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 柳含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2:03本章字数:2020字

    “林谦...你...你要是敢杀了我的话,有人是不会放过你的!”白袍长老握住林谦的手臂挣扎了起来,苍老的面庞因窒息而通红了起来,布满血丝的双眸微微上翻,似要将体内残存不多的氧气即将耗光。

    林谦冷冷一笑,面色虽苍白,但眼眸之中的威严毫不减弱,“是吗?但是你可别忘了,我林谦什么都不怕,生死历练,逃亡都经历过了,还怕什么!”

    白袍老者双目突出,身躯剧烈的颤抖,一手略微抬起时,硬是从体内挤出了一丝灵力打在了林谦的身上。

    只是可惜,蝼蚁之力难以撼动整个大树。

    何况还是林谦如此强悍之人,三大老者,一个城主,和城主之子都没有撼动于他。这偌大的城主府更是没有一个人是他的敌手。

    眼看着这白袍老者即将奄奄一息,陨落在此,黑袍老者强行的从生命之中挤出了一丝力量,支撑着瘦弱的身躯站了起来,略微晃动着,若不是有着身后石柱,他早已倒了下来。

    “老了,真是老了,想当初我们几个老家伙年轻的时候,有哪个人敢惹我们,有谁敢动我们?”黑袍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放下怀中一具冰凉的尸体,他随即站起身,神色之中满是对死亡的不屑,轻步上前,便是来到了林谦的正前方。

    林谦微微眯起双眸,他缓步上前,左手轻轻一动,一股清脆的骨骼声响起,那白袍老者的双手刚想抬起刹那的垂在了身侧。

    脖颈骨骼断裂,即便有着血脉,有着筋脉尚未被毁,但生命在骨髓碎裂之时,也消散而去。

    轻易的宰杀两大老者,林谦的面色不变,眼前的黑袍老者眸中越发的通红,那如同杀猪般的嚎叫之声冲天而起,使得四周本无人烟之地莫名的多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我去,这城主府的三大老者都被这小子给打死了。”

    “还好,还好,千万不要出声,可不要让他发现我们,不然可就死定了。”

    “这么厉害,要是我有他一半厉害的话,我就不用一直躲在这里了!”

    细小的声音在这些草丛之中慢慢传了开来,虽距离林谦较远,可达到金胎境的他全部都听到了,目光扫向身后的草丛时,不屑的冷笑一声。

    实力不济却还要强行的送死,就和那城主府的挑衅之人一样,不堪之用。

    林谦随手一扔,白袍长老的身躯犹如炮弹一般撞入身旁的岩石,飞溅的石块尽数坠在其身上,没有一滴鲜血,也没有一声痛嚎的惨叫。

    顷刻之间,就已经有两大老者的命在他的手中,这偌大的城主府也只剩下这黑袍老者还活着。

    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体内丹田的灵力,目光如同剑锋一般直射在黑袍长老的身上,“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了,你是自尽,还是我来动手?”

    黑袍长老笑了一声,他虽实力不如林谦强,可自身那傲慢感是林谦所没有的。

    “想要我死,除非你来拿啊!”黑袍长老不再做任何的反抗。

    林谦微微皱眉,他身形一动,已是来到了这黑袍长老的身前,一手抬起,瞬间的折断了黑袍长老的脖颈,清脆的骨骼之声与先前白袍长老一样,没有发出一点痛苦之声。

    随手一扔,林谦拍了拍手,双掌中的灵力快速的消散而去,体内的灵力绕着周天一圈,在他身上散发着阵阵青色的光芒。

    灭了城主府,一身轻松的林谦正想离开此地时,在他的后方,一股强悍的灵力波动侵袭而来,使得他面容一僵,脖子机械式的慢慢转了过来。

    他看着远处,看着那森林之中,一道白色的光芒朝着他飞来时,眼神微眯而起,身上的气息骤然凝滞。

    “来者是谁?”林谦警惕道。

    白光消散,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青年弟子微微一笑着,“在下柳含烟,路过此地时,见你身上一股杀气腾腾,特来看一眼,不曾想来晚一步,竟让你一下杀了三个老者,真是罪孽深重啊!”

    “柳含烟?这名字倒是不错,只是,你可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死吗?”林谦故装微笑。

    柳含烟微微皱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我只看到了你,竟然敢在我的面前杀人,而且还是杀了城主府的三大长老,这一笔账,你可偿还不起!”

    林谦冷笑一声,突然出现的一人,让他略微惊疑了起来,不过,看其周身的灵力波动也不过为金胎境。

    同境界之人,他还从没有失手过,更没有服输过,要知道,那三大长老以及城主都死在了他的手里,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横,既然你不听我所言,那就没有什么好讲的了,既然你想要做这个出头鸟,那来啊!可不要让我把你给看扁了!”林谦笑了一声。

    柳含烟面色越发的冷淡,眼前的这人明显没有了任何可以言语的道理,何况杀人成狂者,虽有原因,但是死有余辜!

    “你叫什么名字?”柳含烟沉声道。

    林谦笑了一声,一手抬起时,摇了摇,“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我出手,我们之间已没有做朋友的可能,即便是对手,那也没有理由知道我的名字!”

    “可笑!”

    柳含烟慢步上前,每一步踩在大地上时都极重,脚下澎湃的灵力急涌之时,他脸色更是阴寒了下来,“不管你是谁?今天遇到我柳含烟算你倒霉!”

    林谦慢步退后,现在的他只有一半的灵力,打不打的过还只是一个问题。

    何况眼前的这人身上有着金胎境的境界,若是真的打起来也未必会赢。

    很有可能,还真的会栽在这个小子的手里。

    一想到这,林谦苦苦一笑,也只能怨他和三个老者玩的太久,反而将灵力大半的耗光,否则的话,这一战,他根本不用惧怕。

    看着身后茂密的树林,似乎有了主意,林谦回过头,“既然你想要杀我,那就来啊,等你什么时候抓到了我,我就任由你处置!”

    “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