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没有魄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1本章字数:2000字

    小贼嘿嘿冷笑,立马说道:“王大栓是谁?你瞎掰一个名字就想吓我。”

    陈季彦看着他依旧摁在汤圆胸口的手,似讥诮道:“你有胆,敢在主母房间里做这种龌龊之事,不过你脑子不够用,贼喊捉贼,你以为这种法子真有用?”

    陈季彦朝汤圆瞥去一眼,小汤圆眨巴着眼睛,缩着脑袋看着他,巴巴的眼神就像路边被野狗追逐的家犬。

    “夫人,你可知现在的处境?”

    “啊?”

    “王大栓偷盗,被夫人发觉,于是意图杀人灭口。夫人,面对这种丧心病狂的杀人犯,我们该如何?”陈季彦云淡风轻地负手在背,俊逸的脸带着抹自信,风采早已压过了房内的古玩书画了。

    "报官。"汤圆脱口说道,看着陈季彦的眼睛,心神仿佛被牵走了一束,她心里一惊,急忙打断了视线,忍不住生出些羞耻。

    好像不应该那么看他。

    “王大栓你很自信,县太爷会只听你片面之词。所谓士农工商,你认为读书人是可以让你这等不学无术的卑劣之徒任意污蔑?你可以试试,律法我是懂的,你有本事不妨与我对峙公堂。”

    陈季彦也不进屋,说完以后对着院门口唤了几声:“有贼啊……杀人了……大家出来抓杀人犯……”

    杀……杀人!王大栓紧张了,握着汤圆的手松开了,条件反射地想往外跑,忽然床铺上响起一声痛叫,就见汤圆捂着肩膀,也奔下了地,一脸惊恐地大叫:“杀人了!快来人啊!”

    她这歇斯底里的叫唤,可比陈季彦响亮多了,就像炸弹轰地响起,把张府上下的人都惊动了。

    王大栓抖着双腿,哪还有刚才的蛮横,往左跑跑往右跳跳,像只找不到去路的跳蚤。汤圆神色痛苦地撑着门框,看看王大栓的丑态忽而想笑,可又忍不住去看自己的肩膀。

    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下狠手,真疼。

    “先别拔,再忍着点。”陈季彦的声音离她很近,汤圆哪敢去看伤口,刚才看到满手的血都快吓晕了,给她二针安定剂她也不敢去看伤口。

    “你怕什么?这就扛不住了?”陈季彦露出个让汤圆不明所以的笑容,汤圆的确扛不住了,冷汗一颗颗冒出了鼻尖,她很疼啊……

    以前她挂盐水都要恐惧那个针头,验个血都要龇牙咧嘴像上了断头台,怂怂的汤圆这时垂着脑袋,想把指缝那支金簪变小变小再变小,最好是跟绣花针……不……连绣花针也不要……只是幻觉……

    陈季彦看着这个主母胆小怯懦,又怕痛的模样,眉头微动,他去看她的伤口,知道她根本没什么力气,那支金簪只进了一寸多,伤不了筋骨,至于像是被砍了手臂一样痛苦吗?

    “你说这个时候都没有抗生素,一个伤风感冒都要人命,我会不会破伤风?”汤圆纠结担忧,觉得命不久矣,自怜自艾了起来:“那我就活不了几日了,又得死一次……我真是没用啊……”

    她真的对不起穿越主这个身份,连个粗漏的金手指也没有。

    “你今年多大了?”陈季彦忽而问起她的年纪。

    “十六。”

    “我娘十六已经有我了,然后她也只活到那时候。”陈季彦若无其事地说道,汤圆眼里露出一抹哀伤,她觉得自己会不会也那么倒霉也只能活到这个时候……

    不对,他好像不是这个意思,他娘估摸是生了他就死了,也就是扛不住生子的痛苦,那,那是很痛,比她这个痛一百倍。

    汤圆惊诧地抬头去看他,这个从没怎么与她说话的教书先生在安慰她。

    “在哪?杀人犯在哪儿?”

    “就是他了!蒙头的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啊!夫人受伤了!”

    张家的家丁拿着扫把铲子等农具朝王大栓又敲又打又捶,宁静的院子立马被一片惨叫淹没。

    “现在该是你难过的时候了。”

    陈季彦又来到汤圆身边,眼里带着笑意,把汤圆看迷糊了,然后他轻轻握上了她的金簪朝外一拔,可以听到血液从血管喷射的声音,汤圆的一边肩膀被血濡湿了。

    “你……”汤圆目光微抖,有些头晕,看着陈季彦淡淡收起了金簪,然后让赶过来的婢女去找大夫。

    “妈的,原来是你这个王八,王大栓,你他妈的吃了豹子胆,居然刺杀主人!”

    “把他捆起来,明日交送官府!”

    王大栓被痛揍一顿,五花大绑着扛出了汤圆的院子,此刻院子里还剩下汤圆与陈季彦。

    “他要是污蔑你,那怎么办?”

    “放心,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没那个魄力的。”

    “要是万一,诶……狗急了也会跳墙,寡妇急了也会上……”最后那个字被汤圆嚼回了肚子,她脑子抽了,怎么做那么不恰当的比喻。

    陈季彦移开了目光,也不知他是如何看待汤圆的,只是问了句:“你就不担心自己?”

    汤圆又露出了沮丧气馁的神色,她想了想,认真道:“我们什么事都没干,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他诬陷你,但无凭无据,这是不可能成立的谎言。”

    陈季彦对她的自信挑了眉梢,饶有兴趣道:“你就那么确定?”

    汤圆心道:他一定很开心了,因为她是站在他那里的,她不承认,他就是清白的……诶?好像哪里不太对。

    “可他若是偏要说我们有不可告人的事,你如何证明?”陈季彦淡了神色,又是平日里的不苟言笑。

    “我,我一定……”汤圆粉嫩的小脸有些惨白,因为她的眼风不经意间瞥到了伤口,她最怕血淋淋的东西了,刚才被陈季彦吸走了注意力,不由自主去看左边痒痒的地方,一看就快晕了。

    她不争气地要落下身子,捂着眼睛瑟瑟发抖,忽而她被一个身体包裹住了,汤圆愣愕了会,把手一点点移开,看到了一头柔顺的头发,她此刻被人揽着,半个身子挨在了对方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