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3本章字数:3141字

    翊坤宫内郭嫔狠狠的摔杯子。“娘娘,可不能再摔了,娘娘晋封是喜事,娘娘在宫里砸砸摔摔的,若是有心人传到陛下耳里,就不美了。”姑姑劝道。

    “陛下明明答应我晋妃位时要给我封号,结果又是郭妃,郭嫔到郭妃,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郭嫔姣好的面容满是不甘。

    “怎么不值得高兴?到八月十五前,娘娘都是这宫里位份最高的女人。”姑姑劝说,“就是封号,这次的初封的嫔妃也都没有封号,许是咱们陛下压根就没觉得封号是什么要紧的事。”

    “有封号和没封号是云泥之别,陛下怎么会不以为意。”郭嫔发了脾气现在分析事实,“我承宠后晋为嫔,是李太后不愿意,陛下执意要封我,但却不给我封号,算是对李太后的妥协。”

    “如今我封妃又没有封号,难道又是李太后从中作梗?她为什么老是和我过不去?”郭嫔恨道。

    “娘娘,按说无子封妃,娘娘已是殊宠,娘娘现在的重心可不是在李太后身上,而是早早在皇后进宫前生下皇长子才是。”姑姑说,“现在宫里女人多了,争宠才刚刚开始。”

    “现在新人的殿室还没分,我要那个王美人到我宫里来。”郭嫔说道。

    “其他人的殿室都还不曾分配,王美人的却已经早早定了殿室,陛下定的,景阳宫侧殿。”

    “景阳宫如今还没有主位,陛下把她放在那是什么意思?”郭嫔探究的问,“不过若是皇后的亲妹妹住在我宫里,皇后敢给我穿小鞋,我就让她妹妹无鞋穿。”

    “既然王美人不行,那就选一个和皇后在储秀宫走的近的美人住进来。”郭嫔无所谓的说。

    “皇后在储秀宫最亲近的两个,一个是杨嫔,一个是刘嫔,现在宫中高位份嫔妃少,她二人是决计不会分到翊坤宫来。倒是有一位崔一如,从前总是和皇后一起用餐,只是后来好像生份了。”姑姑说。

    “那就她了,看能不能从她那套取些皇后的秘密。”郭嫔说。

    陈矩思索再三,还是决心他亲自去和未来的皇后说,随意顶了一个小太监的差事,跟着张成去安定坊。

    张成上车瞅了陈矩一眼,“哎呦,这不是陈公公嘛,怎么如今干起小太监的事了?那咱家怎么生受的起。”

    陈矩一把把他拉上车,“行了,知道张公公你烧了一口热灶,就让我沾点张公公的光,认认皇后娘娘的门朝哪边开。”

    张成整理一下仪容,“这你就错了,我可不是烧了一锅热灶,而是冷灶烧热。”

    “知道公公高瞻远瞩,眼光非凡。”陈矩说。

    张成呵呵两声,显然十分受用。“眼光什么的另说,不像冯尚那傻缺玩意得罪了娘娘就好。”

    张成此次出宫是给陛下送信去的。到了安定坊,王千户家中已经是里外都有全副披挂的侍卫守卫,王容与的院子,如今轻易不能进去,还要宫女通传。

    “小的见过娘娘,恭贺娘娘。”张成进去就先行大跪礼,王容与已经被跪的麻木,挥手叫起后温言说,“我与张内侍颇有渊源,张内侍日后不用行此大礼。”

    “娘娘宽厚,小的却不能恃宠而骄,礼不可废。”张成笑道,“小的这次来是想问娘娘,对坤宁宫可有什么改造意见?”

    他从胸口拿出信封高高举起,宫女芙蓉过来接过递给王容与。芙蓉和云裳,冬至,惠兰是这次出宫伺候王容与的宫女,梅东姑姑因为对娘娘指手画脚的招了娘娘的厌弃,如今都不能近身伺候,这位娘娘可不是能被摆弄的主,余下几个宫女便学了老实,就是看不上的喜桃也恭恭敬敬的叫着姐姐。

    王容与拆开了信,是朱翊钧写的回信。

    “朕何曾戏耍过你朕缘何不知?便是朕不要你,让你出宫,也不会小气到一包金银都不曾给你。皇后回娘家备嫁,闻所未闻,朕好心好意你还误会朕,那不如你明天就还是进宫来吧。

    朕曾听闻有最后入选三的秀女却没有留在宫中的,一包金银回家自行婚假,但那个秀女见过陛下如何还能看上其他男子,于是一生未嫁,孤独终老。若你是她,你该如何?”

    王容与看完信不由嗤笑,想我回信说我要终身不嫁,为君守身?幼稚,无聊,已经不可能的事情要什么假设的答案。

    王容与看完把信叠好放在匣子里,张成看她不像有要写回信的样子,便问,“娘娘可有让小的带回去的东西?”

