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青蛟寨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1:57本章字数:2018字

    三日之后,林谦来到一处大寨之前,这个大寨子,很是巨大,占地极广,寨外有数十士兵戍守,个个身材高大,披着兽皮,手持长剑,有一股凶煞之气。

    这样的精气神让林谦感觉到折服,因为光看这气势,都知道这绝对是精锐之师,是血与火之中历练的军队。

    青蛟寨虽然是一个无名之小寨,不过却是一个有些实力的寨。

    大燕帝国之中,有许多地方,对抗王化,占据山头,想要自立为王,很多都是在建立山寨,做土皇帝,此地就是其中的一个。

    本来林谦不想与这样的山寨打交道,不过此山寨是进入京城的必经之地,所以林谦不得不来到这个山寨。

    一般而言,山寨并非是那样的无恶不作,只要交出足够的财物,是可以顺利通过的。

    “来人止步,要过此寨,必须先交出一瓶聚气散,否则不能够通过。”

    就在林谦刚刚走到寨门口,一道粗鲁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侍卫走到林谦的面前,拦住林谦的路。

    这个侍卫脸上有个刀疤,他的实力算得上是强大,足足具有冲虚境三重天的实力,他看到林谦表现出来的实力是冲虚境三重天的时候,就不是很重视林谦。

    林谦看到这个侍卫来找他索要聚气散,心里虽然有些不快。

    他乃是堂堂大燕太子,未来大燕国的主人,而在自己的土地之上,还要被人勒索,这让他自然是有些不愿意。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找事的时候,这个寨子,屹立多年,必然是有几个强者,否则不可能存在这么久。

    要是没有一两个强者,这个山寨这样的收取费用,早就是被人给直接连根拔起。

    所以林谦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却是不想因为一瓶聚气散,而招惹出大麻烦,这绝对是他不想看到的。

    “给,这是一瓶聚气散,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林谦很快拿出一个储物袋,从里面拿出一瓶聚气散,给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眼神的余光刚好看到林谦的储物袋之中有很多的聚气散,顿时就是心里面十分之火热。

    他一开始看林谦身上还有些脏兮兮的,就以为林谦是一个穷光蛋,所以就只喊出了一瓶聚气散。

    不过现在他突然之间发现林谦是一个富豪之后,他的想法都直接变了,他生出了贪婪之心。

    在他看来林谦不会是一个冲虚境三重天的存在,一定不敢拒绝于他。

    他有那个底气,因为他的身后可是整个青蛟寨,他心里认为就算借给林谦一百个胆子,林谦不答应他。

    所以,他在想了一会之后,就决定痛宰林谦一番。

    要知道他这样的侍卫,一个月也就一瓶聚气散,所以他现在看到林谦这么富有之后,已经将林谦当成是一个肥羊。

    林谦给了一瓶聚气散之后,就准备直接走入城中,可哪里想到,这个侍卫却又拦住了他。

    “聚气散我也给了,你现在还拦着我,到底是何用意。”林谦质问。

    “一瓶怎么够呢,至少十瓶。”侍卫狮子大开口。

    听到刀疤侍卫的话,林谦有些反感,因为这个侍卫,简直就是有些可恶,这显然是要痛宰他的节奏。

    “你的意思就是要勒索我是吧,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勒索我。”林谦开口。

    “小子,拿钱免灾,你可知道和你说话的兄弟是什么人,他乃是我们青蛟寨三当家的一个远房表亲。”

    “没有让你全部拿出来,就已经算是对你的恩赐,你还不领情,小心我们这位兄弟一怒之下,直接对你进行杀人夺财。”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是不识时务,小心等会小命不保。”

    看到林谦不愿意拿出自己的聚气散,一个个的侍卫都是出言让林谦识时务,不要得罪于刀疤侍卫。

    林谦对于这些人的话,完全就是不可置否,要是这个刀疤一开始让他拿十瓶,他也会拿出来,不过现在才让他拿,他就不会拿。

    因为一开始,让他拿十瓶,那么说明这是规定,而现在让他拿出十瓶,则是可以看出,是那个刀疤想要贪图他的聚气散。

    林谦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之人,若是有人欺压于他,那他就直接一巴掌甩回去。

    这个家伙竟然敢将主意打到他林谦的身上,那么林谦就一定会让这个家伙后悔的,而且要让这个家伙为自己的愚蠢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呵呵,想勒索我,估计你们找错人了,我林谦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存在,谁要是想宰割我,那就要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林谦说话之间有一种大气魄,现在的他,战力已经可以无惧真元境三重天以下的存在,所以他没有必要忍气吞声。

    若是这个青蛟寨的人一定要难为他,那么林谦绝对是不会介意,直接动手将青蛟寨杀得个人仰马翻的。

    “小子,还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有血性的人,不过没有实力,你的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甚至我直接就可以解决了你,然后将你所有的聚气散都给收入囊中。”刀疤侍卫不屑一笑。

    “愚昧无知,小子,不识趣最后只会是害死你自己。”

    “一个傻子而已,这样的硬骨头,这些年下来,我们也杀了不少,此人不过也是白骨之中的一个罢了。”

    “不要一下子将这个家伙给杀死,竟然这个家伙骨头硬,有些骨气,那么我们就不妨跟他玩玩,什么一百八十大酷刑都向这个家伙身上招呼,让此人明白得罪我们的后果。”

    一群侍卫露出了残忍的笑,他们本是匪类,完全不会跟人讲道理,只要他们觉得合适,就可以做。

    这些人不知道手里染了多少血,今日他们见林谦竟然敢反抗他们,就生出了要玩玩林谦的心思。

    而林谦则是冷笑,现在到底是谁玩谁,还不知道呢,而且在他手里面,这几个家伙,他要灭杀,简直就是只需要在反掌之间,可以说是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