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3本章字数:3337字

    一辆青棚油布大马车驶进安定坊,在锦衣卫王千户家停下,一个穿着斗篷的女人下了马车前去敲门。

    “谁啊?”门房来问。

    “容与姑娘回来了。”喜桃说。

    门房疑惑的看着她,“你是谁?我们大姑娘进宫侍选去了,怎么回来?”

    喜桃偏身,马车的幕布被掀开,“贵伯,是我。”

    “大姑娘。”贵伯忙上前来,“姑娘怎么回来了?”他要车夫跟着他进去,等到二门姑娘才能下马车呢。

    车夫没动,王容与说,“马车马上还要回宫,贵伯,我的腿不好走,你去叫一个健壮妇人来背我。”

    门房很是疑惑震动,但是也不敢耽误,连忙回去叫人,奶娘和妇人差不多同时道,“姑娘。”奶娘看着王容与的腿不由自主的僵直,心里担忧就红了眼眶,“奶娘。”王容与无奈的说,喜桃扶着王容与趴在妇人背上,“进去再说。”

    “是是是,进去再说。”奶娘手扶住王容与的后背护住她,一路小心翼翼去了祖母院子里,老太太早就听闻消息,在门口等着,见王容与是背进来的,“我的宝儿,你这是怎么了?”

    崔氏匆匆过来,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听闻大姑娘回来心里也是一跳,大儿媳妇连忙让小厮赶紧去通知老爷大少爷,大姑娘回来了。

    “祖母。”王容与看着祖母哭泣担忧的脸说道,“并没有很严重,我没有瘸,只是一拐一拐进来不好看才让人背的。”

    喜桃帮忙把王容与安置在榻上后就安静的站在身后,祖母拉着王容与的手问,“这是?”

    “这是我在储秀宫伺候的宫女,喜桃。因为出宫的指令来的突然,我又不良于行,她就自请送我出宫。”王容与说。

    “好姑娘。”祖母闻言就拉过喜桃的手,“好姑娘,懒得还有义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老太太言重了,在储秀宫姑娘待我很好,也不嫌我。”喜桃说。

    崔氏风风火火闯进来,“你怎么回来了?芷溪呢?”

    “芷溪已经被册封为王美人,留在宫中。”王容与说。

    “那你怎么回来了?”崔氏问。

    “我惹怒了陛下,所以被赶出宫了。”王容与歉意的对祖母说,“祖母,我给你丢脸了。”原本只是如常的用完早膳,尚宫局突然来说她可以出宫了,收拾东西就可以走了,马车在神武门外等候。

    王容与一直想出宫,真能出宫了却有些恍惚,就这么可以回家了?她倒不好奇她为什么要出宫,她做的事陛下要较真,早就可以送她出宫了。所以王容与只恍惚了一阵就马上准备收拾东西,她也没有什么东西,还未曾上身的衣服首饰她叫来杨静茹和刘静,“这些我未曾上身,虽不是什么好东西,留给你们也是个念想。”

    “姐姐。怎么这么突然。”杨静茹不敢信。

    “嘘,别问,别说,陛下的决定,照做就好了。”王容与说。“只是没想到我们姐妹缘分这么浅,这一别,恐怕日后再难相见。你们都要好好的。”

    王容与的膝盖还未完全消肿,行动并不方便。喜桃去求尚宫,“姑娘还不良于行,奴婢伺候姑娘一场,便求姑姑成全我们主仆一场,让奴婢送姑娘出宫回家。”

    尚宫答应了。

    喜桃强忍着眼泪给王容与收拾行李,然后花银子请了一个健壮太监来背姑娘去神武门,到了马车上,王容与才拉着喜桃的手说,“你的家人在哪里?告诉我,以后我会去照拂。我能为你做的不多,我跟静茹说了,等她的册封下来让她把你要到她宫里去,她是个温柔公正的人,你去她那里不会吃亏。”

    喜桃泣不成声,直到马车进了安定坊才连忙把眼泪擦干,她要安稳把姑娘送回去。

    “不丢脸,你能回来祖母就像做了场梦,简直是烧了高香。天家富贵,咱们配不上,就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嫁了,有你父兄在身后,无人敢小看你。”老太太说。

    “你好大的胆子,怎么敢惹怒陛下?那你这么回来,会不会殃及家里?”崔氏焦急问。

    “母亲放心,陛下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王容与说。

    “所以采选內侍上门的时候只让芷溪上去就行,非要你也进宫,也不知道塞了多少银子,结果这么灰溜溜的回来,还要担心会不会连累家里。”崔氏凉凉的说,她一直认为王容与进宫是她一定要去,塞银子给采选太监的,毕竟第一次采选太监上门的时候连王容与的面都没见过。

    “你给我滚出去。”老太太大怒对崔氏吼道。

    “娘,我说的是实话,她在宫里挨了罚回家,难道不该担心会不会连累家里吗?”崔氏说。“再说她以后的婚事也是大难题。”

    “你给我滚出去。”老太太说,“茜草,给我架出去。”

    老太太的丫头来劝崔氏先离开,崔氏出了老太太院门,碰见了前来的两个儿媳妇,板着脸说,“你们赶着来干什么?大姑娘现在不见人,真不知道在宫里挨了罚被赶出宫还是什么光彩的事吗?”

