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你是不是喜欢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147字

    陈娇娥那夜摸进了陈季彦的房间当真是为了偷窃么?汤圆觉得没那么简单,那夜张四爷就睡在陈季彦房里的对铺,恰巧就撞见了,而陈季彦又那么突然进了她房间还说什么陷阱。

    到底是谁的陷阱?陈娇娥的?还是张四爷的?还是陈季彦的?张家没少什么财物,可汤圆却觉得这些人都可疑,也可以说张家充满了疑云,来这里的人都不会很纯粹。

    就算这个新来的大表姐也透着怪异。

    这日汤圆听着刘妈说着大表姐如何爽气的话,拣起一根红烧地参咀嚼。

    “这地参我们这里根本没法种,听凤仙说是她的亲戚从云南带来的。她这人比她妹子好了不知道多少,懂事乖巧还大方,这包地参可以吃上一个月了。”刘妈喝着豆腐羹露着口大板牙,爽朗地笑着露出山西大妞的豪迈。

    汤圆知道她大表姐是个玲珑人,只是与她很难亲近,对她也不是很了解。

    汤圆把碗筷放在井边,刘妈回家有事,汤圆觉得无聊也就帮忙一下厨房。

    “还是我来洗罢。”陈凤仙看着汤圆磨磨蹭蹭地擦着碗碟,善意的微笑着过来。

    “不用了。”汤圆看都要做完了也别麻烦人家了。

    “汤圆,我这次是来代妹妹赔罪的,所以还是让我来罢。”陈凤仙拿着汤圆擦好的盘子,像带着一种罪恶般低声下气道。

    “你别这样说,我没怪你。”一码归一码,汤圆可不是不分是非。

    “既然不怪,那你让我来罢,我心里会好受点。”

    汤圆见她挨了过来,只得往旁边让了让。

    “我家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这个跟你没关系的。”汤圆心里过意不去,她大表姐待人大方和善只是这每次都把还债赔不是的话放在口边,这让汤圆很难进退。

    啪!陈凤仙不小心手滑了下把碗摔在了盆子里,她要去拿的时候又割伤了手,不一会儿水就变成了淡红色。

    “哇!不好!这个伤口太深了。”汤圆心急火燎手也打了滑,盘子都碎了,她这一惊一乍,刚刚给进入后院的陈季彦听到了。

    他见汤圆摔碎了碗碟,而陈凤仙又捂着手一脸难过的模样,脚步顿了下,然后走了过来。

    “我带你去看大夫。”

    “多谢先生。”

    那双淡漠的眼睛看了看汤圆脚下的碎瓷。未几,陈季彦一言不发带着凤仙朝院外走。

    “先去我房间,我有金创药。”汤圆追上陈季彦与凤仙,着急道:“大姐还是去我那里,先生去找大夫。”

    凤仙对陈季彦说道:“陈大哥,多谢你了,就听汤圆的安排罢。”

    “对啊!我带你去止血。”汤圆拉着凤仙。

    “汤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凤仙叹息道。

    “没事,我的金创药很灵验的。”汤圆安慰她道。

    凤仙脸色划过不可名状的光芒。

    陈季彦抬眼看着汤圆。不知道怎么地,汤圆觉得午后的烈日有些淡薄了。

    “那好,我先走了。”他没有对汤圆的做法多说什么,依照她的安排请来了大夫。

    陈凤仙的手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包扎了以后便不怎么出房门了。

    不过汤圆还是知道她的存在,走过前院可以听到养鸟的丫鬟与花匠说起凤仙的聪明伶俐与贤惠温柔。刘妈会煮好多汤圆从未吃过的野菜地参,可以说凤仙比她这个当家人做得还好。

    汤圆倒是有些被人忘记了,不过金童玉女还向着她。

    “哼!那个姐姐很讨厌,我不喜欢她。”玉女这几日趴在汤圆耳朵边说着凤仙的坏话。

    汤圆听着这种充满了恶意与忌妒的话,竟然会有一些小小的欢喜,不过这些话只能在被窝里偷偷地听解解闷。

    玉女最近喜欢黏着汤圆,常常跑过来与她睡觉,开始坠着金童这条小尾巴,几日以后小尾巴不见了,汤圆还没做什么态度,玉女却发威了。

    “童童好讨厌,他说那个姐姐也喂他吃奶奶。哼!爹爹说给我们吃奶奶的才是我们的娘,金童已经不是我的弟弟,也不是阿娘的孩子,他是叛徒。”玉女插着小肥腰竖指,对着地面把金童骂了个千千万万遍。

    “你们也没吃过我的啊!”汤圆坐在梳妆台前拿着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头,通常她会梳个精神的发髻,先把头发分成两绺打成麻花辫子然后交错盘旋到头顶用钗子固定,额前的一绺碎发她会用刨花油弄成一个小扇子形状。

    “阿娘喂过我。”玉女跳到了汤圆的膝头,从她手里拿过梳子,也对着镜子梳着脑袋上细细黄黄的头发。

    “哪有啊……”汤圆摸着玉女穿在衣服外头的小布兜,闷闷的说道。

    “阿娘你放心,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金童已经不是我们的朋友了。”玉女这话说得信誓旦旦愣住了汤圆。

    汤圆悻悻的想道:别是你吃着凤仙的醋吧!

    玉女的确见不得凤仙靠近陈季彦。她觉得自己那个长大后嫁给先生的愿望要幻灭了。怎么能让那个外人强走她的陈哥哥。

    “她是阿娘的姐姐,你能不能对她好一些?”汤圆替玉女梳了个双环。

    “哼!我讨厌她。”玉女对着镜子翻白眼,然后又说道:“好吧!我不理她,不欺负她好了。”

    如今的张家有种奇怪的气氛。汤圆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了,尤其是今早她在田地里看庄稼的时候见到了凤仙,对方正给干活的长工送着饭团与茶水得到了长工们的感激与夸赞。

    所以凤仙的聪明伶俐,温柔敦厚这些品德不仅传响了一条村子,而且连几十里外的平镇也有人知道她。

    “你是不是喜欢她?”汤圆蹲在池塘的青苔上看着河里那个淡淡的青影。

    陈季彦正走过她身后,仿佛没有看到河堤上喃喃自语的汤圆。

    凤仙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与陈季彦打招呼。她手里拿着一叠纸,是给季彦的。

    “陈大哥,这是娇娥叫我送给你的白宣纸。”凤仙的脸像一朵娇花。

    “我并不缺这些,你还是替我谢了她的好意。”陈季彦朝她点头。

    “我也不大清楚娇娥为什么会那样做,她说自己对不起你,这是她用来赔罪的,不过她也很感激你。陈大哥你帮了她又救了她还不责怪她,是个难能可贵的好人。”凤仙叹了口气。

    陈季彦还是没有接受陈娇娥的礼物,他只说了句:“她也帮过我,我们不相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