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3本章字数:3183字

    朱翊钧和王容与说了一盏茶的话,张成就在外面小声提醒说该回去了。朱翊钧捏了捏王容与的手。

    “我送送陛下。”王容与说。

    “你膝盖疼你坐着,我这就走了。”朱翊钧起身走两步又停住,回头对王容与说,“无事也给我写写信。”

    “我知道了。”王容与说。

    朱翊钧跨出了门就瞬间弯下腰低着头,旁人认不出来,还没走出王容与院子,就有人来塞荷包,朱翊钧不明所以的手上也被塞了一个。

    最最普通的荷包,就跟大街上叫卖三十文钱的样式一模一样。朱翊钧回到马车上打开一看,里头是十两的银锭子。

    “这是这次才有啊,还是每次都有?”朱翊钧问。

    张成小心翼翼的看一眼他的脸色,见并无怒色才说,“天使临门,自有惯例。若是不接,怕是国丈满门都会惶恐不安。”

    “她家里能有多银钱可以这么挥霍?指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子了。”朱翊钧说,“回头从内府库赏些金子给国丈,便宜你们这些小鬼了。”

    “以后去的别那么勤快了。”朱翊钧说。

    老太太把王芙裳接到身边,在外面请了嬷嬷老管教,王芙裳又哭又闹,说母亲病着她要回去照顾母亲,老太太让人按住她。“我让你回去,让你回去你娘和你说什么?你们娘两每天在房里嘀咕什么?婢女都听不下去报到我这来,如今宫里的人就在府上住着,要是让她们听见这些风声,全家都要被你们娘两害死。”

    “大姐姐成了皇后有什么了不起,皇后从来都是无宠无子,等到姐姐得了圣宠,生了皇子,这皇后值不定谁当呢。”王芙裳梗着脖子说。

    “听听,这说的什么话?”老太太生气说,“这再不扳就扳不过来了。你这样子,我怎么敢给你说人家,让你嫁到别人家去?为保合家平安,我只能让你青灯苦佛的过一辈子。”

    “反正你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疼爱大姐姐。”王芙裳红了眼睛。“你怕我丢家里脸,我干脆去死好了。”

    “你以为我舍不得你去死吗?从小娘娘从我这有的,我有没有给你们姐妹?你们娘给你们的有没有给娘娘一份?若不是你们娘从小跟你们灌输的娘娘不是和你们一个肚皮出来的,你们心里把娘娘当姐姐了吗?”老太太气愤的说,“从前在这府上,耀武扬威当着小姐的可只有你和芷溪两个,娘娘为了家庭和睦,能忍的都忍了,难道我不能偏疼这个懂事的孩子一些,非让她连个大小姐的体面都维持不了,处处落在你们下风,才是公平?你是续配嫡女,娘娘是原配嫡女,你母亲愤愤不平这么多年,那她为什么当年一定要嫁给你爹,若不是她执意,也许娘娘的娘也不用死了。”

    “你娘只两个女儿,别的没教给你们,气量狭小却是一个都没落下,原本咱们家里平平常常,你的亲事也会平平常常,你平常小作小闹的,你有三个哥哥,还是能镇得住场。”

    “但是现在你是皇后的妹妹,唯一没有出嫁的妹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好人家都来想跟咱们家结亲,你这个样子,是去结亲还是结仇。”

    “旁人说起来只会说你是王皇后的妹妹,没人说你王美人的妹妹,你日后的荣华富贵都将基于这一点。若你没想清楚这一点,就先不要出来见人了。”老太太说。让人把她带到屋后小佛堂去,大门一落锁,让嬷嬷和她的侍女进去陪着她反省。她闭上眼,章氏的死因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漫长的岁月只有她守着那段罪孽,无法言说,无法解脱。

    王芙裳被老太太一句若不是你母亲执意,也许娘娘的娘也不用死了的话镇住,就是被带到小祠堂都回不了神。她摇着头不愿意相信,是大姐姐的娘死了,爹才娶的娘不是吗?但是不管是爹,祖母,还是三个哥哥和大姐姐,无论娘亲怎么努力,他们心里都只想着死去的章氏,娘在这个家里过的很辛苦,只有她和姐姐才是母亲的依靠,啊,不是她和姐姐,是只有姐姐。

    王芙裳不由留下眼泪,她该怎么办。

    崔氏听闻王芙裳被老太太接过去,并且言明三小姐的教养以后都是老太太负责,崔氏一下子疯了,大吵大闹,但是她院里的人已经被老太太来的人控制住,她的声音连院子都出不去。

    “太太什么时候病好了就可以出去了?”腰大膀粗的妇人说,“为了不让太太把病传给老爷和三小姐,暂时老爷和三小姐都不会来见太太的。”

    崔氏委顿在地,冷笑喃喃,“到这种地步,老虔婆为什么不杀了我?”

