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社会很险恶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197字

    她的大伯叫陈季常,他的老婆是陈花椒的姐姐,以前没什么出息,靠着一门亲戚在农场里给人看畜生,相当于看院大王,所幸勤快,二夫妻如今也攒了些积蓄,都可以在镇上买房了。

    “那很好啊!大伯,你留下吃饭吧。”汤圆本来没多想,以为大伯纯粹来吹嘘一下,过个瘾,那就让他牛逼着。

    “汤圆,你看这是你大婶给你摘来的黄瓜。”大伯献宝似的说道。汤圆看着有婴儿臂粗的黄瓜,尴尬了下,她不喜欢吃老黄瓜。

    “汤圆,你家最近农忙不?”

    “不啊,现在地里的油菜都收割了,也就一些豆子还在长着。”汤圆已经对张家的主营业物大致了解了,种瓜种豆种番薯种玉米棒子等,还有一些地租。“

    那汤圆,下午我带几个长工去我家,帮忙搬一下家具。”

    大伯抓起一把花生揣兜里,去了厨房吃饭,吃饭吃完了,就叫走了十个长工,很像是暴发户欺压民女的模样。

    “怎么那么随便?”陈季彦放下碗筷,看着厨房里削黄瓜的汤圆。

    “啊?你别想歪了,我不吃黄瓜的,是给长工们做凉菜,诶!你说这黄瓜是不是太老了?”

    汤圆戳着黄瓜底端那个圆圆的肚子,嘀咕道:“里面一定有很多小宝宝了。”

    陈季彦捏着捏眉头,好像有点犯困,他垂着长长的睫毛,清秀的脸微微浮现一抹红晕。

    “你让阿宝来做吧。”汤圆笑嘻嘻地转着手里的瓜皮刀,得意道:“我做的刀片还不错吧!比用菜刀削皮轻松简单还没什么危险。”

    汤圆掰了半截黄瓜,放在嘴里含了含,啊呜咬了一口,腮帮子一鼓一鼓像金鱼吐着泡泡。

    “你有算过帐么?”陈季彦问道。

    “啊?我算了,上个月总账我都看了,这个月还没有过完,那些短工的钱得月底再结。”汤圆嚼了几口黄瓜,然后丢了半根,这黄瓜居然是苦的。

    “我是指你大伯,他雇走了你的长工,你回去把他们旷工的日子记下来,再通会他们,找你大伯要工钱。”陈季彦说道。

    “这不大好吧。”都是亲戚,做这种小气巴拉的事有点失面子。

    “你要听我的话,就不会被人欺负。”陈季彦说道。

    汤圆倒是想听话,可没脸做,换做陈花椒也不会这么做。十个长工一日工也就几百个铜钱,折合人民币也就几百块。

    这种事做了伤和气,她的名声会更差了。“你听过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故事么?”陈季彦问道。

    “听过啊!喔……你怕他以后越要越多,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

    借人力而已,又不是割地,没什么可比性。

    “人是贪得无厌的,尤其是小人。”

    “不怕,我知道怎么做。”汤圆在某些事上有着一意孤行的勇气,陈季彦看了眼信誓旦旦的汤圆,没再多劝。

    次日汤圆去了娘家,陈花椒的哥哥,也就是汤圆的舅舅农闲请了汤圆一家人吃饭,在母亲那一系的亲戚里这个大舅舅算比较和气的,汤圆拿了几袋红糖跟一篮子柴鸡蛋就过去了。

    本来与陈季彦说晚上回来,要陪舅舅打牌,哪知日头才到了正天空,她就坐着小轿回家了,进屋前因为太着急趔趄了下。

    “先生……”她进了正屋,因为天太热,大门外头挂了竹帘子,一进屋里头,会阴凉很多。汤圆看着坐在偏房里看书的陈季彦,扇着身上的热燥,坐在他对面。

    陈季彦闻到了她身上那股皂角的味道,抬头看她,问道:“什么事?”

    汤圆抱着双臂缩着肩膀,像是被人欺负了似的,郁闷又可怜道:“我好气喔!”

    陈季彦双手搭在桌上,轻笑道:“我知道了。”

    汤圆眼睛露出惊讶,同仇敌忾道:“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过分!”

    陈季彦不予置评,只是问道:“你想怎么解决?”汤圆怂了下去,认真而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做出慷慨赴义的模样:“不跟他们计较,算买个教训,这种亲戚我算知道了,势利小气自私,有没什么本事,爱占便宜,我鄙视他一辈子。”

    相当于交一次学费了,社会真的很险恶。

    “你……还真是只包子。”陈季彦有些无奈,长吁了口气,淡淡道:“这事与你毫不相干,你可以推脱。”

    汤圆的小嘴巴撇来撇去,不管怎么解决这件事,她还是好生气,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包子,对陈季彦可以狡辩的立场,对那种势力亲戚也没有胆气去证明她不是包子。

    “你今早出去,你大伯就来了,也跟你刚才似的,一脸焦急地想要找你,知道么,我当时怎么做了?”陈季彦眯着眼睛,含笑道。汤圆看他眼里的狡黠,小小声地说道:“你请他喝茶?”

    陈季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微微寒着脸,就像个老夫子一般不苟言笑道:“我什么都不听,把他直接送出了家门。”

    汤圆眼睛发出了亮光,小巴掌轻轻地啪了啪,陈季彦做了她不敢做的事,虽然有些刻薄,但是好爽啊!“那个他会很生气吧?”汤圆爽过后,又忍不住地担忧,以后见面会尴尬。

    “他不生气,你就要受气。你做什么都替别人着想?他又不是真心对你,你何必在乎他怎么看你?”陈季彦毫不在意道。

    读书人不都是之乎者也,满口礼仪道德么?

    这个先生与汤圆想象里那些迂腐的文人不大一样,难道书生也分品种地域的?

    “那我该怎么做?”汤圆打不着主意。陈季彦摇头:“你什么也不必做,与你无关的事何必理会。礼尚往来,他送了什么礼,你还回去还得负责到底吗?”

    汤圆觉得他说的对,连连点头:“是啊!就好比我吃了他的老黄瓜,结果是苦的,总不能再找他说礼物不好……”

    “别提那个了。”

    “啊?哪个?”

    陈季彦没说话,五指插入了发鬓,支颐道:“你先晾他肌肉,他要来找你,你就找理由不见他,丫鬟带话给你,你就当没听见。还有,他借走的长工你也当不知道,旷工处理。”汤圆觉得这事做得不地道,但陈季彦说了:“你知道人最大的悲剧是什么么?”

    汤圆以为他要讲什么佛禅道心,什么人生八苦,无人不苦,哪知道会是:“一味地以退让为解决问题的方式。”

    汤圆这几日听话地躲在房间里,算着帐,算来算去,她有种小市民的优越感,其实她还挺有钱的,一辈子不嫁人也会活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