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章 陆家大小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30本章字数:4064字

    京城,大昭寺内。

    陆若晴正在提笔写字。

    “桓王、镇北王……”

    她反复的写,一页纸上,写来写去都是两位尊贵的皇子。

    前世里,她是桓王妃,但却生下镇北王的孩子。

    呵呵……

    陆若晴忍不住讥讽一笑。

    ----她是被陷害的!

    而且,是被桓王陷害!

    此刻的她穿了一袭绿衣白裙,素面清绝,气韵出尘,仿似深山里的空谷幽兰。

    但是笑容里,透出冷若冰霜一般决绝。

    前世过往,历历浮现在目……

    桓王天生风流俊美,气度雍容不凡。

    更难得的,他还是一名满腹经纶的才子,加上皇子的尊贵身份,足以倾尽天下少女之心。

    而她,不仅容色倾城,亦是京城闻名的第一才女。

    他们是众人公认的天生一对。

    于是,她被册封为桓王妃。

    只可惜……

    桓王表面上是一位风流才子,内心最在乎的却是皇储大位,而不是女人。

    他为了在夺储大战中最终胜利,居然不惜算计她。

    让她大婚那天,被醉酒后的镇北王羞辱,婚前失贞,失去了女子最宝贵的名节。

    镇北王竟然酒后失德,强占嫂嫂。

    此事顿时轰动京城!

    皇帝雷霆震怒,当即将镇北王撵回漠北。

    而桓王……,击败了镇北王,其他的皇子弟弟们又太年幼,他便成了太子的最佳人选。

    一时之间,桓王可谓志得意满。

    按理说,桓王已经在夺储大战中胜出,她的利用价值也已经用尽了。

    一个失贞不洁王妃,只能去死,才能证明自己是贞洁烈女。

    可桓王不让她去死。

    他说,虽然她已经失去贞洁,却是被人强迫。

    叫她千万不要为此想不开。

    即便她不能再做桓王妃,他也愿意拨出一座别院,让她出家做居士,用以安享残生。

    ----多么深情的丈夫啊。

    桓王在人前演尽了痴情,演尽了仁义,骗得她傻傻相信,以为他是真的舍不得她死。

    后来才明白,其实是因为镇北王手握重兵三十万,让桓王忌惮无比。

    所以,他想要榨干她最后的一丝价值。

    因为在桓王看来,镇北王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又是容色倾城,多少应该有点挂念。

    而后,她不幸的有了身孕。

    桓王更是丧心病狂,要她把镇北王的孩子生下来,好做人质!

    她不愿意生,桓王就用娘和哥哥的性命逼她。

    ----她只能从命。

    十月怀胎,她在无尽的煎熬中生下了孩子。

    这是镇北王的第一个孩子。

    桓王当即送信北方,警告镇北王,如果还想要儿子活命的话,此生就永远不回中原!

    镇北王妥协了。

    于是,桓王不再需要她,便赐了她一壶鸩酒!

    呵呵……

    这就是她前世年少无知,爱上桓王的下场。

    还好,她又重新活了一辈子,有了手刃仇人的机会!

    桓王,毁了她清白的镇北王,以及所有陷害她的卑鄙小人,全都得下地狱!

    “小姐。”门外的丫头打起帘子进来,说道:“热水已经备好了。”

    陆若晴浅笑,“好,现在过去。”

    说完,她一脸嘲讽的将纸扔进火盆。

    炭火瞬间点燃纸片,却没有烧干净,留下一小截残片字迹。

    “桓……”。

    陆若晴上前,用铁箸拨弄了一下,“呼!”,全都灰飞烟灭了。

    她去了浴室,躺进了黄花梨木的大浴桶里。

    玫瑰花瓣香气氤氲散开。

    陆若晴深深吸了一口,柔和、舒缓的香气,让她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

    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安宁惬意的一刻。

    忽然间,窗户“吱呀”一声,猛地一股冷风吹了进来,还带着淡淡的血腥气味!

    陆若晴心下一惊。

    “不许出声!”在她背后,一记低沉的男子嗓音响起。

    陆若晴看不到人,也不敢扭头回去。

    因为她的脖子上贴着一柄冰冷刀锋,隐隐作疼,随时会被割断咽喉!

