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冲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1:56本章字数:2015字

    说话的是魁梧男子身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男子,那男子趾高气扬,脖子上带着名贵的象牙项链,手腕上也带着名贵的古玉,整个人的头颅差点没有翘到天上去。

    “野人﹖!你知不知道,若是在以前,你说出这句话之后,你已经是一个死人。”林谦缓缓开口。

    “你个山野村夫,竟敢口出狂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就是这方圆三千里,将级部落落日部落族长的儿子的远方表哥马爷。”尖嘴猴腮的男子勃然大怒。

    他是一个知名人物,有头有脸的存在,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山野村夫敢威胁他。

    这无疑对于他来说,这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他是马爷,整个将级部落都可以横着走。

    “原来是一个狗仗人势的家伙,你那么大的派头,搞得我还以为你是落日部落的老大。”林谦不屑一笑。

    刚刚他还以为这个所谓的马爷要说他是少族长,没有想到,原来是一个少族长的狗,听了这所谓的马爷说了这么多。

    林谦也算是明白了,那就是这波人来自落日部落,那个身披虎皮,看起来很是狂野的男子,想来就是那落日部落的少族长。

    燕国国土广阔,有游牧民族也有农耕民族,这与妖族接壤的地方,大多都是游牧民族。

    而为了方便管理,就建立部落,部落分为三个等级,一是血部,二是兵部,三是将部,就相当于县,州,道。

    也就是说这个将级部落的少族长,就相当于一个道的巡抚的儿子,而且这游牧部落没有燕王派下来的人,族长的权威可以说是最大。

    在这样的边关,一个将级部落的族长简直就是相当于一个土皇帝,而且很多部落不过是因为妖族强大,才不得不向大燕称臣的。

    在这样的边关,甚至就算林谦报出自己的身份,都没有多大的用处,甚至可能还会遭到不测。

    “无知野人,你是在找死。”马爷脸色铁青。

    他原本以为自己报出名号之后,这个小子就会收敛一点,可是他哪里会想到,他报出名号之后。

    非但没有将林谦给吓到,反而是让林谦给嘲弄了一番。

    马爷是虽然是落日部少族长的表哥,不过却只是一条狗而已,这他自己心里面很清楚,一般的时候,,没有人会说出来,今日被林谦戳穿,让他脸面很挂不住。

    须知他这样的走狗,最在意的就是面子,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吹捧他,今日遇上一个山野村夫敢冒犯他,他的心里已经判了林谦死刑。

    “你要多少聚气丹才肯卖,只要你开口,我石破天就答应你。”

    身披兽皮,身上有一种狂野气息的男子说话了,他挥手阻止马爷继续废话,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等待林谦出价。

    林谦淡然一笑,没有想到,他堂堂大燕太子,也会有今天,被人看轻的一天,要知道他乃是太子,这个人不过是一个少族长。

    两人的差距不能够用道里来计算,须知大燕黑棋招招亿万里山河,这个少族长所统辖的地方不过数千里,两人的身份就是一个是土财主一个是皇帝。

    所以他才想笑,古代曾经有一个叫夜郎的小王国,问一位武道大帝的疆土有没有他的国家大,被人嘲笑,称之为夜郎自大。

    现在这个身披兽皮的男子,做的事情,就是数十万年前,那个傻子国王做的事情。

    “既然你一定要这个猎物,我不给你也算是过不去,我就要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你看如何。”

    林谦双手环胸,脸上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看着石破天。

    石破天在听到林谦这样的话之后,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

    一开始,他志得意满,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模样,在他看来一个野小子,在面对这样的诱惑的时候,一定是满口答应,双眼放光。

    要是以前,他根本就不会跟林谦废话太多,直接就是动手抢了林谦的猎物,不过今日有美人一起,他不好表现得太过粗犷。

    但是林谦的话,直接就是让他到了爆发的边缘,这个跟他一起的美人,是战天部落族长的女儿,与他有过婚约。

    林谦这样无异于想要给他带绿帽子,这是完全在挑战他的底线。

    “小儿,你可知道他是本少族长的未婚妻。”石破天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怒气。

    林谦发现,在石破天说出这句话之后,那个绝美而又有些柔弱的少女眼中闪过一种无奈的感觉。

    身为太子的他,立刻就判断出,这多半是一场政治联姻,那个少女想来,是被逼无奈吧。

    “抱歉,我不知道这位美人就是你的未婚妻,我给你一个建议,你以后跟这位美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就在你身上写几个大字,就写跟我一起的美女是我的未婚妻,因为你们两个人的组合,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让人一看就难以想象你们是一对的。”

    林谦收敛笑意,一本正经,对着那个家伙提出建议。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石破天的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青,完全就是一副,立刻就要爆发的模样。

    “小杂种,你怎么说话的,你是找死吗,赵灵儿姑娘与我们少族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滚过来给我们少族长磕头认错,还可以饶你一死。”

    马爷居高临下的看着林谦,他那副模样,仿佛是在训斥下人一般。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要低调些好,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这样狂妄,很有可能会直接惹到你惹不起的大人物,然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谦淡淡道。

    现在的林谦经历过生死,早就将很多看淡,要是以前,他在听到这个家伙,说他是小杂种,一定会直接怒而击杀这个马爷的。

    不过现在的林谦沉稳了很多,有一种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姿态,那些时光让他成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