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5本章字数:3032字

    玉美人自承宠后,颇受恩宠,连着承恩了三四天,郭妃天天来坤宁宫请安是冷嘲热讽,说皇后娘娘好手段。

    明里暗里的意思就是周玉婷是皇后娘娘的棋子,当初的事就是她在背后搞的鬼。

    这事是王容与做的没错,但是王容与也不用跟她承认啊,于是只温言说道,“截住本应该其他妃嫔的陛下到自己的翊坤宫去,这事你不是没做过。如今不过一个小小的美人承宠四天,郭妃就如此坐立不安,来本宫面前撒娇让本宫给你找公道。”

    “那郭妃霸住陛下八天的时候,本宫又该替谁主持公道呢?”王容与说。

    “眼红陛下去临幸别的妃嫔是没用的,不如好好趁着陛下临幸的时间,早日怀上龙裔才是正事。”王容与说,“正好今日本宫召了太医院的妇科圣手,给诸位好好把脉,该调理的调理。不然这宫里冷清清的,本宫瞧着不喜。”

    太医进来,给每位娘娘把脉,有经血不调者,宫寒者,都还要日常问上几句,然后再出温养的方子。

    “太医,可有滋养母体,方便受孕的方子。要温和些的,不讲究体质都能服用的。”王容与问道。

    “可以开些活血化瘀,调经补肾的方子。”太医说。

    “那便给在座的每一位都开方子抓药。”王容与说,“还有今日未到的玉美人,那里也要。”

    “脉案和药方都仔细保管,太后那边也许要翻阅。”王容与说,“药要用最好的,事关皇嗣,马虎不得。”

    “臣领命。”太医俯首道。

    等到王容与请安回来,无虑帮着玉巧给王容与脱下礼冠,松头,再挽发,“娘娘太用心了,只怕那些人中有人会误会娘娘的好意,不敢服用太医院送过去的汤药。”

    “喝不喝是她们的事,我做了我觉得应当做的,就够了。”王容与说。

    “娘娘自己怎么不请御医来看一下?”芙蓉端茶过来问道。

    “我的身体已经调理的够好,不能怀孕,许是缘分未到吧。”王容与说。“能成为皇后,已经是天大的福分,就是没有亲生孩子,也是应当的。”

    “呸呸呸,童言无忌。”无虑忙说道,“娘娘可不要说这样的丧气话。娘娘是有福之人,能成为皇后,自然也会有亲生的孩儿,小皇子,小公主,儿女双全,绕膝行孝。”

    王容与浅笑,并不放在心上。

    入冬的北风一吹,王容与就病了,倒不是发热,就是咳嗽,白天还好,夜咳不止,王容与怕过了病给皇太后,只肯隔着帷帐请安,至于妃嫔那,便只让她们早起在坤宁宫外磕个头就散,,不曾照面。一应想自请伺疾的妃嫔都被王容与婉拒了,宫中宫人十分用心,并不需人特殊伺疾。

    陛下,更是不会让他近身。便是十五,也就是走个过场,隔着屏风招呼了,朱翊钧回乾清宫清心寡欲一天。

    陈太后与宫人说,“便是哀家当初,也自觉比皇后不如。雍容大度,体贴甚微,公正持平,毫无争宠之意。”

    “太后娘娘当初也是人人称颂的好皇后呢。”宫人安慰说。

    “哀家那会是继后,又不得先帝看重,整日里就是谨小慎微。”陈太后笑说,“皇后是陛下的元配,从种种迹象看出,陛下也是很愿意给皇后脸面的,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做的如此好,实在是难得。她才进宫,年纪也小的很,不是在后宫里磋磨那么些年才变得圆滑。”

    “可惜这么好的皇后,李太后还是不喜欢她。”宫人说,“娘娘从前秀女时期明明不是最喜欢她,如今对她也是公正,偏偏从前秀女时期喜欢她的李太后,如今总是训斥她。”

    “就是做的如此好,所以才会不喜她。”陈太后说。“哀家先冷眼瞧着,眼看她们婆媳对上了,这后宫之争且先放放。”

    “那玉美人献给娘娘的扶额?”宫女问。

    “收着,再赐点东西下去。”陈太后说,“身陷泥泞又翻身,可见哀家当初的眼光不错。等她上了妃位,再召她进哀家的慈宁宫。”

    “是。”

    朱翊钧召来许杜仲,“皇后咳疾好了吗?”

    “臣改了方子,但是娘娘一开始吃药好了,不过一日又反复。”许杜仲也是心怀歉意,一个咳嗽竟老好不了,真是无用。“臣现在还在想办法。”

    “一个小小的咳疾,怎么会好不了?”朱翊钧不解道,“是不是有别的你没诊出来?”

