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我吃亏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109字

    金童玉女离着十八岁还有十二年,她得养到他们长大了,才好过自己的日子,

    那时候她也才三十,只算成熟了些的大姑娘,嫁妆多一些,还是可以找个好人嫁了。

    嫁不嫁随便了,有钱就很好了。

    汤圆正走出大院,就见到了她大伯,陈季常一脸气愤地指责她:“你教出来的好员工,把大伯家都坑了。”

    汤圆不由自主想低下脑袋,身后有个声音传了过来:“我家主母并不知个中内情,陈伯伯,你可不要错怪好人。”

    陈季常竖起手指继续指责汤圆:“那些长工不就是张家的人么?我还找错了地方!”

    陈季彦走到了他面前,笑道:“正是找错了地方,长工并非是张家人,他们与张家签的不是卖身契,雇佣关系而已,他们替张家劳务,张家按劳分配工钱。其它的一概不论。”

    “你若是想喊冤,去县衙,我们真的帮不了你。”

    ”就这样陈季常被气走了。“他一定背地里在怪着我。”汤圆垂头丧气,但又看看陈季彦,脸上带上了崇拜的笑容:“你真勇敢。”

    陈季彦淡淡道:“那些嚼舌根的女人比我厉害多了。”

    汤圆否定道:“不不,你就是很厉害,骂人谁都会,不过你每次讲大道理都不讨喜,但说不出哪里有错。”

    “你这是夸奖?”

    “诶?难道不好听么?”

    陈季彦眼睫一动,唇角浮现不明所以的微笑。

    陈季常自然是气急了,他本想着向汤圆借点劳力,省些钱的,哪知道人家来搬家,还真的替他搬了不少,也不知道哪个手脚不干净拿了他老婆的金镯子,还有一只红木马桶,那可是红木啊!他老婆的陪嫁值好几两银子,他从来没用过。

    “我大伯也蛮亏的。”汤圆开始悲天悯人,穿着木屐鞋吧嗒吧嗒在地板上走,现在是盛夏,这位小寡、妇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称裙,在房间里的东房纳凉。

    陈季彦检查金童玉女的功课,路途经过汤圆的大院,这小夫人正拿着半箕的豆子,招呼他来吃,本来他已吃过晚饭了,不过她踩在石砖上仰着脑袋候着他的模样,像某种动物,于是他就打算过去听听她的心事。

    “他可不亏。”陈季彦说道。

    “诶?”汤圆用怀疑的目光看他,怎么这个先生知道的比她多,好像他才是陈季常的亲戚。

    “你大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吃饱了撑的。”陈季彦吃着汤圆的豆子,神色了然,汤圆凑了过来,看着他,陈季彦拿起颗豆子放在她嘴边,汤圆继续看着他,小嘴巴撇来撇去,心不甘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这么说?”汤圆想不透他的话,很挫败,只好不耻下问。

    陈季彦看她一脸想知道的模样,却不说了。

    “你等着看好戏吧。”

    其实陈季常那么匆忙要搬家,并不是为了他那五个女儿,而是贪污老婆的嫁妆,原来他所说的丢失的东西是自己拿走了,送给了外头的女人,最后被捉奸了只能招认了。

    汤圆一开始觉得她大伯亏了,其实压根是那老头自己贼喊捉贼。

    “你好像在幸灾乐祸。”陈季彦看着从外面回来的汤圆。

    陈季常出了这种丑事,村里人都在背后指指点点,陈花椒与他从来不对盘,这个时候自然是看笑话的,故意喊汤圆去看她大婶,说是去安慰,实则去扬眉吐气的,谁让这老头背地里说她们母子都是克星。

    “你大伯看到你,说了些什么话?”

    “他叫我摘几根黄瓜回来。”

    “你送礼了?”

    “对啊!我送了一只鸡,一条火腿,一筐李子。他很开心。”

    “你又摘那个东西了。”“对啊!”汤圆拿出一根黄瓜,笑嘻嘻道:“小黄瓜,我也腌起来做酱瓜吃。”

    陈季彦当时的脸色有点酱色。汤圆的酱瓜没有做成,小黄瓜一夜就消失了。

    她也没在意,只是在想着大伯的请求,她昨天跟大伯问候了句,打算溜回家,这种亲戚还是少来往为好,奈何她大伯居然感动得稀里哗啦,一顿哭。

    “汤圆,认了你这门亲戚,大伯太幸运了。”

    “汤圆,你那几个姐姐都不如你孝顺。”

    “汤圆啊!大伯也是无奈,你看我家尽出丫头,我以后老了都没人送终了,还不是想给自己留条路子。”

    汤圆立场是坚定的,她可不赞成男人三妻四妾,大伯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纯粹是封建糟粕礼教吃人,汤圆才不听。

    “大伯,你不会还有那种想法吧?”汤圆试探的问道,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你个重男轻女的老东西!

    “诶!半条命都没了,还能下床就不错了,你婶婶……我在想干脆招个倒插门的女婿得了。”陈季常唉声叹气。

    汤圆惊讶,大伯这个打算会很吃亏,他思想开通了?

    “汤圆,你有好的人没有?介绍给你五姐。”陈季常殷勤道。

    “我也……”汤圆想拒绝。

    “你家佃户那么多,一定有的,你帮大伯打听打听。”陈季常可怜巴巴地求道。

    汤圆不得已只得应下,说是帮忙物色下。

    不想后来婶婶也说起了这个事,陈花椒看了他大伯家的几个女儿,回头对汤圆说道:“他们倒是会打算,既要能干有出息的小伙子,还要人家倒插门,他们闺女长得有多标致!这事你别答应,麻烦着呢!当初你嫁给张大户的时候,他们还笑话你很久,说你嫁了个叔叔。他们的女儿还说不定嫁个什么呢!”

    汤圆也没想做媒婆,不过她五姐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她也不好打发了去。可是谁来说说这地上的大包小包是怎么回事?

    “妹妹,阿妈说你一个人寂寞,让我来陪你住。”

    陈娇娥打了招呼,开始东张西望,她可不像她的大姐文静,性子活泼好闹,说话嗓门大,一说话,大门外的陈季彦便听得到。

    “今日我要教石头写字,晚一些过来教金童玉女。”陈季彦没有看陈娇娥,对方跟他打招呼他也就点头不语。

    汤圆看着冷淡的教书先生,觉得这个画面好像她曾经的记忆,那时候汤圆在人围外头远远地看他都不敢叫他一声。但看看陈娇娥的失败,她有些庆幸,还好没叫,不然一定也是这种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