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6本章字数:2099字

    兰嫔坐步辇回宫,竟然比先行的王芷溪还先到宫。不过两人前脚才到景阳宫,后脚内侍监就过来提醒两位娘娘,准备接驾。

    “陛下不是才到坤宁宫,怎么就过来了?”兰嫔奇怪问。

    “是皇后娘娘体恤兰嫔娘娘怀有龙嗣辛苦,和陛下谏言后,陛下决定亲临景阳宫看兰嫔娘娘。”内侍监说。

    “皇后娘娘圣德。”兰嫔低头说。

    她推搡着王芷溪,让她赶紧去梳妆打扮,王芷溪十分意动,却低头说,“没时间了,我先去帮你换。”

    “你快去,我这里有的是宫人。”兰嫔说,“我打扮的再漂亮,陛下也不会幸我,倒是你,不要错过机会。”

    王芷溪被半推半就的回了自己的侧殿,一关上门,“快,给我找那身嫩黄的锦缎宫装。”

    “可是美人,粉色更衬你啊。”宫女说。

    “别废话,时间不多了。”王芷溪坐到梳妆台前,“把我头上的发钗取掉一点。眼妆擦掉,重新画,画的圆一点。”

    宫女不知道王芷溪为什么不突出自己的美貌,反而把自己往平庸里画,等到全部装扮好,宫女才低头,这样的王芷溪,与皇后娘娘有几分相像,到底能看出来是一家子姐妹。

    这时天使已经在景阳宫门口了,王芷溪匆匆去往主殿迎驾。

    “恭迎陛下圣驾,嫔妾给陛下请安。”兰嫔屈膝说。

    “无需多礼。”朱翊钧叫起,“你如今身子重,凡事尽力就好,不用强求。”

    “谢陛下体恤。”兰嫔说。

    一行人进殿,朱翊钧与兰嫔并无话可说,朱翊钧问些身体之类的话,准备喝一盏茶就走,王芷溪给她上茶,朱翊钧见着有些熟悉,多打量几眼,“你是?”

    “妾,美人王氏。”王芷溪怯怯道。半年多的无人问津,足够陛下忘记她。

    “哦,好像是梓童的妹妹是吗?”朱翊钧说道。“从前看不觉得你们两人这么相像。”

    “妾与皇后娘娘是同一个父亲,自然有相像之处。”王芷溪道。

    “这个茶是什么茶?”朱翊钧闻道,“很香。”

    “回陛下,这是茉莉花茶,用炮制的茉莉花和绿茶混在一起,是姐,是皇后娘娘在闺中最喜欢的茶。”王芷溪说道。

    “茉莉花茶?”朱翊钧道,“可是朕从未在坤宁宫见过此茶。”

    “这是妾和娘娘在闺中玩耍做出来的东西,娘娘如今在宫中,恐怕有些不合时宜。”王芷溪说。

    朱翊钧拿起杯子轻轻的嗅着,“你再跟朕说说梓童在闺中的生活。”

    王容与倚在美人靠上看书,芙蓉来问,“娘娘,摆膳吗?”

    王容与看着外面,“什么时辰了?”

    “末时已经过了。”芙蓉恭敬的说。

    “陛下还没有过来吗?”王容与奇道。

    芙蓉摇头,小心翼翼的说,“听说御膳送到景阳宫去了。”

    王容与一愣,随后哑然失笑,“想来陛下是留在景阳宫陪兰嫔用膳了。我们也用膳吧。”

    无虑小心的看王容与的脸色,“娘娘不生气?”

    “我让陛下去陪的兰嫔,又怎么会生气?”王容与说。

    “是娘娘让的,但是陛下答应娘娘会回来陪娘娘,堂堂天子,怎们能说话不算话?”无虑不由说。

    “男人的话都只能听一半信一半,就是他贵为天子。”王容与笑道,“别说我没教你,日后傻傻的被男人骗。”

    “奴婢要伺候娘娘一辈子,只听娘娘的话,谁也骗不了我。”无虑又骄傲的说。

    王容与只笑,吃了晚膳,有处理了杂事,等到夜幕降临,陛下也没有来,王容与便让人吹灯安置了。

    朱翊钧从景阳宫出来,也是才夜幕低垂,看着坤宁宫的方向,“这个时梓童该是睡了。”

    “让奴才去问一下?”冯尚说。

    “别去,该惊动她了。”朱翊钧说,“回宫吧。”

    朱翊钧也奇怪自己怎么聊着天就吃上饭,吃了饭兰嫔说陛下还未来过景阳宫,妾身不便,便让美人领陛下去景阳宫转转,然后就转到了偏殿,软玉温香,一下就顺势推倒,水到渠成。

    朱翊钧不由按住额角,对皇后颇有歉意,该用什么来弥补一下。

    “对了,王美人那,不留。”朱翊钧说。横竖兰嫔已经怀上,他不用幸的女人都留。

    “是。”冯尚低头说。

    王芷溪第一次承宠,正是羞怯又幸福的时候,便有内侍监捧着一碗药进来,“美人,把这个喝了吧。”

    “这是什么?”王芷溪本能的觉得不对,她摇着头不想喝。

    内侍监虽在本朝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从前的程序他是知道的清楚,所以也不慌乱,“美人,这碗避子药你还是喝下吧,不然这彤史上没记载,你就是怀了龙种,也只会做私通论处,到时候就是一条白绫了事了。”

    “谁要给我喝避子药?是皇后吗?”王芷溪咬着牙问。

    “皇后才不管这个事呢,这是陛下的意思。”内侍监说。他也没有时间和王芷溪废话,朝后眨眼,跟着他来的人,一手掐下巴,一手灌,之后再牢牢的扣住嘴巴,王芷溪挣脱不开,恶狠狠的等着内侍监。

    内侍监也不以为意,陛下不让留子的美人,一个玩意而已,他挽起袖子。“还有一遭,美人且忍着点。”

    王芷溪惊恐的看住他,但是之前喂药的人制住她,她动弹不得,突然,她悲鸣一声,仰头闭眼,双腿紧紧夹住,但也避免不了伸到她内里的手指,引导已经变凉的液体缓缓流出。

    内侍监完成这一步后,接过擦手的丝巾,低头示意后告退。

    王芷溪失去了钳制,软软的倒在床上,眼泪是掉了线的珍珠,不一会儿就把面下锦被晕湿,不久后传来锦被也无法遮掩的悲泣声,王芷溪哭到激动处,恨的捶床,为什么,为什么是她,她要承受这种磨难,这种侮辱。

    她做错了什么?

    老天,你不公平!

    如果她现在是高阶嫔妃,甚至是皇后,她不用受这样的折磨!如果兰嫔没有怀孕,陛下还未有子嗣,陛下也不会这么对我!

    老天,如果这是我的命,那我会告诉你,我不认命,绝对不。哭的狼藉毫无形象的王芷溪咬着下唇,满脸倔恨,你们都想看我的笑话,我偏偏不让你们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