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新囚犯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7:10本章字数:2951字

    千丈高墙、镭射检测电子眼、黑暗107镇压部队、无形禁罩……

    这个地方,叫无尽黑狱。

    黑狱中,困押着当今宇宙星际中各式各样的罪犯和叛军,其中龙蛇混杂,即使是随便挑一个出来,也是惊动一方的凶恶人物。

    而在黑狱中,有那么一间独立的A120牢房。

    那牢房就像是一个禁地,没有人敢轻易踏足,就算是监狱守护者和狱卒,也是十分忌惮。里面,住着一个青年,有着一道令人提起都发颤心惊的名字——姬龙。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被囚禁在无尽黑狱。

    人们只知道,这个人,绝对不能招惹!

    因为一旦触怒了这位,下场很可能就是惨不如死。

    但今天,偏就有个不怕死的新囚犯,去触这个霉头。

    这人约是四十来岁,长了一把扎手的络腮胡,满脸的苍白,双眼呆滞,像是个疯子。

    他抽搐着脸,半瘸着一条腿,缓缓摸到了A120牢房,而当他第一条腿迈进了牢门,外面几乎所有的老囚犯们都停下了动作,眼睛直勾勾地盯了过来。眼神里,那是交集着恐惧和幸灾乐祸。

    与此同时,牢房里一条年轻有力的身影缓缓站起,伴随着绽放的,是一双迸发着异彩的鹰眼狼瞳。

    此人,正是姬龙。

    “我讨厌人打扰我!滚出去,要不然,死!”

    姬龙冷漠地看着“疯子”一步步迈进,手里兀地多出一把利刀,断然喝道。

    “杀了他!”

    “姬龙,杀了他!”

    “血!血!血!姬龙又要染血了!”

    利刀一出,牢房外的囚犯们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个个眼睛通红,犹如蚁群一般哗哗地围拢过来,似乎要见证一场血花盛放。

    一浪盖过一浪的喊杀声扑来,但那“疯子”半点不为所动,依然跨步而进。

    被称为姬龙的年轻男子眼色沉了沉,手里利刀升旗般徐徐一侧,低声道:“机会我给了,只是你没争取!”

    “咻!”

    说话间,姬龙脚下一动,身形快得令人难以置信,银色锋芒瞬息而至,眼见就要给“疯子”来个尸首两断,但就在此时——从“疯子”嘴里吐出的一句沙哑的话语,硬生生地让姬龙整个人停滞下来:

    “江山一易老将催,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不?”

    话语如惊雷,隆隆地轰炸在姬龙的脑海里。

    “吭啷啷啷啷……”

    在这个紧握住武器等于紧握住自己性命的星际监狱里,第一次,姬龙手中的利刀铿然落地。

    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被誉为血染之王的姬龙居然掉了利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大意?根本不可能啊!

    只见姬龙脸上青白交加,倒退数步,连一眼都没看掉在地上的利刃,只是颤声道:“终究还是要来?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很好!很好!”

    说到最后,姬龙不怒反笑,咬牙嘎嘎直响,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表情木讷的“疯子”。

    “他们派你来干什么!?”姬龙喝道。

    然而“疯子”却如同木头人地继续重复着那句话:“江山一易老将催,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不?”

    姬龙皱了皱眉,开始沉默下来,眼里涌起一阵思索之色。

    那“疯子”得不到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摇了摇头,动作生硬地转身想要离去。

    望着“疯子”笨拙的背影,姬龙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黯然神伤地低下了头,以往的种种往事好似潮水地涌上脑海里,历历在目,点点难忘。

    那是,一段沉痛的故事。

    那是,一段说不出的辛酸。

    突然,姬龙拳头猛地握紧了,紧得连一根针都放不进去,同时急急抬头高声道:“埋骨遥赎降龙罪。”

    诗声荡荡而传,落入耳中,只见那“疯子”身躯豁然一震,整个人气质大变,像是一把脱了铁锈的宝剑,原本浑噩的双眼射出慑人光彩,一个大步,便来到了姬龙身前。

    “参见少将军!”疯子对着姬龙就是跪拜施礼。

    姬龙俯视着这个以往素未谋面的人,道:“你是那老顽固的部下?”

    “正是老将军的随身护卫,我叫……”

    疯子正要报名,却被姬龙摆了摆手,开口打断:“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说吧!老顽固派你来想干什么。”

    疯子闻言,脸色有所变动,他扭头望了望牢房铁栏外的那群充满疑惑的老囚犯们,压低声音道:“暗星虫洞已二次出世,老将军想您出狱夺星。”

    暗星虫洞!