    “是啦。她的宝贝孙女要当皇后了。”崔氏冷笑,“不知道嫡母逝世,会不会影响皇后娘娘大婚的时间?”

    “太太要是想不开就大可去做吧,不过是四个月秘不发丧也不是什么难事,横竖太太病了,大家都知道。”妇人说,“二小姐进了宫就算了,只是可怜三小姐,日后得受没有母亲的苦了。”

    崔氏眼泪长流,她也只是说说而已,真要她死她怎么甘心,她要看着王容与有什么好下场?她还要以皇后母亲的身份进宫见见溪儿,溪儿如此美貌,又聪明剔透,一定不会仅限于此的。

    奶娘来和王容与说了府上发生的事,王容与听后叹气,“一切都按祖母的意思办吧。”

    “老太太这次像是下了狠心,太太和三小姐都被关起来。”奶娘说。

    “我相信祖母会有分寸。奶娘,以后只要家里的人儿事儿不出轨不脱序,我是不能横加干涉家里决定的,像是姑娘时候还能提点意见,现在的我却是最好连意见都不说。若认为我是娘娘了,家里一切事情都要以我的喜好为主,恐怕到最后,我在娘家也是孤立无援的主。”

    “再说,祖母所做的一切也是为我,我怎么好去跟祖母说别这么做。三小姐日后是定要嫁到高官侯爵家的,祖母也是想着这点才要扳一扳她的性子,对我来说,日后也少了一个隐患。至于母亲,也是当祖母的人了,什么事该做她也该知道的。”王容与说。

    “我倒不是说老太太处理的不好,只是担心这样的事传出去,影响娘娘的名声。”奶娘说。

    “名声虽然重要,但是太过看重名声就会被名声挟持,日后做什么事都畏手畏脚。”王容与说。

    “名声都是能塑造的。”王容与说,“与其别人来决定我的名声,不如我自己来塑造。”

    “明日叫若云来见我。”王容与说,商铺除了远朋,其余的她也想都分给哥哥们,只是田地还是自己留着,每年有些田租,便是有需要时也可卖了应急。她到宫里去不能说完全不用准备,现银还是需要的。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

    叫若云来就是看现在能挪出多少现银来,然后去慈济寺捐它一年的善斋钱。

    不过很快就不用王容与自己的钱了,第二日陛下就赐了国丈三百两金子,以充皇后娘娘在家备嫁所用。

    王伟接了钱,心里说不上高兴,有点被小瞧的感觉,他虽不才,自家女儿备嫁的钱他还是有的。王伟去和王容与见面时就说了,“家里眼下还周转的来,你便拿了去做压箱钱。”

    “宫里来来去去,家中都要耗费心思招待,这是陛下赐给父亲的,父亲便接着吧,女儿的压箱钱自然是另有的。”王容与说,“陛下赐金是天大的恩赏,女儿从来没想过有一日会正位中宫,也是陛下的恩赏,女儿一直心怀忐忑,不如爹爹拿些银钱去慈济寺布斋行膳,当是给女儿积德了。”

    “要的要的,我都疏忽这一点了。”王伟说。

    “爹要记得提起这是陛下的恩赐。”王容与说。

    “我省的。”王伟说。横竖他也要给女儿压箱钱的,这样直接把陛下的赏赐给女儿好像不好,等过了这段,自己拿钱给女儿,谁知道这是陛下的钱还是自己的钱呢。

    若云被召来晋见皇后,梅冬姑姑看着她这民女妆扮不施粉黛的样子皱眉,但是娘娘好不容易放她近身,这些会惹娘娘不高兴的事要少做,即使她是派来伺候娘娘的尚宫,娘娘要是不满意,进宫后随时也能换人的。

    崔尚宫若不是要在宫中主持大婚事宜,早就恨不得亲自来侍奉娘娘,她是按资历来的,若是回头被娘娘换掉,她在一宗尚宫中就要沦为末流,说不定尚宫称号都保不住。

    给娘娘说规矩立规矩,不存在的。娘娘想知道什么她就说什么,娘娘没问,或者问了也不在意的,她就眼一闭什么都没看见。

    “若云见过娘娘,给娘娘请安。”若雨行大拜礼,“若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庆贺娘娘,就给娘娘磕三个头,祈愿娘娘无病无忧,一生顺遂。”

    “快起来。”王容与让喜桃去扶她起来,“不管身份变化,你我表姐妹情分不变,日后等我入宫,仰仗你的时日还多着呢。”

    “为娘娘做事。万死不辞。”若云激动的小脸都红了,王容与封后的消息一出,她和哥哥也商量过,怕王容与成了皇后,这店铺怕是开不下去,为了不给娘娘惹麻烦,他们合家该回老家才是。

    如今娘娘还要用她,岂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在京是经营惯了,回老家从头来过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