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东海龙王的寿辰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1:54本章字数:3197字

    萧彬浑身上下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他盯着自己手上那一叠笔走龙蛇的黄符,低头寻思半天也想不通它是怎么跑到自己手上的?凭空出现?这根本不符合科学定律啊?时空虫洞都没这么玩的!

    他刚想再追问几句,但谁知还未来得及输入,他便一眼瞧到朋友圈的动态有人更新了。

    点击进去浏览了一圈,我勒个去啊!

    蟹将军:“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银袍使者:“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啥也别说了,龙王诞辰,搜肠刮肚准备厚礼去!”

    北海龙王:“大哥的寿辰,我得早点过去陪他好好喝几杯,顺便打打秋风!”

    ……

    看到最后,萧彬还是忍住没去问蟹将军,他打心眼里感觉这件事有种说不出的奇怪,特别是手上的那一叠厚厚的符纸,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去把符纸贴了再说。

    心念及此,萧彬当即溜到度假村专门供奉海龙王的暗房里,看着焚香大鼎里青烟环绕的儿臂粗细高香,他咬咬牙,手上毫不迟疑地将符纸贴于沉香木雕刻的金身底座下。

    随即,他又分别将剩余的几十张符纸贴到各个豪华雅间的大餐桌下,在海边度假村工作就是有这点好处,通过桌底贴符的方式,别说送几十桌海鲜宴当供品了,就是天天孝敬他老人家也没问题!

    忙完这一切,他一边往值班室走,一边低头摸索了一下新手机,他发现除了微信以外,别的软件都很正常,当他看见自己的微信名称是“有缘人”时,他不禁满头黑线,这算什么昵称?搞的什么名堂嘛!

    回值班室的路上,碰巧遇到朱胖子和小黑正在借着景观射灯玩沙滩足球,不过另一形影不离的基友四眼却不见了踪影。

    “四眼那情圣又到哪儿泡妞去了?”萧彬暂时不想把手机的事情公之于众,于是主动抛出了一个话题。

    朱胖子飞起一脚大力抽射,看着足球划着抛物线飞入临时用渔网搭建的球门后,转头一脸忿忿不平的道:“这还用问,肯定是去泡发传单的长腿美女了,昨天,我和他一起轮休出去玩的时候发现海宴酒楼有个妹子长的之极品,那纤腰,那白嫩诱人的玉腿,看的我口水直流啊!”

    “瞧你那点出息!屌丝气息太特么浓厚了!”萧彬撇了撇嘴,刚准备继续赶回值班室进行无聊的风向数据监测。

    谁料忽然远处跌跌撞撞地冲来一个人影,似乎脚下一打滑,啪的一下扑倒在沙滩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四眼?你丫不是去泡发传单的美女吗?嗯?怎么……怎么被人揍成这样?”

    朱胖子停下跑位,满脸惊骇的扭头看着从沙堆里爬起来拍沙子的人。

    “我靠,防守,防守……胖子,注意右路的前锋……”

    “我草……唉!”

    一片咒骂声中,对方前锋一脚将球射入渔网。

    四眼哭丧着脸,眼镜碎成蛛网状,两眼乌青的犹如国宝熊猫一般,嘴角破损处赫然还渗着血,他抬头扫视了一遍同公寓的众人,所有的委屈和愤怒瞬间释放了出来,一时难以自制的往海水里奔去,看样子好像要投海轻生。

    “糟糕!快拦住他……”萧彬原地一下蹦了起来,赶紧招呼大家拔腿追了过去,在一旁发呆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四眼,有话好好说,别特么动不动就玩自杀啊!”朱胖子抢先挡住四眼去路,伸手将他拦腰抱起,并大声劝慰道。

    “我被那小贱人忽悠了,她一见到我就不停的献殷勤,还招呼我到海宴酒楼去和她一起共进晚餐……”四眼两腿在空中乱蹬,嘴里放声哭闹道。

    朱胖子激动地一拍大腿:“她这么奔放?我靠,这种好事怎么轮不到我身上啊?快说说吃完饭之后呢?有没有去啪啪啪?”

    朱胖子还想继续探究细节,萧彬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就不能动脑子想想,啪啪啪能把四眼啪成这样?”

    四眼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沫,恶狠狠地道:“我才刚放下筷子没多久,包间外就冲进来一伙彪形大汉,拿出账单让我买单,可怜我幸幸苦苦攒的实习工资,把卡刷爆了也不够付账,于是他们将我拖到洗手间里痛打一顿,还拿走了我的身份证说要做抵押……”

    “我去,天价海鲜加饭托!”

