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又遇恶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1:58本章字数:2007字

    血色弥漫,极其难闻的血腥侵袭空气之中,血花在这黑袍的身上溅起之时,林谦身形一退,一拳直接打破了那黑袍的胸膛,手心之中握住的是那黑袍的心脏。

    出手的刹那,速度极快,让人难以用肉眼捕捉到林谦出拳的轨迹。

    不过就是一拳的力量,就足以震慑黑袍,即便是他跪下求饶,即便是他抱着林谦的双腿,他也不会原谅他那懦弱的行为!

    弱肉强食是这大陆的道理,是这大陆上那每一个人都极其遵守的四字,谁的拳头赢,谁说话声就大,谁就更有发言权,也更能够决定弱者的力量。

    他现在还不是强者,但也不是弱者,至少眼前的这个黑袍就不是他的对手!

    “噗!”清脆的响着带着血花喷溅而起,在他的手心之中,那粘稠的鲜血暴烈开来时,黑袍面色惨白,直挺挺的身躯微微朝下时,林谦手一收回,尸身重重的躺在地上。

    解决了黑袍,林谦的心中没有多少的仁慈之心,在这世上,至少从他出生记事后就已经知道了这大陆的生存法则,如果他不厉害,如果他不强硬,那倒在地上的就一定是他!

    “哼,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想要拿我的命,你还是太嫩了!”姜辰看着地上那面色逐渐苍白的面庞,有些可笑一声,“死得其所,也算你罪有应得!”

    上天眷顾着他,使得他达到了真元境二重的实力,这也让他有了能够翻身的力量,若不是这黑袍一直追杀着他,他也不会因此而因祸得福。

    深深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尸体,林谦抬起头,走了两步时直接击杀周武,来到宁青青的身旁说道“姑娘就此别过。”

    说完他策马奔腾极速离去。

    半个时辰后,林谦来到了一处小山村前面。

    一声尖利凄惨的痛喊声传到了他的耳畔处,群鸟惊飞,树叶悉悉落下。

    “救命啊,有人,有人要非礼我,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啊!有没有人救救我!”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林谦第一时间立马判断道,可他还没有听清时,又是一声极其嚣张却又似享受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处久久回荡着,或许因为枫林树叶极多,那声音所扩散而出,在这树林之中形成了一个特有的回声,震动了起来。

    “你喊啊,你倒是喊啊,今天让小爷周彪遇到了,就让小爷好好快活快活,哈哈哈!老子的叔叔是天南关之主。”

    听到这个声音,林谦面色一冷,天南关之主真是可恶,儿子这样,侄子也这样。

    今天,在他真元境二重之时遇见了,哪里还有这小子活命的机会!

    周彪,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我林谦就把名字倒过来写给你看!转过身,面向身后枫叶林的同时,他身形一动,迅速的冲了过去,或许是步入了真元境二重实力的缘故,奔跑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许多,至少身旁之景在他眼中不过的刹那的烟火一瞬。

    停靠在一个较为粗壮的树前,林谦停了下来,他静静的依在一棵树旁,耳畔处仔细辨听着先前周彪以及那女子所呼喊之声,虽回声之久,可他两声下来,也难以确定其准确的方位。

    “周彪,周彪,你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盯上我!”女子优柔的声音带着哭腔。

    “嘿嘿,嘿嘿嘿,谁让你长得好看的,爷今天就让你快活快活,别动,你可千万不要动啊!”周彪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一次,林谦是听清楚了,他身形一纵,连续跳过了三棵巨大的枫树后,缓缓停靠在一个枝头旁,手指拿开眼前遮挡其视线的枝干,凝望着树干底下,那一脸带着奸邪之笑的青年男子。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周彪,

    因为是城主府的人,所以跟着他的人非常的多,光光就是下人就已经一个手数不过来,每一个下人都有着冲虚境的实力,可以随时保护着他。

    也恰恰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把那些强势宗门里的天才子弟放在眼里,仅仅就凭借着他叔叔这一个关系,就足以让很多人都远离他。

    但是林谦却不会,他永远都记着,在他的心里他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在周彪的身下,一个曼妙身材的女子正极力的挣扎着,她的上半身衣服在周彪极其用力的撕扯下,已经露出了大片的雪白,可那贝齿轻咬时,嘴角处因用力过大,所咬出来的血丝让林谦心中一痛。

    可以想象,在周彪这小子的手里不知被糟蹋了多少的女子!而当他把目光所那女子的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时,他的双眼眯了起来,虽然距离较远,可也能够感觉的到,那男子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息正是冲虚境实力!

    而他已经是真元境了!冲虚境和真元境之间是有着较大的差距,可这差距却丝毫影响不了他!

    身形一跃而下,极快的身影在落地的刹那,激起了不少的叶片。

    剧烈的响动惊动了身旁的侍卫,也同样惊动了正一脸享受不停的撕扯着女子衣服的周彪。

    那一脸极其不爽的样子让林谦的拳头慢慢握起,他正要大步上前时,那侍卫迅速的来到了周彪的身旁,将他护在了身后,极其谨慎的眼神凝望着他。

    “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又遇到城主府的人,看样子你和我还真是有缘分啊。”林谦笑了一声道。

    周彪哼了一声,眼神极其不屑的凝望着林谦:“我还以为是谁呢?是哪个废物啊?怎么,小爷我今天的爽事,你也要进来插一脚吗?你就不怕自己的小命不保吗?”

    在周彪身下死死挣扎却也无力的女子着急的看向了林谦,眼神之中仿佛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般而放射出了希望的神情,那泪花自其面庞处滚滚而落时,可以看到原本清秀的面庞。

    一双被抓痕所伤的皓腕有些无力的抓着那布条,“救救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