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5本章字数:3266字

    进十一月里,宫里出了一件大喜事,才人刘沐兰查出有孕,两宫及帝后大喜,陛下命才人刘氏身怀龙裔有功,晋嫔位,封号兰嫔。

    刘沐兰在储秀宫时和王芷溪最是要好,后来还和王芷溪一起搬到前殿,王芷溪去后殿后,刘沐兰也是难得还对王芷溪保持善意的人,但是那个时候王芷溪忙着自怨自艾,并不怎么搭理刘沐兰,本来她和刘沐兰亲近,也是看她为人爽直有些莽撞,既好亲近,有些自己不能说的她又可以替自己说。而且刘沐兰很讲义气,王芷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后来察觉到刘沐兰这一特性,总担心她会有朝一日会惹祸上身,连累自己。

    两人渐行渐远。

    但是世事难料,谁能想到这个出身乡野,为人莽直的刘沐兰,有那样好的运气,只是第二次承宠,就成了后宫里第一个怀上龙嗣的人,陛下临幸女人也有两三年,但后宫毫无动静,这不免让人隐晦担心陛下子嗣的能力。

    如今刘沐兰怀孕了,证明陛下能让人生孩子,即使这个孩子最后不成大气,也足够了。刘沐兰直接从才人到嫔,有封号,只在贵嫔下,若是孩子能生下来,保管能晋妃,有子的刘沐兰,无子有宠的郭妃,到时候会是怎样一番争斗场面,谁都不好说。

    再想久远一点,如果刘沐兰成功生下陛下的长子,皇长子,如果皇后不曾生嫡子的话,无嫡立长,那就是未来的皇帝。

    一时间,除了两宫及帝后,后宫众人无不绞烂了帕子,又妒又羡。

    王芷溪此时深感后悔,但是要她现在又去和刘沐兰拉下脸面相交,她又觉得自尊受挫,毕竟现在她只是一个美人,见着嫔位是要屈膝行礼的。

    宫中高阶嫔妃不多,兰嫔可以择一宫坐主位,兰嫔选了景阳宫,如今景阳宫里只住了王芷溪一人。

    王容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责令尚宫局安排好移宫一事,伺候的宫人也好好准备,供兰嫔挑选,兰嫔要什么都尽量去满足,满足不了再报到她这来。

    兰嫔居景阳宫正位,王芷溪依矩前来拜见,刘沐兰叫起她,“妹妹莫要和我生份,当初在储秀宫时,你我说好,要姐妹互相扶持,谁上去了就搭把手。”

    王芷溪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之前以为她特意选在景阳宫是为了羞辱她,毕竟储秀宫时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如今已是一宫主位,而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美人,看她在面前拜服,该是十分得意。但是刘沐兰看着她的眼神纯净真挚,王芷溪一边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羞愧,一边也是故意作态,用手帕压眼,“娘娘,这么说,实在让我无地自容。”

    “你也是身不由己。”兰嫔是真的这么以为,在储秀宫时,王芷溪和她说她和姐姐的关系并不好,她是信的,虽然她后来模模糊糊也感觉到王容与并没有王芷溪说的那样坏,但是那又如何,和她一起过检,一起度过了到这宫里第一夜的小姐妹是王芷溪。

    虽然王芷溪在搬到后殿去疏远了她,兰嫔是真的认为如王芷溪说的只是怕连累她。待到后来尘埃落定,一个才人,一个美人,却是分在不同的宫,低阶宫妃哪里可以随意走动,王芷溪又一人住在景阳宫。

    “旁人只道你是皇后娘娘的妹妹,但是娘娘到底给了你多少照顾,只有你知道。”兰嫔说。

    王芷溪听及此,眼泪涌出的更快,却还笑着说,“娘娘要管理后宫呢,要一碗水端平,顾不上我我也能理解。”

    “连周玉婷都被皇后娘娘拱上去,何至于你到如今,都不曾承宠,娘娘肯定是因为你的美貌防着你呢。只你还傻傻的以为姐妹情深。”兰嫔说。“好在现在我们住在一起,我怀有龙嗣,陛下三不五时会来看看,我又不能承宠,如今景阳宫里只有你,你可要好好准备。”

    “娘娘。”王芷溪说。

    “这里有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赏的各种布料首饰,你过来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就尽管拿去,这些华贵的首饰和布料,正好衬托你的花容月貌。好好打扮面圣,一定要让陛下折服与你。”兰嫔真挚的说。

    “娘娘不可。”王芷溪拒绝道,“娘娘的心意我全知道了,我何德何能,能遇见你,在这冷冰冰的宫中给我缺失的姐妹情。”

    “我一个人在这景阳宫里住着,早已经寂寞的够久。”王芷溪笑中带泪的说,“如今能陪着你说说话,一起给小皇子准备出生的东西,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总是这么善良。”兰嫔动容的说,“以后小皇子出生,让他叫你姨母,我们一起教导他。”

