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5本章字数:3566字

    今天早起的时候,王容与给朱翊钧整理腰带,“陛下今日政事不繁忙的话,就早点回来,领我去坤宁宫转转,这可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

    “好啊。”朱翊钧说。

    等帝后一同用了午膳,小憩一会后,才起驾去了坤宁宫。

    道德经有云,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而以为天下正。所以皇帝寝宫叫乾清宫,皇后寝宫叫坤宁宫,都是天地间的唯一。

    坤宁宫面阔九间,正面中间开门,有东西暖阁,起居在东暖阁,召见后妃命妇在西暖阁。东西两间为过道,室内共有七间,七间又分为三个单元,每个单元又包括两间到四间不等。

    “这么大的殿室,一个人住着真害怕。”目前为止还只去过正堂面见后妃和命妇的王容与把所有内间都看过一遍后感慨说。

    “梓童是想要朕多来陪你?”朱翊钧笑道。

    “房子再大,我要睡的也就这么点地,宫女睡在榻上,我也用不着害怕。”王容与说。

    “坤宁宫后有一道围廊,名游艺斋,与宫后苑相接,你闲来无事就可以去走走。”朱翊钧说,“这内里的摆设怎么样?”

    “清新脱俗,又庄贵华丽不失天家身份,不知道是谁布置的,该厚赏才是。”王容与道,“对我的喜好也打听的挺清楚的,书室是我喜欢的布置,这些摆设也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雅,也喜欢俗,喜欢素净也喜欢繁花似锦,喜欢留白,也喜欢挤在一起的热闹。”王容与说,“我坐在这,往这边看喜欢,往那边看也喜欢。这一切都安排的刚刚好,就是我自己亲手来布置,也不过如此了。”

    “真这么好。”朱翊钧笑道,“那你准备赏他点什么?”

    “看他想要什么。”王容与说。“虽然说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但是他做事做的这样的好,可以让他选择一下喜欢的雨露的味道。”

    “朕想想。”朱翊钧说,“你学了古琴,给朕弹一首吧。不然花前月下,朕看着你拉二胡,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难道这面前种种都是陛下布置的吗?”王容与故作惊讶道,眼角闪现激动的泪光,“陛下对我太好了,我已经无以为报了。”

    “还是可以回报的。”朱翊钧说,“比如,给朕生个皇子。”

    朱翊钧拦腰抱起王容与就往帷帐后走,全新的被褥散发着新的味道,王容与笑着看着朱翊钧,心里却想着,这人大婚之前是憋了多久,这几天简直是控制不了自己。见着一个可以躺的地方就要推倒。

    大意了,早知道在外面那间休息了。

    “那陛下,是想要皇子,还是想要我学古琴?”王容与故意问道。

    “箭在弦上,你说是要皇子,还是要古琴。”朱翊钧隔着衣服撞王容与说。

    之后一番风起云翻,云朝雨暮,你侬我侬就自不用细说。

    七天说少不少,说多不多,转眼间,王容与和朱翊钧就要从交泰殿搬出来,朱翊钧去乾清宫,王容与去坤宁宫。

    坤宁宫有大姑姑一名,大宫女三人,普通宫女十人,总领太监一个,小太监六人。王容与正式住进坤宁宫第一天,所有宫女太监齐整整的跪下请安。

    王容与叫起,“既进了坤宁宫,就是坤宁宫的人,本宫御下只要行为处事合乎规矩,精忠职守,其余并不严苛,做的好就赏,但是若犯了事,本宫也绝不包庇。”

    “这满宫上下,满朝文武,都盯着咱们坤宁宫呢,本宫想你们也不希望妄言妄行,给坤宁宫抹黑,给本宫添麻烦。”王容与说,“若是心里怀着其他心思来的,本宫想你们趁早犯个错,被罚出坤宁宫得了,本宫眼里揉不得沙子。”

    “奴婢不敢。”底下齐道。

    “梅姑姑主管宫女,李肱主管内监,本宫既然让你们管人,就给本宫好好管起来,若是底下人犯了错,你二人一并受罚,甚至惩罚加倍。”王容与说,“你们若是没信心,可以跟本宫请辞。”

    “臣定不负娘娘信任。”

    “小的定不负娘娘信任。”梅冬和李肱同时说道。

    “领了赏就该干嘛干嘛去吧。”王容与说。无忧和喜桃起身去端了托盘出来,芙蓉和无虑挨个的分发荷包,等到所有人都有了,再齐身谢娘娘赏,过后才散去。

    王容与坐在东暖阁里,欣赏着小六扇紫檀点翠花鸟炕屏,“娘娘,陛下今日会过来吗?”

    “来也正常,不来也正常。”王容与说。此刻说这个话的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只是从交泰殿搬到坤宁宫,陛下要见他就多了好几道程序。

    朱翊钧在皇极殿处理完政事往回走,“去坤宁宫看看,梓童第一日住进那,不知道她怕不怕,朕得去陪她。”

    “陛下先回乾清宫,等小的去禀报太后娘娘,之后再去通知坤宁宫接驾。”冯尚说。

    “朕去坤宁宫,为何要禀报太后娘娘?”朱翊钧不解。

    “这是后宫的规矩,陛下要见娘娘,禀报与太后,太后应允了,便要通知坤宁宫接驾,这坤宁宫接驾也不是寻常后妃接驾那样简单,得后妃全部至坤宁宫前,恭迎陛下大驾,还得奏礼乐。”冯尚细细解释说。