    朱胖子终于醒悟过来,当即惊呼道。

    萧彬也是眉头紧锁,相比较自己被女神羞辱一顿,似乎四眼破财还挨打,惨烈程度远非自己可及。

    末了,众人只好对四眼好言相劝一番,东拼西凑地给了一些钱让他保障生活,最后集体去向度假村的管理公司滨海集团反映此事,希望上面能给四眼适当放几天假,并且请求警方介入调查。

    “多谢兄台仗义疏财!龙王爷已经得知我摆大宴助兴之事,他当众褒奖了我,并且准备把我往龙宫军方高层上提一提,兄台大恩,我刻骨铭心,以后上刀山下火海,单凭恩公一句话!”

    刚回到值班室,萧彬就收到了蟹将军的微信。

    被四眼的事情折腾到后半夜,萧彬也什么心思闲聊,随意客气了几句,准备打开电脑写最近观察的海洋监测数据,忽然,有件事情猛地一下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蟹将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岸上的事?”萧彬发消息问道。

    蟹将军的消息随后发来:“恩公莫开玩笑了,岸上之事在我们龙宫势力范围之外,我不过一方水军将领,焉敢插手?”

    “这样啊……”萧彬发了消息,继续道:“那我只好自己再费费神了。”

    “……”

    蟹将军那边沉默良久,随即发来一句话:“单凭恩公吩咐!”

    萧彬正用软件绘图,忽然听到手机一声蜂鸣,划开屏幕一看,他当即面露欣喜之色,手指按耐不住兴奋地输入道:“我想知道滨海市正元街消失的那家手机店是怎么回事?”

    “是,一会儿银袍使者出去的时候,我让他找附近的散仙朋友打探一下。”蟹将军十分恭敬地回了一句,随后便再无声息了。

    萧彬带着几分倦意看了看新买的手机,整件事看起来离奇荒诞,不过眼下他也只能试着去接受了。

    报告写到后半夜,萧彬实在是困的不行,本能地窝在椅子里沉沉睡去……

    谁料早上太阳刚爬出地平线,朱胖子就疯狂地在外面砸门了:“我草,都特么几点了你还在睡啊?今天滨海集团的技术总顾问陈老要下来给我们这些实习生做业务培训,要是碰巧被提问到某些高难度问题,恐怕会影响到我们这一届实习生转正啊!”

    听到朱胖子在门外的大喊大叫,萧彬也脑子里猛地一激灵,当即两腿一蹬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们现在是大四实习阶段,而滨海集团又是海事方面屈指可数的大公司,人人都想留下来,如果在陈老的业务培训上一个表现欠佳,搞不好就直接被踢出遴选的名单了,以后在度假村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是白搭。

    心念及此,萧彬赶紧拉开值班室的门,伙同朱胖子等人向度假村的多功能会议室奔去。

    时间还算充裕,众人赶到会议室的时候,陈老还没来。

    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拍着胸口,大大松了一口气,随即赶紧找了处位置坐下。

    谁料萧彬刚刚落座,他眼角的余光便瞥到夏美媛,还有此刻正坐在她身边大献殷勤的张冕。

    貌似是感觉到了萧彬的目光,夏美媛侧脸斜眼看了一眼萧彬:“屌丝果然猥琐,还敢偷窥你姑奶奶,不知你爸妈怎么生下你这么个玩意儿?还想来参加培训挣表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嘛!”

    前面的张冕也是一脸厌恶的扭头看了过来,口中不屑的道:“一群只知道玩游戏的废材,毕业了别说去滨海,恐怕去打渔也没人要!”

    萧彬两眼微微眯缝,双手将拳头攥的洛洛直响,面露铁青之色。

    一旁的朱胖子有些忍不了,刚准备撸胳膊挽袖子的动手,但是却被萧彬一把拦住了,他盯着夏美媛,后者被他的目光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一边扯着张冕的胳膊,一边骂道:“小赤佬!没钱就别学人家追女生,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口袋里有几个大子儿?”

    “对于你这种只知道依附男人的绿茶婊,我没什么可说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吧!”萧彬神情冷漠说道,每一个字都显的如此的铿锵有力,犹如扇在夏美媛脸上的巴掌一般。

    见状,夏美媛刚想跳脚撒泼漫骂,不料此时一个穿着背带裤,头戴礼帽,嘴叼烟斗的老学究夹着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

    “咳咳……诸位实习生,今天我想在业务培训开始之前摸摸你们的底,提点小问题,当然啦!要是答不上来,这肯定会对你们的实习考评有一定的影响!”

    陈老打开笔记本电脑,砸巴两口烟斗,和颜悦色的说道。

    萧彬几人则是正襟危坐地暗自祈祷,希望一会儿抽问题的时候千万别抽到自己。

    “一群笨蛋,等着一会儿被抽起来出糗吧!反正你们也进不了滨海集团!”前排和夏美媛紧挨在一块儿的张冕颇为不屑的朝着萧彬几人一瞥,随即出声讥讽道。

    “咦!这位小伙子,我看你在下面如此活跃,是想踊跃抢答吗?”听到张冕说小话的陈老手握烟斗,满脸含笑地朝这边度步而来。

    张冕面色一凛,慌忙起身应道:“这个……陈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