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她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011字

    他到底在说什么?汤圆听得云里雾里。

    但陈季彦应该不会替她解惑了,而且又好些日子没与她说过话。

    汤圆回了趟娘家。陈花椒让她准备一套黄铜烛台与一个红木马桶,缘由是汤圆哥哥的婚事定下了要送聘礼选日子。

    “好,我知道了,回去让人去镇上的铁器铺打两副。”

    汤圆答应了,然后她在娘家吃了顿午饭又坐着轿子回张家。路过村里的田埂,有个穿着花布的姑娘跑到了她轿子边,那清亮尖细的嗓音让汤圆知道了对方是谁。

    “五姐?”汤圆掀着帘子打眼望着陈娇娥,立马让人停下了轿子。

    “汤圆,我有话跟你说。”陈娇娥仿佛下了什么决定,鼓足了勇气把汤圆拉到一处没有人烟的田埂处,咽着口水问道:“你最近是不是从陈先生口中得知了那夜的事?”

    汤圆心道:那夜的事真有猫腻不成?

    她老实的回答:“他没告诉我,我也不问他。”

    都是自己人,事情没必要追究到底。

    “汤圆,我告诉你,我陈娇娥虽然爱占人便宜,可从来不偷别人的东西。我娘对我们姐妹从小就严,我受了她不少打骂,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从不撒大谎!”陈娇娥说话的嗓门很大,汤圆的耳朵耸了下去。

    “那你是被冤枉的?”那这件事汤圆一定会查清楚。

    “也不是冤枉了我。”陈娇娥悻悻道。

    “啊?那你干嘛大呼小叫?”汤圆以为她是窦娥哩!

    “陈先生真的没把事情告诉你啊?”陈娇娥看汤圆一副傻乎乎的模样,忽而笑了。

    “到底什么事?”汤圆被勾起了好奇心,巴巴地望着她五姐。

    “汤圆,张四爷那个人你得防着点。”陈娇娥看她表妹实在太傻,好心的提醒她一句。

    可他也叫我小心家贼,防你呢!

    汤圆搞不懂五姐与张四爷的芥蒂,到底要防谁?张四爷她觉得是个挺正派的老爷子,而五姐就有点让人担忧了。

    “对了,我明日要去镇上打工了。我姑父给我找了个好活计,就是镇上最大的财主家的米行,我去给账房先生做学徒,工钱可比一个长工还多,以后我做了米行的掌柜,就可以嫁给公子少爷了。”陈娇娥对汤圆说着自己的志向,真的很伟大。

    汤圆有些羞愧了,她只想着打理好现在的田地,把金童玉女带大,然后过着坐吃等死的无聊日子。

    汤圆想着怎么打发无聊的日子,听说寡妇晚上睡不着觉,会把各色豆子洒在地上,然后把它们一颗颗分拣起来,熬过漫漫长夜。

    那也太累了。汤圆只想着蒙着被子睡懒觉。

    “阿女去哪里了?”汤圆回家后找女儿一路追问到厨房。刘妈炙着炭火听汤圆问起擦了把油腻腻的汗,说道:“她跟凤仙姑娘去了镇上逛集市。”

    汤圆喔了一声,闷闷地回了房间。

    哼!小叛徒。

    半响后,她把脚放在脚几上,用井水洗着发红的小腿,最近夜里蚊子多,被咬了好多红包,想不到娘家的蚊子还要多,她打算用冷水镇静一下,再抹花露。

    阿宝从外头匆匆跑进来,像是落了水的落汤鸡浑身湿漉漉的。汤圆看她跑得一身热汗,刚想让她休息一会儿,阿宝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喊道:“不好了!小小姐出事了!”

    汤圆一脚踩空,脚几翻了个个,人也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她……出了什么事了……”汤圆慌急得手心发冷。

    “小小姐跟凤仙姑娘逛街……小小姐说要看花鼓戏,凤仙姑娘被人推了一下小小姐就不见了。”阿宝哭天喊地道。

    小小姐出了事,她身边的嬷嬷与丫鬟都要被责罚的,她以后怎么在张家待下去!

    “报官!报官!”汤圆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她身边又没有武林高手只能找捕快找人了。

    要是土匪与人贩子抓走了玉女,看到她穿得好,会不会勒索张家?玉女是个鬼灵精能不能保护自己?

    汤圆倒是希望她只是被人绑票,还能用钱赎她。

    “夫人!你等一下。”汤圆傻傻的站在光秃秃的泥地上,扭头去看身后的人,她眨巴着眼睛,才把精神聚在了一处。

    “夫人!你这是要去哪儿?”高高的门槛后头又一片天青色的衣袂。汤圆目光放在那里又觉得有些模糊,看不太清那人脸上写着什么东西。

    “夫人……你的鞋子。”陈季彦跨出了门手里拿着一双芙蓉纹样的绣花鞋走到汤圆跟前,淡淡的看着她,随后把鞋子放在了地上。

    “外面的地余热未褪,赤足站久了会有热毒。”他敛衣蹲下了身抬起她的脚,用袖子擦拭着她足底的淤泥再放入了锈鞋里。

    “夫人,你现在在想什么?想做什么?”陈季彦缓缓站起身,掸着身上的尘土。

    “我要去报官。”汤圆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她的衣裳有些皱不过还算干净,她又摔又滚身上除了一双脚并不脏污。

    陈季彦从她的眼睛打量到了她足底,嘴角微牵,有丝忧伤的意味。

    “看来她对夫人而言很重要。”他侧转身子唤着门外的几个家丁,让他们背辆牛车。

    “多谢你……”汤圆想得没他周全有些惭愧。

    “季彦曾答应过夫人,日后不会让人欺负了你。”

    “我是替阿女……”

    “季彦愿陪同夫人,无论做任何事。”清逸的书生抬起一根食指轻轻抹去夫人肩上不存在的尘埃。一举一动何其轻松,言语却重过千钧。

    汤圆报了官,县衙当时已经关门了,差吏不大情愿的收了银子加班开工,把平镇大街小巷都搜了一遍还没有找到汤圆想要的消息。

    汤圆坐在茶馆里趴在桌子上发怔,她对面坐着陈季彦,他正转着茶杯上的盖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桌上那碟芝麻圆子。

    “大姐……”汤圆小小声的说。

    陈季彦合上了茶杯静静的听着。

    汤圆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大姐她刚才对你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