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5本章字数:3037字

    王容与召杨嫔和刘嫔来陪她用午膳,王容与穿着妃色常服,头发低低挽就,斜插一根衔珠长凤钗,脸上不沾脂粉,坐在上位依旧是淡淡笑容,就像当初在储秀宫三人对坐用膳时一样。“进宫以来手忙脚乱,只到今日才有时间,咱们姐妹坐下来说说话。”

    王容与稚气的圆脸庞只是假象,因为不疾不徐的处事态度,刘静和杨静茹都是拿她当主心骨。

    刘嫔闻言想到从前情形,一时情绪上来,偏头用帕子按住眼角,“娘娘,嫔妾失仪。”可是再怎么像,也是物是人非,当时的心境是再也回不去了。

    王容与拍着她的手,“这些时日,你受苦了。”

    “只是不得陛下喜爱,嫔妾并不觉得苦。”刘嫔说,“只这后宫中太多,着实有些苦。”锦衣玉食又有何用,宫殿深深,冷衾独卧,白日里看着宫墙发呆,夜里看着烛火发呆,她也曾生过和陛下两相欢喜的小心思,但是陛下眼里没有她,她那些邀宠的小心思,就是自取其辱,不如趁早歇了。

    虽然进宫不过数月,刘静已经深刻感受到后宫的孤独。

    这孤独,是苦。没有尽头的苦。

    王容与看着她,“你错了,正因为不得陛下喜爱,所以你才觉得苦。”

    “你才进宫数月,又身居嫔位,怎么就没了争宠的心思?”王容与说,“这后宫女子,都期盼着皇上的恩宠,其次便是想要一个孩子傍身。我从来觉得你爽直,但没觉得你愚笨,你如此这般灰心,可不是什么好事。”

    刘静看着王容与苦笑,“娘娘没有见陛下看我的眼神,若是见过了,就不会说这样的话。”

    “陛下的眼神看的我生冷。”刘静说,“仿佛我是陛下的仇人,我看见陛下的眼神心就凉了。”这些话,她本该憋在肚子里不说的,就是在杨静茹面前,她也是一意的乐观,丝毫没有吐露半分。

    可是对着王容与,却是隐瞒不起来。

    大约心里也还存着也许她会有办法的心思才说出来,所谓的看开,根本就没有看开。就像王容与说的,就是没有圣宠,有个孩子傍身也好,哪怕是个小公主。

    “你不要胡思乱想,若是陛下看你是仇人,你为何还可以在嫔位上好生待着。”王容与说。

    “陛下的心思是会变的,咱们慢慢来。主要是你的心态,你若是这样心灰意冷,没有斗志,便是别人帮你也改变不了。”

    “陛下后宫有这么多个女人,即使他一天一个都是不够分的,所以陛下召见你一次,你没把握机会,下次就更加难见着了。”王容与说。

    “静茹,陛下去你宫里时常做了什么?”王容与问。

    “陛下来宫里时会和我下两盘棋,随意说话,然后就是安置。陛下不曾在我宫里安寝过。”杨静茹说,“除了郭妃的翊坤宫,陛下在后宫都不停留,安置后就回乾清宫休息。”

    “刘静也不能照你这个来。”王容与摇头笑说,“陛下喜欢人在他面前直爽真性情,但是也是修饰过的真性情。郭妃得宠,她比旁人长的更好看?你观她行事,常有骄纵,面对陛下时难道就会变得淑女?可陛下只说她直性子,可见陛下是喜爱她修饰后的真性情。如果不确定哪些会是陛下喜欢的真性情,那么就在察觉陛下喜欢你的某一个特性上,再去放大。”

    “也要去观察,陛下喜欢其他妃嫔哪一点?”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不是一句戏言。”

    王容与恨不得把话都掰碎了说,一番话说下来,饭菜都凉了。王容与自嘲,“瞧我,说话都忘了吃饭,芙蓉,把这些饭菜弄下去热热。”

    “娘娘都是为了我好,我知道。”刘静说,“娘娘进宫,我这心就算安定下来了。”

    “我能做的也有限,还要靠你自己去把握。”王容与说。

    “后宫中苦与不苦,你我已经是这后宫中人,觉得苦,就吃一块点心,嘴里含着糖,苦也做甜。自己不想着甜,没人会把糖送到你嘴里。”

    杨静茹和刘静在坤宁宫足足待了一个时辰才各自回去,王容与把所有的后宫能侍奉的人全部写在纸张上,足有一百来个,王容与摇头称叹,“这全部都要幸一遍,也是体力活啊。”

