着香,朱翊钧闻着不像是宫里的香,示意张成去灭了香,然后退下。

    隔着屏风可以见女子穿着十分单薄飘逸,笛子横吹,身子曼妙随着笛声起伏,柔美流畅。一时高抬腿如燕子飞行,一时下弯腰如拱桥,胸脯微微起伏,隔着屏风,十分绰约。

    可以说是笛舞俱佳。

    朱翊钧却越看越觉着奇怪,起身走到屏风后,对着因为朱翊钧意外进来一脸惊愕的王芷溪说,“你是谁?王容与呢?”

    王芷溪立马双膝跪下,她今天的妆容非常淡,完全突出她的五官之美,眉头轻轻簇起,状若西子捧心,我见犹怜,“姐姐说她才艺不精,知小女善舞,叫小女来献艺与帝前。”

    “哼,哈哈。”朱翊钧大感荒谬,“你们倒是姐妹情深。朕成了什么?”

    王芷溪上前抱住朱翊钧的腿,用胸脯贴着腿,抬头央求道,“陛下不要生气,姐姐只是一片好意,是小女自作主张,一听说能在陛下面前献舞,便兴奋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意孤求姐姐一定要让小女来。陛下要罚就罚小女吧。”盈盈美目,如泣如诉,实在是石头看了都要心软。

    “朕罚你做什么?”朱翊钧笑,嘴皮都不曾扯开,“你的舞跳的好,朕还要赏你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