    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形下,她甚至顾不上没有穿衣服,……要是被男人看到,姑娘家的清白已经不保了。

    ----她只想活命。

    不能死!死了,就没有机会报仇了。

    陆若晴身体纹丝不动。

    她柔声道:“你先把刀放下,行吗?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喊人的,要是有人进来,我的名节毁坏也活不成了。”

    身后男子听到了她的声音,语调惊异,“你……”

    紧接着,他就将陆若晴的脸掰了过去。

    陆若晴轻呼,“啊!疼……”

    她还来不及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像是有人闯入院子。

    那男子松开了她的脸,寒声道:“够快!”

    陆若晴却并没有因此而轻松。

    因为脸虽然不疼了,但是脖子上的刀锋却是一紧,……疼,且危险!

    她生怕就此被割破了咽喉,赶紧后仰,往那男人身上靠。

    “这位公子,找你的人已经寻过来了!”

    陆若晴急急央求。

    “我并非了不起的人物,你就算拿我做人质,对方也肯定不会买账的,你还是赶紧逃吧。”

    那人一声讥笑,“未必。”

    陆若晴正在迷惑他哪来的自信。

    那人便道:“你说,等下我把你就这么给扔出去,应该会乱一阵子吧。”

    无耻!禽兽!

    陆若晴在心里暗暗咒骂。

    她一个黄花大姑娘,要是真被他光溜溜的扔出去,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个房间还没有找,赶紧进去搜!”外面的人叫嚣道。

    “不能搜啊!”丫头和婆子们在外面大叫。

    “我们小姐在里面沐浴,你们一群大男人闯了进去,岂不是要毁了小姐的清白?等于害了她的性命啊!”

    “是啊,不能进去啊。”

    “求求你们……”

    一阵兵荒马乱的动静。

    “砰!”房门被人踹开了。

    紧接着,一名年轻俊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屏风后面,陆若晴声音颤巍巍的,仿若哭泣一般。

    她哽咽道:“呜呜……,不要过来!我、我……,我没有穿衣服,求你们不要过来。”

    那年轻男子眉头微蹙,抬了抬手,阻止身后的侍卫们闯入。

    他举目四周一扫,浴房里空荡荡的,除了旁边挂衣服的架子,一个放茶水的小几,几乎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除了那个屏风。

    他当即手上利剑一挥,寒光闪过,便将屏风生生的横着劈掉了一半!

    半截屏风后,陆若晴裹着一件绣浅色桃花的裙子,将自己兜头罩了起来,下半段湿哒哒的漂浮在浴桶里,浑身抖个不停。

    她像是被吓坏了,颤声哭道:“求求你们,快出去,出去……”

    那年轻男子目光一闪。

    他看到了浴桶里的窈窕少女,衣衫尽湿,曲线玲珑,当即避嫌移开视线。

    既然已经看尽了屋里所有地方,的确没有藏人,便转身关门出去。

    一副谦谦君子的做派。

    侍卫统领走上前,低声问道,“殿下,里面没有找到?”

    “嗯。”年轻男子摆摆手,下了台阶,领着侍卫们迅速离开小院。

    陆家的下人们都是魂飞魄散。

    大丫头药香咬咬牙,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喊了一声,“小姐,你怎么样了?”

    陆若晴尖声叫道:“走开!都给我滚!”

    药香以为她是方才惊吓过度,情绪不稳定,不敢强行推门进去,免得刺激坏了。

    当即吩咐婆子,“快去!找个大夫过来。”

    “好。”婆子面色惨白的去了。

    屋子里,浴桶里的男人缓缓冒头出来,长长的舒了口气,“呼……”

    刚才憋在水里的时间太长,胸闷气短的慌,现在总算可以自由呼吸了。

    陆若晴看着对方。

    对方长了一张冷厉清俊的脸庞,五官精致,轮廓完美,完全无可挑剔。

    只可惜眼睛太过乌黑深邃,双眉宛如利剑,透出一抹浓浓的寒凉杀气!