    王容与召来崔尚宫,把这一百来号人中还未承宠的后妃都标记出来,主要都是位分低的侍选,捡顺眼的名字画上一个圈,让宫女领过来看看,余下每天看五个,四五天也就看完了。

    当然像周玉婷,王芷溪这样的就不用见了。

    等都了解了,王容与做了一个七天的排班表,画了格子,每天两到三个人,后头还附上画像和特长,王容与很贴心的想到,人可以一起到陛下跟前伺候,陛下挑喜欢的临幸。

    至此为止,王容与都表现的对皇后的工作内容很适应。可是等到第二天女官拿着朱翊钧与乾清宫幸侍选王氏的彤史来让王容与盖印。

    王容与看着那个幸字,才无比清醒的认识到,她这个皇后,一国之母,干的不过是老鸨行径,不,比老鸨还不如,老鸨在男女之间拉线,赚的皮肉钱,她把一个个鲜花娇艳的姑娘送到自己丈夫床上,什么都不为。

    只因为她不这么做,才是奇怪。

    王容与对于给后妃排班一事的兴趣,戛然而止。可笑自己当初竟然还觉得自己可以剥离感情单纯把皇后这一职位做好。除非朱翊钧以后不上她的床,否则恐怕她没有办法把皇后这个职位和她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来分开处理好。陛下只有一个,她要和一百来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未来甚至更多,这甚至不需要她对朱翊钧有感情,只要想到她躺在他身下,而他身下躺过的那么多女人,王容与就觉得自己好脏。

    王容与拿印盖了彤史,推说身体不好,却叫了热水沐浴。泡在热水桶里,王容与环抱着自己。

    她的苦,她已经品尝到了。

    除了她自己想开,没有人会把糖送到她嘴里。

    好在朱翊钧不到坤宁宫来,王容与就见不着他,见不到他,还可以自欺欺人。有些事捂住耳朵,不看不听不想,就不存在。

    不过王容与让低阶侍选侍奉陛下还是大受好评,人人称颂皇后贤明大度。裴美人做宫女打扮,偷偷去翊坤宫见郭妃。

    “她这是收买人心呢。”郭妃冷哼道。“你说孙春让她提前放我出来,皇后装傻充愣没有应允?”

    “陛下也是,怎么不特赦娘娘呢?”裴美人说。

    “你以为陛下不想,这不是李太后看着呢。”郭妃冷哼,“也不知道李太后怎么就看本宫不顺眼。偏偏她又是陛下生母,陛下无法不顾及她的感想。”

    “皇后的意思本宫猜着,是想在里头选出几个有潜质的,在本宫被禁足这段时间里,好好笼络陛下的心。”郭妃说。“可惜都是低阶侍选,皇上当个玩物玩玩就算了,若是想有一二得宠,好来助力,就想错了。”

    “皇后并未招揽宫中任何一个后妃,便是侍选承宠后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谢恩,皇后娘娘也不曾召见。”

    “但偏偏就是如此,往常偏着娘娘的后妃,如今风头都转向皇后娘娘了。”裴美人担忧的说。

    “本宫要那些墙头草何用?”郭妃怒道,“等本宫解了禁,她们就知道厉害了。”

    裴美人出了翊坤宫,回头看宫殿,心里对未来有一些担忧。当初郭妃动皇后娘娘的人,皇后娘娘未曾入宫,一个巴掌就扇在郭妃头上,到现在都没缓过来。而现在郭妃的人人心不稳,郭妃却只能说等她解禁后再看。

    手段高下立判。

    解禁后看什么?陛下对她恩宠如故,但是陛下宠爱她,和她们又有什么关系,她才解禁,必定是要好好固宠,也不会让她们出现在陛下跟前。如今谁侍宠都是皇后娘娘安排的,她们依附郭妃不过是图郭妃面圣的机会多,她们也可以多几次得见天颜的机会。可现在她们再依附郭妃,还有什么好处?

    裴美人的心动摇了。

    王容与根本不稀罕后妃依附她,依附她她还要负责,平添麻烦。若是聪明就算了,若还是个蠢笨的,平白还有受连累。她如今连宫务都不曾掌管,后宫平安无事,就是她的所求。

    皇帝和皇后去给太后请安的时间实际上是错过的,若没有提前交代,寻常是碰不上。朱翊钧不去坤宁宫,王容与也不来乾清宫。

    每日读书,处理政务,和新鲜的后妃相处,直到一次用膳,朱翊钧才惊觉,“朕是不是有三天没见皇后了?”

    “是有三天了。”张成说。

    “皇后没说送什么东西过来?”朱翊钧问,“朕每日赐给坤宁宫的菜都送过去了吗?”

    “送过去了,娘娘都用了。”张成说。

    “没让送东西回来?”朱翊钧奇道。“这不是她的风格。”

    “去传旨,朕今日去坤宁宫和皇后一道用晚膳。”朱翊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