    “哦。”王容与想起什么说,“我奶娘的家乡,笋子出的比旁地的早,这刚冒尖的嫩笋,绞碎了用冰块冻着送上京,用盐菜头或者梅菜切细了和笋碎一起用香油炒,鲜咸可口,我有这道菜比平日里要多吃半碗饭。正好今年的新笋才送到,你带些回宫,若是陛下想要尝试,就要尚膳监做了给陛下尝尝鲜。”

    “至于坤宁宫,让陛下按着他的意思妆扮,我并无意见。”

    张成有些愕然,但是只能点头。陈矩判断着张成的正事说完了,往旁边一退重新跪下,“奴才陈矩,有事面禀娘娘。”

    “瞧着有些眼生,有什么事站起来说吧?”王容与说。

    “奴才厚颜,想替妹妹芳若在娘娘这讨个差事。”陈钜说。

    “芳若?可是原在储秀宫伺候的芳若?”王容与问。

    “是的。”陈钜说。

    王容与笑了,她朝两边说,“你们都先下去,留喜桃在里面就成。”

    等到人都出去,王容与看着陈钜,“起来回话,我要是不想用芳若,你便是把膝盖跪烂了我也是不用的。”

    “奴才不敢。”陈钜说罢站起身。

    “芳若想来我这,是她自己说的还是你想的。”王容与问。

    “是芳若想来的,托我来说,是同乡妹妹,也不能看着她在浣衣局受苦,再说她已经认识到她的莽撞,她已经知错了。”陈钜说。

    “若是她自己要来,她心里也该清楚,她和我之间的过节,不是一个认错,我就能心无旁骛的用她。”王容与说,“她得有诚意。”

    陈钜沉吟片刻,“郭嫔自进宫来深的陛下喜爱,初封为贵人,承宠后就升为嫔,李太后觉得郭嫔晋封太快,颇为不喜,陛下就没有给郭嫔封号。此次陛下大婚,郭嫔晋为郭妃,还是没有封号。许是太后知道了她在储秀宫干了些什么。”

    陈钜的潜意识就是说郭嫔就是芳若背后之人。郭嫔从芳若嘴里说不出,从他这说出来就没什么要紧,后宫里知道芳若和他关系的人不多。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王容与说。

    陈钜拱手问。“不知道娘娘想要的诚意是什么?”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我如今和宫里虽然来往密切,但是我想知道的却没人告诉我。我要八月再进宫,四月到八月,我可不想做四个月的瞎子聋子?”王容与淡淡说道。“你让芳若自己考虑,慢慢考虑,她要是愿意还在浣衣局待四个月,就待,如果不愿意,就另攀高枝,我也不会怪她。”

    “芳若之前在宫里是个什么角色?我要用她,我还得担心她什么时候就把我卖给别人了,她对我的作用能不能抵挡我所承当的风险,她自己掂量着来,我只看成果。”王容与说。

    陈钜点头道知晓,再次行礼后出去。喜桃给王容与奉茶,“娘娘,你真准备用芳若?她之前跟着王美人,对姑娘说话多难听啊,王美人波斯妆容和她也脱不了干系,是她听郭嫔的话陷害王美人,她如今又离了王美人,要来投奔娘娘,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品性不端。”喜桃的眉毛都皱起来了。

    “你看芙蓉,云裳,冬至,惠兰是怎么样的人?还有梅冬姑姑?”王容与问。

    “奴婢眼拙,不会看人。”喜桃说,“但是娘娘会看啊,谁有忠心,谁偷奸耍滑,还有梅冬姑姑,她在娘娘面前充气派,娘娘不也没理她吗?”

    “我也不是生来就会看人,这终日打雁的也会被雁啄了眼,谁敢把话说死。”王容与说,“梅冬姑姑说话神情端着架子,人又严肃无情,但是她说的都没错,那些礼仪那些规矩都是我再回到宫里都要照做的,所以我只是让她不近身伺候,却不能让她回宫,我打压了她的气焰后还是要用她。”

    “芳若能说动人出宫来见我投诚,她就有她的价值,我如今无人可用,就只能用她。”王容与说,“好在我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用她的忠心,只要一种交换。”

    “都是奴婢没用,如果奴婢能干点,娘娘就不用这么费心了。”喜桃说。

    “所以啊,如果你还想继续跟着伺候我,就要快点强大起来,无病,无忧想跟我进宫伺候,所以她们现在才咬着牙在梅冬姑姑手下受磋磨,她们知道这是我的考验,把她们放在安全地方,才是我对她们的保全。你是已经在宫中,跟着我到坤宁宫,若是你自己凑不到我跟前来,我也不会再点你的名来伺候。等到年岁我就放你出宫。”

    “你的能力跟不上我对你的照拂,只会让你深受其害,女人的妒忌是很可怕的。”

    “奴婢知道,奴婢一定好好伺候娘娘。奴婢不想出宫,想一直伺候娘娘。”喜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