    “还愣着干什么?去打理家事。”崔氏说。

    曾氏对弟媳妇使个眼色,她跟着崔氏走了,让孙氏去祖母院里看着。

    老太太问王容与挨罚是伤了哪,王容与见忽悠不过去只能挽起裤腿给祖母看她乌青的膝盖,老太太看着膝盖,眼泪就簇簇的下,“祖母把你带到这么大,油皮都没舍得让你刮到一点,这进宫一个月都没有,就把膝盖跪成这样,祖母心疼啊。”

    “是孙女儿鲁莽犯了错。”王容与说着心底的委屈也勾起来,进宫一个月心里又担心又怕都回想起来,索性抱着祖母一通痛哭,祖孙二人抱头痛哭,说不出的伤心。

    朱翊钧说要王容与回家待嫁,李太后就皱眉说,“这不合规矩。”因着太祖立得选秀要出自寒门的规矩,皇后出身都太不好,小门小户根本承受不起皇后出门的规模,所以都是从储秀宫出嫁的,嫁妆也是出自陛下内库,由礼部和尚宫局承办。

    “钦天监给的好日子都在下半年,最早的日子是八月十五中秋,皇后大婚前在后宫待这么长时间?和皇后在大婚前合卺恐怕不好吧。”

    “钦天监选的日子怎么这么后?”陈太后说。

    “皇后家就在京中,也有隔开的院子,皇后只是回娘家备嫁,等到大婚前三天就回到宫里,依旧是从储秀宫出嫁,不违祖制。”朱翊钧说。他没去看王容与,但是每天会过问张成,张成说的王容与状态凄凄惨惨戚戚,朱翊钧心里不忍,就想着让她回娘家住几个月,该是很开心的。

    在朱翊钧心里,立王容与为后不是补偿,让她回府备嫁才是。

    旨意后道,人是先出宫,朱翊钧问张成,“她就这么出宫了?什么都没说?”

    张成其实是有些为难,他手里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陛下一物换物拿过去刻着御制的白圆瓷瓶,一个就是陛下赏赐王容与的楼阁金钗。“她把这两样东西留给朕什么意思?”

    张成不好说,总不能说是姑娘这两样东西不好带出宫吧。

    “那二胡呢?”朱翊钧问。

    “教坊司那个二胡是留下了,但是陛下后来送的那个,姑娘带回去了。”张成说,“旨意没下,姑娘出宫以为就是出宫呢。”

    “那她是迫不及待高兴的很吧?”朱翊钧眼角含酸的说。

    “看不出来高兴呢。”张成说,“小的从没见过姑娘那个神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且让她回家哭一会先。朕的旨意啊,慢一点下。”朱翊钧说。“你等会去慈宁宫,问太后其他秀女的品级订好了没有?”还是早点宣旨,万一她家人是个短视的,见她回家说些不好听的或者草草把她嫁了怎么办。她定然是不匀的,万一一根白绫。

    朱翊钧摇摇头,对张成说,“最晚今天圣旨要到王家。”

    周玉婷的处置还没下来,王容与先出宫,秀女们都被这样的变故弄昏了头脑,王芷溪让人去打听,却什么都打听不出来。

    芳若想着,真是赶着出宫,不会让喜桃去送她,喜桃是宫女,王容与如果出宫就不是秀女,她还能用上宫女吗?就是送,送到神武门顶天了,还送到家。

    芳若大胆的猜想,王容与出宫不是坏事。

    王伟当值时听说大姑娘回家,心头一跳,和同僚通知一声就急急回家,去到母亲院里,母亲拿着帕子抹泪,却没看见王容与。

    “娘,宝儿呢?”

    “哭累了,睡着了。”老太太说“可怜我的宝儿,膝盖跪的青黑,她何曾哭的这么伤心,在宫中肯定受了不少委屈。”

    “那她出宫没个说头?”王伟问。

    “说是惹怒了陛下被赶出宫了。”老太太说,“回来也好,宫里就是个吃人的地方,你好生给她选个亲事,不要嫁远了。”

    “如此这样也好。”王伟说,“那二丫头呢?”

    “二丫头听说是被封为美人了。”老太太说道,“你回去跟崔氏敲打一下,宝儿回家了,在她出嫁前,就是咱们家的大姑娘,若是有什么怠慢,或者听到有什么风言风语,我只管找她。”

    “好的,我会去说的。”王伟说,“娘你多开导宝儿,别让她胡思乱想。”

    秀女周玉婷,在储秀宫作恶横行霸道欺上瞒下,懿令打入浣衣局,苦做三年,不得移位升迁。

    秀女孙百今,秦青儿依附周玉婷作恶,同谋论处,懿令降为宫女,责尚宫局严加管教。

    储秀宫宫女紫苏,莜姜,兰枝,芳若当值不力,令打入浣衣局苦役。

    郭嫔伺候陛下有功,晋郭妃。

    秀女柳如是,田冰,周柳,裴志娇封才人。

    秀女罗娇娇,尹花,孙春,崔一如封美人。

    秀女刘静,雍和纯粹,性行温良,封刘嫔。

    秀女杨静茹,淑慎性成,克淑内则,封杨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