    “从前也是这样的规矩?”朱翊钧说,他心想,怎么皇帝见皇后,还有这么繁杂,到底是想让皇帝亲近皇后,还是不亲近。

    早早有人来通知王容与,陛下等会要过来,娘娘准备接驾,王容与扶扶头上的簪子,“好吧。”

    “娘娘,你得着正装接驾。”张成说,他陪着皇帝住交泰殿,自然早就知晓,王容与接驾的随意性,所以他特意要了这个差事来提醒娘娘,不然后妃全部正装在殿外迎驾,皇后娘娘一身常服出来迎驾,转眼,娘娘就能被慈宁宫叫去训斥。

    “正装。”王容与说,“难道还有别人?”她也是敏锐,毕竟之前在交泰殿接驾,也没人说让她正装。

    “届时后宫的娘娘们也会过来,在殿前迎驾。”张成说。

    “她们来干什么?”王容与奇道。

    “后妃来迎驾陛下幸娘娘,接完驾就各自回宫。”张成说。

    “还有这样的规矩?”王容与笑了,说是这样能体现皇后威严。但是后宫争宠,皇后本就弱势。若是这后妃中有一两个皇帝喜欢的,在迎驾时抛个飞眼,恐怕皇帝在坤宁宫度日如年,不过几息就要出来去爱妃处。

    “陛下来见娘娘是声势浩大,也是天家威严。”张成说。

    “本宫知道了,多谢张内监提醒。”王容与笑道。

    等张成走后,李肱进来禀告,“这规矩原来是有的,但是并不是每朝皇帝都照办,有喜欢皇后的,自然什么时候想去就去,有不喜欢皇后的,十天半个月走个过场,有照这个来的,也有不照这个来的。”

    “但是目前看来不能依靠陛下的喜好就改动这条规矩。”李肱如实说,“这陛下要见娘娘的第一道程序,就是要禀告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说可,陛下才能来慈宁宫,太后娘娘说不可,则陛下就不能来慈宁宫。”

    “本宫知道了。”王容与说。

    等到李肱走后,无虑显然不明白。“太后娘娘看起来很喜欢娘娘,为什么要坚持这样的规矩?难道是陈太后?”

    “太后娘娘,一位是太后娘娘,两位也是太后娘娘,不管她们私底下怎么商量,对外都是太后娘娘。事关帝后,不单是陈太后一人,或者是李太后一人就能决定的事。”王容与转瞬就想到其中关节处,摇头笑说,“就是李太后喜欢我,也不妨碍她想要在手里多一个让儿媳妇听话的关卡。”

    “如果我不听话,就不让陛下来见我。”王容与说。

    正午时分,正是艳阳高照的时候,后妃穿着正式,站在殿外直晒,汗水是止不住的留,但是没人敢擦拭。

    “皇帝陛下驾到。”坤宁门外传来亮鞭声,王容与从正殿走出,也不走到廊下,就在太阳遮荫的地方站定。

    礼乐起。

    朱翊钧的明黄步辇从坤宁门进来。

    “参见皇帝陛下。”后妃齐齐跪下。

    朱翊钧下了步辇,在王容与面前站定时,王容与才半蹲身,“参见皇帝陛下。”

    “免礼,平身。”朱翊钧扶起王容与,随后后妃们也谢恩起身。

    礼乐止。

    朱翊钧把着王容与的手臂往殿内走,等帝后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坤宁宫的梅姑姑才出来,“诸位娘娘请回吧。”

    后妃分为两列又依次鱼贯而出。妃以下妃嫔,在宫内是不能乘坐步辇的,众位还要走着回宫。孙美人拿着帕子按额角,“咱们这皇后娘娘真是好威风。”

    “这是祖宗规矩,跟娘娘威风有什么关系?”刘嫔说,“我想娘娘要是可以,还不愿意我等去坤宁宫帮着迎驾呢。”

    “寻常咱们怎么能得见天子面,去坤宁宫迎驾,好歹是见着陛下真人了。”刘嫔说,“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下次召唤时托病不去,娘娘绝对不会怪罪你。”

    孙美人讪讪道,“我没病为什么要装有病,我对陛下,娘娘,可都是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孙美人何尝不知道去坤宁宫迎驾,累是累了,好歹能得见天颜。

    因为帝后大婚的事,陛下已经有一个月没来后宫了。

    这皇后娘娘把住陛下七天,今天是第八天,明天无论如何,陛下也会到后宫来了,若是在坤宁宫表现的好,皇后娘娘指不定就让谁侍宠了。

    皇后娘娘不在时,绿头牌是内监端给陛下选,皇后娘娘在位,那可是皇后娘娘选好绿头牌再让陛下去选。

    孙美人突然意识到,皇后真的是在宫中掌握大权的人,是皇后,不是什么贵妃,什么陛下得宠的女人,家法礼度给予她的权利,在后宫至高无上的权利。她根本无需和谁争宠,动动手指到,她就连陛下的面都见不着了,还说什么争宠?而她,已经傻乎乎的得罪过皇后两次了。

    孙美人一下脸色发青。

    朱翊钧和王容与进殿,脸色算不得好。

    “陛下,这事该我不高兴吧,怎么陛下也如此不悦,难道陛下对我感同身受?”王容与在宫女上了茶后就挥手让她们去殿外等候。

    “朕要见自己的皇后,还有得到别人的批准,那朕还能做什么?什么是朕可以掌握的?”朱翊钧低喝道。

    “不是别人,是太后娘娘。”王容与说,“此事我觉得,只是太后娘娘想要给我上个笼头,我想陛下能来见我,就要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