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冲动是魔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1本章字数:2111字

    汤圆做了个梦,她穿越了,只是她觉得自己是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也不没有随身都带着百度百科纵横古代,她即便穿越了,还是平凡的汤圆。

    不管过去眼下,胆怯的女孩遇到喜欢的人,仍旧那么羞涩腼腆。

    曾经的汤圆喜欢上了村里的一个书生,村里头只有他一个识字的,很多人想要巴结他:

    “陈先生,这些地我来替你耕!”

    “陈先生,喝口茶,这粗家伙哪能让你来拿,我来吧!”

    “陈先生,这是我给你刚洗的衣裳。”

    汤圆包着半簸箕的红豆就那么远远看着那个被众星捧月的书生,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要送过去,走在人围外头局促紧张着。

    “陈……”她的手放在一个女孩的胳膊上,想要让对方让一让,哪知脚尖一痛,她吃痛倒退一步,后边响起了愤火的声音:“会不会走路啊!没长眼睛么?踩到人了!”

    汤圆赶紧低头,心虚道:“对,对不起,我不是……”

    “滚开了啦!碍眼!”汤圆还没转身就被身后人推了出去,对方还在鄙夷地咕哝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怂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汤圆姓陈,住的是陈家村,家里除了她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把他们拉扯大,想着给他哥哥相一门亲,但是家里除了两间平房,三分亩地,连头牛都没有,就算是丑姑娘也会嫌弃他们家,因为没有顶梁柱,就得被人挑选,哥哥是如此,汤圆也不例外。

    她喜欢的男人高高在上,众星捧月,这样的男人除了汤圆,还有好多女孩仰慕,她不过是排在最后的那个。

    后来听说那个男人去了张地主家做教书先生,而且已向村里一位姓冯的富户提亲,不过被拒了。

    汤圆知道他要娶那个冯小姐,为此失落,但又因为他被拒婚而担忧,虽然这个担忧是多余的,直到她上了张富户的花轿,他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汤圆把书生的名字绣在自己的手绢上,她想来想去还是这个最不容易被人发现,可最后还是让母亲瞅到了。

    “你想要送这个给他?省了吧!你都快嫁人了,而他就是个穷书生,你们是走不到一起的。”

    汤圆羞红着脸,无力地抵赖几声:“没……没有……”

    母亲哀叹里带着几分冷漠:“他喜欢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你连你几个老表都比不过,人家就算穷也看不上你。”

    汤圆黯然了脸,也不狡辩也不埋怨,她从小被揉捏惯了,母亲被苦日子逼得尖锐苛刻会把怨气撒在她身上,她也不恨,她是个温顺的孩子,正因为如此张老爷看中了她,让她做继室。

    这是过去的汤圆,如今的汤圆已经是张大富的正室,而且已成了寡妇。

    过去的汤圆早已与张大富死在了同一夜,当时心灰意冷的汤圆想着母亲已经得了一对金镯还有五亩地,她也没牵挂了,便吞了毒药香消玉殒了,如今这个汤圆只是重新照着她的方式活着的异魂。

    汤圆换来换去还是汤圆,这颗汤圆倒是没什么心事,她活在二十一世纪,性子软糯,老老实实地读书工作没大出息,但那个时代,不去与人争,本本分分,也就囫囵过一生了。

    不过如今环境变了,她虽说是做了地主婆了,有房有地有儿有女,还有奴仆与雇佣,但她好像还是不踏实,不如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一个没什么风波的家来得安生。

    今夜果然不安生。

    汤圆懵懵懂懂里,忽然被人捂上了嘴,知道有坏人,想要挣扎着起来,不过对方力气很大,抓紧了她的手腕定在她头上方,然后不停地去扇她巴掌,拿拳头把她砸晕。

    汤圆哪有他力气大,被打了两巴掌脑袋左右晃来晃去,像只喂了酒的鹌鹑迷迷糊糊,她身上有着热汗,因为焦虑惊恐而流。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你别杀我!”汤圆以为对方是贼,这是要杀人灭口,急忙求道,缓解贼的焦虑情绪让他稍微理智一下下。

    “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我没看见你……没看见……你走吧……走吧!”汤圆惊得打嗝,可贼越看她害怕胆小的模样,越不放手,还去掀她被子,淫笑道:“今黑你是跑不掉了,小娘子,那个短命鬼没用,来尝尝哥哥的滋味……”

    汤圆急出了眼泪,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可是这个贼一边吐着腥臭的唾沫,两只手去摸她的胸,汤圆震着床榻,声嘶力竭地大哭:“哇!阿树阿宝!”

    “干这种事,叫越大声,哥哥我愈喜欢!院子都没人了,你叫个鬼!”

    门啪地一声开了,一个人正在门口,对着屋里的人冷冷说道:“你猜我是人是鬼?”

    屋里的人都去瞧门口,廊下打着两只灯笼,把那个人照得清清楚楚,那是个男人,不同于山村里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粗汗,也不是瘦不拉几,黄皮骨瘦的小伙子,而是一个细米白面养成来的人,眉眼清明,出现在这种龌龊的场合中,显得甚为荒谬。

    “嘿!你个小**原来勾搭了个小白脸,难怪叫得那么浪!”压在汤圆身上的男人蒙着面巾,声音尖锐难听,汤圆被他一说,觉得脸皮生生被扒了下来,又痛又辣,她惊慌地阻止对方的胡说八道:“不不不不是的……”

    她气得浑身发抖,心里大叹:完了完了,他误会了……

    汤圆想要躲闪着门口那道目光,想要对方相信自己,又不住打鼓:他是个清高的读书人,被这个小贼污蔑一定羞恼了,他或许会把家丁叫过来抓小贼,然后,然后我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不能,不能叫人过来!汤圆恳求地望着门口那儿,无助哀伤,她觉得自己除了占据了这具身体,什么也抓不住。

    “嘿!我知道你不敢怎么样!陈季彦,你要是不怕被倒扣了污水就识相点,否则我大叫一声,说你私通主母,私吞主人家财,你的祖坟都得给人吐口水!”

    小贼得意洋洋,竟然当着陈季彦的面撕扯汤圆的衣裳,居然就那么明目张胆地犯事。

    “你再动一下手,你就完了。”陈季彦两片薄唇上下一碰,淡淡道:“王大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