    即便他不说话,亦能让人不寒而栗。

    特别是此刻,对方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目光如刀锋一般刮过。

    这让陆若晴感到很是危险,性命堪忧。

    她努力的镇定心绪,指了指后窗,“你等下从这窗户翻出去,往前不远,就是后山下去的小路。”

    那人打量着她,勾起嘴角,“方才装哭,还装得挺像那么回事儿啊。”

    语气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讥讽味道。

    陆若晴不明白对方心态。

    她才救了他一命,难道不应该感谢她吗?为何反倒讥讽?

    难道有人闯进来,她不装哭,还要笑语盈盈的招呼不成?

    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陆若晴没打算跟对方理论。

    她现在只披了一件衣服遮羞,浑身上下,其实是一丝不挂的。

    清白在对方手里,性命也在对方手里,当然要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我也是没办法了。”

    陆若晴放柔声音。

    她解释道:“若是不装得可怜一点儿,而是紧张兮兮的,岂不是叫人发现不对劲儿?若是对方起了疑心,找到了你,我们都是难逃一死。”

    他可能被杀死。

    而她……,名节有损也活不成了。

    她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活一辈子,才不要死。

    ----还没有手刃仇人呢。

    浴桶里,两人面对面的坐着。

    那男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忽地问道:“你都不知道羞吗?孤男寡女,赤身裸体,就这么挤在一个浴桶里,居然如此平静。”

    陆若晴越发觉得对方怪异。

    他不是被人追杀吗?赶紧逃命啊!

    为何一直苦苦跟她纠缠?

    心下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去想。

    于是道:“身体不过是一具皮囊,焉有性命重要?我也算是救了你,不求回报,只求你赶紧走吧。”

    “好个一具皮囊!”那男人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

    仿佛她不是救命恩人,而是几辈子的宿命仇人。

    那男人嘲讽道:“像你这般自轻自贱的女子,真是……,天生贱种!”

    陆若晴被骂得噎住了。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是他强行闯到浴室里来,占了她的便宜,还因为她的机智而保住性命。

    居然骂她天生贱种?是疯了吧。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

    陆若晴忍气道:“你快走吧。”

    那男子眼中带火的直直盯着她,眼神闪烁,似乎有复杂的情绪流过。

    厌恶、鄙夷、嘲讽,仿佛随时要把她给烧成灰烬!

    陆若晴心下觉得难以理解,同时深感危险。

    原本孤男寡女同处一个浴桶,男人衣服湿透,女人浑身一丝不挂,应该很是暧昧才对。

    可是对方眼神厌恶,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阵寒气,毫无半分旖旎。

    反倒气氛莫名紧张。

    难道……,他要杀她灭口?!

    陆若晴心口猛地一跳,惊骇不已。

    她面上不动声色。

    手上却悄悄打开了宝石戒指的机关,弹出里面的药粉,转瞬无声无息的溶入了洗澡水里。

    对方身上有伤,这毒……,很快就会浸透他的身体!

    待他中毒,便可以要挟他了。

    “唧唧……,唧!”后窗外面,传来几记鸟儿叫声。

    那男子收回冰凉锋芒的眼神,当即起身,浑身挂水的跳出了浴桶,弄得一地湿哒哒。

    他把窗户推开一条缝,低语道:“衣服!”

    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很快有人脱了外套,扔了进来。

    那男子动作麻利脱掉衣服。

    陆若晴瞧他上身脱得精光,露出一片精壮结实的后背,以及结实的胳膊,浑身上下都散发阳刚之气。

    但……,上面却是刀疤纵横交错,每一道都是狰狞无比!

    这人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受了如此多的刀伤?

    陆若晴还来不及多琢磨,就见对方解了腰带,要脱裤子,赶紧扭头捂住了眼睛。

    身后,那男子一声轻嘲,“嗤!”

    紧接着,“砰!”的一记窗户搭合轻响,之后便再无动静了。

    陆若晴等了片刻,才敢回头。

    身后空荡荡的,那人已然鬼魅一般的离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小姐?”门外,传来药香战战兢兢的声音,“大夫请来了,要不……,让瞧瞧吧。”

    陆若晴还没有回神。

    药香听她不出声,又喊道:“小姐,小姐?你说话啊。”

    陆若晴忍住起伏的情绪,应道:“我没事。”

    她知道药香害怕。

    主子出事,下人们肯定难逃责罚,轻则挨打、重则被卖,总之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可是,如果真的闹开了,她的名节清白也会不保啊。

    ----她不想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