    一道古老而深藏秘密的名字!

    “休想!莫说我如今散尽功力,脑识受锢,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就算我恢复当年巅峰境界,我也绝不帮那老顽固夺暗星魂洞!”

    不知为何,一听到“暗星魂洞”这个名字,姬龙便大受刺激,怒焰升腾,疾言厉色地道:“你走!你走!我宁愿一辈子困死在这个鬼地方,也不会重蹈覆辙!”

    似乎早已料到姬龙的剧烈反应,疯子垂眉长叹一声,道:“暗星魂洞干系甚大,老将军希望你记得两句宏愿诗,希望你记得死去的那些烈龙军团弟兄们。”

    “住嘴!你给我住嘴!”

    姬龙怒道:“你们没资格跟我说这种话,若不是当年你们擅断后路,自保求全,我的烈龙军团会全军覆没?我会沦落到散尽功体,伪装成普通囚犯在这鬼地方一蹲就是数不尽的日子?”

    “老将军知道你的痛苦,但眼下局势不容乐观,魂族与神族联合出军,我们已经沦陷了数十个银河系,如果再让魂族取回暗星虫洞,那么我人族就要……”

    说到这里,疯子声音都哽住了,眼中雪花烁烁,泪水纵横。

    姬龙一听,也是一愣,随之的是良久不语。吾族疆土,真的已经沦陷了长城?

    沉寂,久久的沉寂。

    “无尽黑狱守卫森然,监控严密,而我功体能量散尽,空如废人,要逃出去恐怕难如登天。”打破沉寂的,是姬龙。他的语气,平静如水。

    疯子咧嘴一笑,心知姬龙主意已改,当即慢吞吞地坐在地上,欣慰道:“老将军已安排好一切。”

    哦?

    姬龙眉头拧成一团麻绳,他深知老顽固计谋通天,但要在邪恶异能者的大本营里的一个重型监狱里救人出来,那还是儿戏之说。

    就见疯子眸子深处掠过一丝决意,把手高高一举,五指如爪,竟然反向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胸口处。

    耳轮中就听一声“咔嚓”,顿时鲜血飞溅,一颗红通通甚至还会跳动的东西赫然被疯子挖了出来。

    “你!”

    姬龙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疯子会刹那间挖出了自己的心脏来。

    疯子面色惨白如纸,缓缓将那血淋淋的心脏递了过来,道:“少将军,我有个女儿,在阿莎玛星球上住着,我一直没尽到父亲的责任,希望你……”

    姬龙呆呆地接过了这颗沉甸甸的心脏,一时之间,竟半句话也说不出。

    忽地,姬龙只觉手上传来一股不寻常但却熟悉无比的波动……

    “这是……”姬龙一下子惊醒过来:“天启石能量?”

    天启石,是催化人体基因进化,以及解开脑识限制的重要之物!

    籍此,人类方可自强不息,挖掘出自身无穷潜力,练成一种种强大秘术和异能,在这浩瀚宇宙的残酷争斗中生存下来。

    姬龙本是人类强者的顶尖份子,但因战争失利,遭百万魂军围杀,才迫得不已散功自保,后来被困在无尽黑狱,能量日渐干涸,一身横强异能竟无用武之地,连这监狱也破不出去!

    如今,眼前这颗心脏,赫赫然就是姬龙日盼夜望的天启石!

    沉思片刻,姬龙全都明白了。

    疯子接受了人工改造,废除自己一身异能,借助科技,再选中天启石形态各异的特性,凝功于心,造就了一颗“天启石心脏”!

    但也因此,疯子心智失灵,频近精神崩溃,若不是心心念念人族安危,谨记两句宏愿诗,恐怕未混得进来无尽黑狱,便已走火入魔而死。

    “少将军,我命陨此不足一惜,倒是人族兴亡此责,劳你一肩担起了。”疯子身上生机渐逝,双眼也慢慢空洞起来。

    姬龙心一紧,纵有千言万语道不尽,立步一个高级敬礼,再问:“你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叶思璇。”疯子笑了笑,身子晃了几下,悠悠如一座大山倒下,砰一声摔落在地。

    死了!

    姬龙沉默半晌,眼神逐渐凌厉起来,大嘴一张,咕噜一口将整个血淋淋的心脏吞下,随即……一股无可匹敌的恐怖力量卷席全场!

    是日,被称为“铜墙铁壁碉堡牢”的无尽黑狱,爆发出一场史无前例的暴乱!

    其中,有一人连杀二十七名监狱重型守卫者,染血如凰般,冲破了监狱大门,消失在星际群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