    “臣也曾建议娘娘,另请御医与臣会诊,娘娘拒绝了。”许杜仲说,“娘娘说她身体好的很,所以有时候一些小毛病反而不会轻易好。娘娘需要静养,但是娘娘的身份?”

    “该如何静养?”朱翊钧问。

    “娘娘闻不得香味,不能吹风,最好话也不要多说。”许杜仲说,“如今娘娘已经把能做的都做到极致,每日只去两宫请安,安排宫务全用手写,余下静卧,便是娘娘自己也说,实在不知该如何静养?”

    朱翊钧沉默片刻,“这咳疾可会传染?”

    “并不严重。”许杜仲说,“但是娘娘也不会让陛下近身的。”

    “你仔细着用药,好生医治着,就是有稍许能让皇后好过些都好。”朱翊钧说。

    “臣无能,臣定当竭尽全力。”许杜仲说。

    朱翊钧挥笔写信给王容与,“梓童每日为何忧思?已致不能静养,让朕十分担心。”

    王容与看着信出神了半天,她这咳疾,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她半是真咳半是假咳,咳嗽是真的,但是只是偶尔咳一下,在见人的时候长串的咳确是有些刻意。也是为自己偷的浮生半日闲,在太后处不用费心应付,宫妃免见了,只知道玉美人和郭妃你来我往的厉害,玉美人也是演技派,明朗的性子和郭妃也是相似,一时竟也逗的旗鼓相当。

    朱翊钧之前也曾过问皇后咳疾,让许杜仲来医,王容与当了皇后才知道,御医只为陛下,太后,皇后诊脉,而许杜仲是专为陛下诊脉。王容与见许杜仲是老熟人,并不觉得十分感恩。朱翊钧也觉得十分平常。但许是十五那天与王容与隔帘相见还是刺激了陛下,字虽不多,但是王容与却是感受到了中间真切的关心。

    李肱果然也来说,“陛下今日召见了许御医,问了娘娘的脉案以及药方。”

    “许御医下次该不愿来给我看病了。”王容与笑说,不由轻咳两声,“他总说他的御医名头总会因我而折。”

    “药吃了这么多,娘娘怎么还不好?”无忧说,“要是无病在此就好了,她最是了解娘娘身体。”

    说到无病,王容与也罕见的沉默了,她放下信,“有她的消息吗?”无病是她的大丫头,但是在她进宫后,无病的家人找上来说想女儿,想女儿回家一趟骨肉团聚,无病是被家人卖给王府的,从小也没什么感情,本不想去,但是她娘又哭又求的,就心软答应了,说好只是回家看一眼,祖母还赏了东西让她带回去,但是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无忧摇头,“上次老太太进宫,身边的丫头说有人在南方看见她了,但只看了一眼,就再找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谁能想到无病的家人有那么坏,无病一出府回到家,就被绑了手脚捂住嘴嫁给了一个走商的货郎,那家人拿着二卖无病的钱,连夜就走了,大少奶奶发现不对劲时,遣人去找,已经找不到了。

    “南方好啊,南方暖和。”王容与喃喃道,“南方不咳嗽。”

    “但是娘娘一直让人在找她,奴婢想,总有一天会找到的。”无忧安慰说。

    “不知道她在受怎样的苦?”王容与说,“只盼她就算受苦也要忍着活下来,等我找到她的那一天。”

    “看我,好好的勾娘娘说这些干嘛?”无忧说,“娘娘写回信吧,张成公公还在外等候。”

    王容与提笔写道:我有一个婢女,自小一起长大,十分贴心,只一年犯过咳疾后,因为我不爱吃药,大夫说用枇杷肉煮雪梨吃也好,但是枇杷不能多吃,因为季节,也不常得,莫不如用枇杷叶子煮水喝,也可缓解一二。她听在心里,日后年年,换季前我都有新鲜枇杷叶子泡的水喝,再没犯过咳疾。

    许御医也曾开过方子,用枇杷叶子蜜炙服用,却没什么效果,想来是因为没有提前喝的原因。

    陛下无需担心,只是小小咳疾,除了不能面见陛下,余下并无妨碍,慢慢养就好了。陛下也莫要责怪许御医,医者再好,伤者不喜吃药,总有素手无策感。

    朱翊钧看了回信,点着桌面,“张成,去查查,皇后身边的这个婢女是怎么回事?”

    “这哪里有枇杷树?”朱翊钧又问。

    “这枇杷长在南方,这移到北方来,不是不能成活,就是果实酸涩难入口,并未有人常种。”张成为难的说。

    “去找。枇杷叶子总不受影响。”朱翊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