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章 夜有偷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2:03本章字数:2036字

    夜幕降临,整个小镇越发的热闹起来,店铺大开,吆喝之声随即而起,那些猎杀小队相比较于白天多了许多,一个个面目狰狞,刀疤更是触目惊心的在他们身上,似乎在诉说着曾经进入落入森林时,与那些妖兽相互厮杀的惨烈状景。

    夜晚的落日森林外圈更加的危险,天色极黑,在这较大的树林内,一个个夜行的妖兽正咧开口中的尖牙四处觅食着,强的妖兽总会吞噬弱小的妖兽来壮大自己。

    而选择在这种时候进入森林厮杀妖兽,也必然是有着强悍的实力作为保证,否则,即便是买再多的药材,买再多的疗伤药,也无济于事。

    林谦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眼前木盒之中的内丹全部消失不见,化成了灵力融入了他的身体中,那一股股源源不断的灵力波动自他周身扩散而出,使得他有些想要呐喊一声。

    只是他没有喊出来,而是站起身活动活动自己的筋骨,看着躺在床上依然熟睡的柳含烟,林谦笑了一声,在这修炼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人来偷袭他们,这反而让他有些稀奇了起来。

    更加让他稀奇的是,屋外的吆喝声虽多,可那些越来越强的修行者反而选择在这个时候组成猎杀小队,可他们的目光却时不时的盯向自己。

    林谦微微皱眉,“看样子,越来越有点意思了,敢来盯着我,我会让你们有来无回!”

    话音刚落,柳含烟翻了一个身,似乎有些睡不着,他慢慢起身,道:“林谦,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不休息,还在修行?”

    林谦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面色僵住了,耳朵轻轻触动,在门外他听到了较为急促却又极其轻的脚步声停在了他们的房门口。

    “看样子,白天我在那些人面前露出来的小还丹还是被人给惦记上了。”林谦淡淡的道。

    柳含烟一听,顿时感觉到有些好笑,“林谦啊,你就只会开开玩笑,谁敢来抢你的东西,那他不就是死定了么?何况在这里,有咱们两个在,你又已不是金胎境巅峰的境界,你还怕什么?”

    “不!”林谦摇摇头,他看着这房间的内门,嘴角一笑道:“我不是怕,我是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柳含烟一听来劲了,赶忙上前。

    林谦指了指那门,朝着柳含烟的耳畔处呢喃几声,说到兴奋之处,那柳含烟的双眸骤然增大,嘴角处的笑意使得他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言毕,柳含烟站起身,跑入内门,而林谦则是躺在床上,佯装睡衣。

    门外,一个中年男子停下脚步,他看着身旁两个青年男子胆小之样,内心一团火焰熊熊燃烧。他们来到这里,不是杀人,而是为了林谦怀中那些价值连城的小还丹。

    只要有这些,他们就相当于在这小镇之中有了通行令牌,就不怕那森林之中妖兽的强大,等拿到了内丹,再卖出去,富贵之日指日可待,只等今朝。

    “你们怕什么,这里有我在,你们先进去!”中年男子不耐烦道。

    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青年弟子有些紧张,“可是队长,这里是那人的住处,白天的时候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灵力波动大伙可都是看到了,这可是金胎境的强者啊!”

    “就是啊,要是这么一进去没命的话,可就真的太冤了!”理你云国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弟子有些不满。

    中年男子略加思索,他抬起头,“你们怕什么,我再说一次,为了我们的富贵,上!”

    说罢,不等两个青年弟子思考,他一把拉开了门栓,将一个白袍男子给踢了进去,紧接着又拉着另一个黑袍男子拽进去,回神将门给轻轻合上。

    由于出其不意,再加上看到床上躺着的林谦,白袍男子刚想大叫一声,就被中年男子给捂住了嘴,好过一会才缓了下来。

    三个人走上前,看着那面色享受正一脸沉睡的林谦,笑了一声。白天再怎么厉害,再怎么狂妄,也难以抵挡晚上深深的睡衣,纵然能震退众人,可也不会料到会有人偷袭。

    “动手!”中年男子沉声道。

    白袍男子嘿嘿一笑,点点头,一手抬起伸入被窝中,摸向林谦。

    中年男子兴奋着,看着白袍男子的手在这被窝之中慢慢的摸向林谦,他甚至已经幻想到在他的手中那大把的小还丹已经得手,脑海之中更是幻想着有一天他能够有城镇之中那些大宅府邸,绵延子嗣。

    白袍男子一惊,面色一凉,苍白如纸。

    黑袍男子有些奇怪,他低声道:“你怎么了?”

    白袍男子咽了咽口水,眼神之中满是惊惧之色,他摇了摇头,想要将自己的手从这被窝中伸出来,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手却如同固定一般没有动向。

    他急了,黑袍男子也急了,就连那还在幻想中的中年男子也是微微一愣。

    他一把推开白袍男子,手掌伸入被窝时,面色大变,“这,这是怎么回事!”

    “摸的舒服吗?”林谦淡淡一笑,他睁开双眸,偏过头看着这中年男子一脸的诧异。

    被窝掀开,中年男子的手在他的手中慢慢抬起了起来,冰冷的双眸瞪向身旁两个青年弟子时,远在身后的门内忽然嘭的一声,不等两个青年弟子逃跑,柳含烟一下压住他们,动弹不得。

    中年男子有些不明白,他怎么也想不通,可看着林谦那如同万年寒冰般眼神落在他身上,身躯一颤,竟颤抖不已,脊梁骨的凉意冻的嘴角有些发颤。

    “不会,这,这不可能!”中年男子否定道。

    林谦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难不成你认为我是真睡着了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中年男子恍然大悟,可眼神之中还是难免有些奇怪,他拼命的晃动自己的手掌,可林谦那犹如金刚石般压在了他的掌心中,难以挪动半分。

    “林谦,还是你这个计策好,要不然,连我也不会发现还有着这三个人的存在。”柳含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