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季彦并无心仪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137字

    “汤圆,你五姐一定有冤屈,她从小都老实规矩,不拿家里的一针一线,怎么去了你那里就成了贼了?这事你必须给婶婶查明白了,要真是你五姐的错,婶婶立马把她赶出家门!”婶婶当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很扎汤圆的心。

    “我……我不清楚……”汤圆有些呆不下去了,这事烧到她身上了。

    “汤圆,这事你别管了,你五姐老实,天底下就全是老实人了。她从小就瓜,你吃了她多少苦头忘记了么?我算看清了你大伯这个家伙,吹牛说谎爱显摆,上次就是他贼喊捉贼诬赖你的长工偷东西,自个去了外面浪荡,根本不是个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老爹会有什么好女儿!”

    汤圆的娘陈娥娇把她拉到一边冷嘲热讽着自己的大姐夫道,点着汤圆脑袋别让她多管闲事。

    “我,这事我会让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五姐还得嫁人,总不能毁了她一辈子。”汤圆看着坐在大伯家门口默不作声的陈娇娥,叹息了声,觉得五姐这样子挺可怜的。

    陈花椒推了女儿一把,拉着儿子回了家,让汤圆一个坐着轿子回夫家。本来汤圆想请他们去张家吃饭顺便与母亲商量一下哥哥的婚事,但她们自有主张不需要汤圆参与。

    哥哥的婚事有了着落,媒婆为他说了沈家村一户养鸟的人家,最近两家时常来往,这事差不多可以定下了。汤圆已经替哥哥准备了贺礼还有给未来嫂嫂的见面礼,一直放在钱箱里秘密保藏。

    娘家的事还有张家的事都很太平,只是汤圆这群亲戚有些活跃了,隔三差五又会上门,汤圆想婉拒又拉不下脸,找陈花椒拿主意,等知道对方有着断绝来往的念头又觉得不妥还是回家自己拿主意。

    “怎么办呢!要不要她过来?”汤圆拿着竹签子玩着蛐蛐,这是金童抓来给她解闷的。

    “阿娘,童童说他喝过阿娘的奶奶,是真的么?”

    玉女玩布偶娃娃看汤圆出神,眼里带着好奇的光,她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母亲有着几分期待,大概是从小失去母亲看别的小伙伴便觉得失落,现在失而复得自然是欢喜的,再说总有人在她们耳边说母亲的好,所以金童玉女就认可了汤圆。

    “哪……哪有。”汤圆惊了一跳,暗骂了声金童那个坏小子,然后对玉女解说道:“阿娘没有那个东西。”

    玉女把布偶摁在了桌上朝母亲挪了挪,小手捏了下汤圆的胸,笑眯眯道:“阿娘的这里很大嘛!金童说,它就藏在你这里。”

    汤圆被揉了揉,身子有点热,她那里很敏感,就算小孩子碰碰也受不了。

    “阿娘,你真好看。”玉女看汤圆软软温温的,身上又有股清香,比那个叫娇娥的姐姐好闻多了,于是扒拉了上去,埋在汤圆胸口撒娇道:“阿娘,我也要吃奶奶。”

    不可以啊!汤圆赶紧拦住胸口乱动的小手,她不肯顺从,玉女就扁嘴愈加不放,反复了几次,小女娃哇哇大哭,委屈道:“阿娘不爱我,你偏心童童,女女好可怜,没奶奶吃。”

    汤圆愧疚地耸下了脑袋,她是冤枉的,真的没奶啊!

    “阿玉,放开你阿娘,你阿娘有客人要见。”绿叶的华光下有一角青袍。

    陈季彦终于又说话了。

    汤圆看着这个几日不理自己的先生,有点开心有点酸涩,就算他不理她也是说得过去,她们又能有什么瓜葛?

    “陈哥哥,阿娘说她没奶奶,可是童童他吃过了。”玉女跑到陈季彦身边,小手拉着他的袍摆,小女娃只到先生的小腿处,却整日对汤圆说,以后要嫁给陈哥哥。

    “阿玉,不要这样说,你阿娘不会说谎。”陈季彦把她抱了起来,玉女抓着他胸口的长发,懊恼道:“那是童童骗人!”

    陈季彦带她出了书房交给了嬷嬷,刮着她鼻子::“这得你去问他了。”

    汤圆已经走在了路上,陈季彦不需要迈多大步子便能走在她身边:“童言无忌,夫人不要在意。”

    汤圆不置可否扭头看他,心道:他这几日在外面忙什么?也不听他相告。

    “夫人有什么事相问季彦么?”陈季彦眼里似乎含着期待。

    汤圆看看他清澈的眉眼,认为刚才可能是看走了眼,摇头道:“没有,先生最近都好吧?”

    陈季彦微笑道:“季彦这几日在准备一件事,一会儿与夫人商讨一下。”

    汤圆点头,然后不再多问他了。她觉得对这个先生的了解太浅薄了,让她有些不安。

    大伯这次又送来了大表姐陈凤仙,汤圆在陈季彦不着痕迹的注视中扶着额。

    这五姐陈娇娥的事才过去没几日,大表姐又登门拜访了,这一访就留下来吃晚饭,一留就没法请走了。

    “我不知道这件事好不好?”汤圆对着蜡烛自言自语。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足准备也没什么好担忧的。”陈季彦已经进屋了,手里还拿着一幅图纸。

    “先生,你说礼尚往来,这次大表姐拿了好多礼物过来,我是不是也要对她好一些?比五姐再客气一些。”汤圆比了比手,估摸着尺度。

    “这是夫人该把握的尺寸。”陈季彦偏转了话头,说起了手里的图纸,他这次来找汤圆的事是为了造一间学堂。

    “这是收容一些穷人家的孩子读书用的,图纸已经设计好了,不知夫人要选哪块土地建造。”

    陈季彦提出修建学堂一事,汤圆觉得这事算是做公益不是不好,只是……

    “你好像没跟我提及过。”

    “这是张老爷生前答应季彦的事。”

    “原来是这样。”那还真贵。

    汤圆算了算工程的费用,大约是金童玉女九十五年的学费,用这些钱可以让一条村的孩子读书也划算。

    “那个先生会不会太累了?”几条村里只有陈季彦一个读书人,难道汤圆再去镇上请先生?

    做慈善真的好烧钱。

    “这事先不劳夫人关心,此事我会处理,只是需要夫人的库房钥匙。”陈季彦说道。

    库房钥匙……汤圆那夜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让陈季彦先选好地方,日后开工了找她要钱,但库房钥匙她没再说起。

    她不说,陈季彦也没提第二次,两个人当时都沉默了很久。

    不是想防范他,但张四爷的提醒,让汤圆留了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