    “嗯。”王芷溪说。

    王容与翻弄着库房表,“把这些药材送到景阳宫去。”王容与大笔一挥的划了整整一页的药材。

    “娘娘,送药材不需要避讳吗?”芙蓉问。

    “避讳什么?”王容与说,“这些药材自然是要御医看过了再送过去,等到兰嫔要用,也要先太医看过了再用。我敢送药,还怕别人在我送的药上做手脚不成。”

    “她家底子薄,好药可遇不可求的,我现在给她送过去,免得她到时候用的时候又来不及。”王容与说,“布料首饰翻年又是新花样,多送过去也没什么实用。”

    “兰嫔有孕,娘娘看着十分高兴。”云裳说。

    “当然高兴。”王容与说,“是值得高兴的大好事,陛下有子嗣了。我身上的担子一下轻了许多。”

    “你们可不要以为陛下无嗣只有陛下紧张,皇后的压力可不比陛下少。”王容与笑说。

    “如果兰嫔生下皇长子呢?”云裳问。

    王容与笑,“便是皇长子,他的母亲也是我。这后宫的孩子都要尊我一声母亲,我只希望孩子越多越好,宫里热热闹闹的,就不会再透着骨子里的冷。”

    朱翊钧来坤宁宫,王容与接驾后先急着叫兰嫔起身,“是本宫疏忽了,你如今可是身子特殊,在孩子落地前日后坤宁宫接驾你就不要来了。”

    “嫔妾谢娘娘垂怜。”兰嫔福身道。

    “先进坤宁宫休息一下,等叫了步辇再回宫去。”王容与说。

    朱翊钧笑道,“如今兰嫔在梓童心中是第一位,朕都要退居一位了。”

    王容与抓着朱翊钧的手。微笑着唇语说,“还在殿门口,后妃还没退呢。”

    “只有你我,还有旁人能听到吗?”朱翊钧配合着唇语说。

    王容与不理他,让宫女去扶住兰嫔往西暖阁走,炭火热的正好,热茶,手捂都备好,王容与先在西暖阁问了兰嫔最近的生活,“如今可有什么反应?想吃什么就让尚膳监去做,交代了是专门给你留了孕妇灶,身体但凡哪里有不舒服,一定要叫太医,太医也是给你时刻备着的。宫人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一定要说,如今,你可是受不了半点委屈。”

    “多谢娘娘关心,嫔妾一切都好。”兰嫔说,“更有王美人陪着我,她处处小心,比宫人对我还要上心。”

    “你们两个住在景阳宫,合该要互相照顾。”王容与温言说,“从前你们两在储秀宫时就非常有话说,有小姐妹陪伴心情就轻松舒畅。”

    王容与也不能总把陛下晾在那,又说了几句后才起身去东暖阁。朱翊钧在那边倒是不用招呼,斜支在炕桌上,拿笔在纸上涂画,连教坊司的声乐也叫上了,今天来的是弹琵琶,琵琶别抱,却是在屏风后,并不在御前露脸。

    “陛下今日要去景阳宫看望兰嫔。”王容与坐下后说,片刻后发现朱翊钧在涂抹的是她上午的杰作,就有些生气,“陛下,怎么又乱改我的画。”

    “梓童,朕这不是乱画,朕是在化腐朽为神奇。”朱翊钧严肃说。

    “那这幅画最后是我画的,还是陛下画的。”王容与问。

    “这还不简单,就盖我们两个人的印,我们两个画的。”朱翊钧不以为意的说。

    “陛下,我想保留每一阶段自己画的画,这样也好认识到自己的进步和不足。”王容与委婉的表示只想盖自己一个印。

    “这个也不妨碍啊?毕竟朕的笔触和你的笔触完全不一样。”朱翊钧说,“多谢梓童,竟让朕有了能艺比徽宗的错觉。”

    “陛下这么说,我可担不起。”王容与说,“陛下现在是想我跪交泰殿不过瘾,要去跪太庙?”宋徽宗是什么好比较的人吗?尤其是皇帝去和他比。

    “玩笑而已,梓童竟还当真了?”朱翊钧说。“朕今日宿在坤宁宫,明日再去景阳宫。”他放下画笔,招手让王容与到他身边来,手放在王容与的腹上,“朕原想着朕的长子该从这出来的,既嫡又长,可惜朕没福气。”

    “陛下不要这么说。”王容与说,“兰嫔的孩子也是很好的,是我没福气。”

    “你一点都不缠朕,朕一个月来坤宁宫不过八九日,还要抛掉初一十五两天,朕到了这,你还要让朕走。”朱翊钧抓着王容与的手说。

    “谁让我是皇后呢。”王容与说。

    “皇后就不是女人了?长夜漫漫,冷衾独卧,便不寂寞,不冷吗?”朱翊钧问。

    “睡觉的时候被窝先用暖炉烘热,躺进去一点都不冷,舒舒服服的一下子就睡着了。”王容与就轻避重的说,她看着朱翊钧,“那陛下现在去景阳宫看看,稍后就回来和我一同用膳可好?”

    “兰嫔初胎,最是需要陛下的看重。”王容与说,“母后与我再是眷顾,也比不上陛下亲自去景阳宫来的看重。”

    “去去去。”朱翊钧起身无奈说。“皇后之命,不可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