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无敌之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1:57本章字数:2010字

    此刻的林谦具有了一种无敌之姿,有一种被上古大能附体的感觉,那种气势深沉若神狱,让人不敢与之对抗。

    更为关键的是他身上有一种天道的气息,这更是让人发自内心的战栗,不敢生出一点与之抗衡的心态。

    他仿佛是化身神魔,成为盖世魔主一般,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绝对不会有半点的意外。

    林谦俯视苍生,一步步走向那铁甲男子,他的动作不紧不慢,但是他每一步落下,都会使得众人生出一种大畏惧。

    特别是那个铁甲男子,看到林谦向他一步步走去,更是可以说是心里惶恐到极致。

    虽然现在林谦的气势已经消失,可刚刚的那一瞬间,已经将他的心理防线给打崩,让他根本就不敢生出与林谦对抗的心思。

    这还是恐怖,也很是骇人,甚至是让人有了一种惊惧,在现在的铁甲男子心里,林谦已经是不可战胜的。

    他在怀疑林谦是不是某个隐藏极深的老怪,修炼至少上千年,就算是这样,也是无法解释林谦身上的那种恐怖气势的。

    “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恕罪,给我一次机会,下一次,小的看到您,一定是躲得远远的。”

    铁甲男子怕了,他是从里有了一种恐惧,刚刚林谦发威,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他从心里已经是认为林谦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老怪,实力恐怖无边,而他那点实力在林谦的面前,就跟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是的,这样的实力简直就是骇人,林谦有了一种无敌之姿,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那是蝼蚁对神灵般的敬畏。

    其他的人,也是一脸敬畏的看着林谦,因为林谦简直就是宛若是一个神明一般,恐怖无比,实力强大到让人惊骇。

    特别是林谦身上竟然是具有了一种天道的气息,那更是让那些家伙,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大恐怖。

    天道以苍生为刍狗,苍生不过是天道养的刍狗而已,何人敢与天道做对,何人敢与林谦做对,要是敢与林谦做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时候的林谦就像是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一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钦差大臣代表的皇帝,他要杀谁,谁就要痛快领死。

    无人敢反抗,因为反抗不但没有任何的出路,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此乃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此刻的林谦代表天道,万物只是天道的刍狗,林谦要谁亡,那人不敢不亡,不亡天降神雷而击之,降灾难加其身,轮回万世为畜生。

    天道苍茫,堂皇浩大,镇压一切,以霸道斩妖邪,以王道治苍生。

    敢于反抗天道的就是妖邪就是异类,林谦秉持天意,当以雷霆手段斩之,从肉体上将之消灭,顺着天道者,则是善类,林谦秉持天意,当给他们一个太平盛世。

    “老贼,你为匪多年,不知手染多少生灵血,不知谋人多少财,你本该死,奈何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有慈悲之心,所以某只废你丹田,让你用你的余生来悔过。”

    林谦面色肃穆,十分之庄重与威严,真的是有一种秉持天道的姿态,他走到铁甲男子的身前,猛然出击,直接击向铁甲男子的丹田。

    “前辈且慢动手!”

    就在这时,一道干涩而又沧桑的声音,阻止林谦出手,不过林谦却没有为之动摇,一掌直接重重的击在那铁甲男子身上,一瞬间就废掉了那个铁甲男子。

    “我牛长生竟然成了一个废人﹖咳咳!我十岁修炼,三十岁进入真元境,改名牛长生,就是希望有一日能够得道长生,今日这一切都化成了泡影。”

    铁甲男子牛长生,仿佛跟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心里很是怅然,面露悲凉之色。

    林谦听到这话,心里有些感触,当年他差点成为废物,那种痛苦,他是明白的,此人为匪,必然是因为出身贫寒的缘故。

    修炼一途,需要打量的资源,一个贫寒的家庭,一辈子挣的钱财都不过只能够买上五六瓶聚气散。

    此人出生卑微,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经历的生死磨难必然不少,杀人越货也是有可能会被反杀的。

    这铁甲男子的状态就跟一个好不容易高中秀才,然后从知县做到二品大员的读书人,突然之间被贬为平民一样。

    不过这又如何,此人多行不法之事,林谦身为燕国太子,更加之秉持天道,于情于理都应该解决掉此人。

    天下因此类枭雄而乱,林谦秉持天道,将来还要执掌社稷,当削平天下,横扫四合八荒,血屠妖族,诛灭异类。

    等击穿了那个铁甲男子的丹田之后,林谦才回头去,看到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穿着布衣,一头白发的老者正在看着他。

    当第一眼看到这个老者的时候,林谦就感觉到有些不妙,因为这个老者的实力很强大,修为至少在真元境七重天。

    要是面对一个真元境五重天的存在,林谦还有机会生还,可是面对如此之强势的存在,他简直就是没有资格与之叫板。

    此人太过强大,也太过恐怖,实力已经是到了一种不可测的地步,这样的修为,让人惊骇。

    刚刚林谦没有选择击杀铁甲男子,就是担心,这青蛟寨有恐怖的强者,现在看来还真是有恐怖的强者。

    此人刚刚叫自己前辈,看来很有可能是误会了,将自己当成了某一个前辈高人。

    想到这里,林谦就将自己心里面的恐惧全部压制下去,现在一个个的将他当成了前辈高人,那他还怕什么。

    这个时候就不能够自乱阵脚,就要稳住,随便扯虎皮拉大旗。

    想到这里,林谦就镇定了很多,而且他打算主动出击,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小辈,老祖我办事,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难道是想老祖我一怒之下,一巴掌将你这个破寨子,拍成碎屑吗。”林谦板着脸,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