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不堪入目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2本章字数:2058字

    其实汤圆虽然在这古代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但是加上在穿越过来之前自己经历的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内心很成熟的人了。

    现在听见这调笑的声音,汤圆已经知道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是汤圆自己听见了也就算了,自己的身边还站着陈季彦呢。

    自己同陈季彦的关系本来就让人有些难以启齿,现在又一起听见了这样的声音,这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了。

    汤圆努力的控制自己,想要让自己的好奇心下去,不要去看陈季彦。

    这个时候要是转头去看陈季彦的话,看见了陈季彦也是一样尴尬的表情,那将是多么的尴尬。

    小黑屋中的声音越来越大,欢儿本来是很高兴的笑着的声音,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鬼哭狼嚎,在这深夜,在这偏僻的大院角落中更加的明显。

    就在汤圆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是一片湿润,自己的腿好像也软了,大概是站不住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瘫软的身体就被陈季彦扶住了。

    接着汤圆的耳朵就被堵上了,堵住汤圆耳朵的是陈季彦的手是冰凉的,摸上汤圆那已经发红发热的耳朵的时候,让汤圆凉的一惊。

    这种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让汤圆忍不住惊呼,就算是汤圆想要控制住自己,可是还是失败了,陈季彦几乎觉得汤圆的这一声惊呼好像是在自己耳边的一个炸雷一样。

    那种感觉就是在刺激着陈季彦的大脑,就好像是一个气球马上就要被扎爆了的感觉。

    就在两个人好像是觉得之前的那种尴尬的气氛要变成迷离的暧、昧的气氛的时候,突然在小黑屋中的欢儿和那个张大哥都没有了声音。

    大概是终于结束了吧?这个时候要是再不出场的话,就算是抓不到了,这通奸的罪名要是安上的话,就能将欢儿赶出去了。

    虽然汤圆觉得这样做好像是很残忍的样子,不过让这样的人在自己的身边,还有自己的孩子的身边的话,汤圆是真的很不放心的。

    陈季彦将自己放在汤圆的耳朵上的手拿来,然后率先一脚踢开了小黑屋的门。

    屋中传来一个尖利的女人的声音,接着是男人的低声的吼叫。

    汤圆知道这个时候欢儿和那个张大哥已经找到了遮蔽自己身体的东西了吧?那么自己进去之后,应该也不会看见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于是汤圆也进去之后,就看见欢儿躲在张大哥的身后,张大哥随手拿了一个木头放在自己的下身前面,挡住了自己的命根子。

    汤圆知道这种气氛是很尴尬的,但是自己过来并不是过来捉奸的,他们两个在干什么朱绮贝并不关心,汤圆有自己的事情要问呢。

    就在欢儿和张大哥还有陈季彦愣神的时候,汤圆转头看着陈季彦,然后缓缓的说道:“陈先生,麻烦看看家规,对丫鬟调、戏主子的事情要怎么惩罚。”

    陈季彦有些奇怪,这丫鬟调、戏主子也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再说这张家还哪有男主子能让丫鬟调、戏啊,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

    不过既然汤圆让陈季彦去做,陈季彦自然是要做的了,于是陈季彦就翻了翻家规,认真的看过之后,就说道:“按照家规,将此丫鬟工钱没收三个月的,然后打二十大板,最后打发了。”

    欢儿听见陈季彦说这完这话之后,整个人都吓得不停的抖,不由的往张大哥的身后又躲了躲。

    这惩罚好像是轻了一些的,毕竟这男主人是金童,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啊,真的是让汤圆想一想都觉得难受。

    但是要是做的太绝的话,也不是汤圆的风格,汤圆这个人善良的不行,看不得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别人难受,于是想了一会儿之后,汤圆就说道:“那就按照这个做吧?”

    什么?欢儿看着汤圆难以置信,虽然欢儿知道自己总是逃不掉惩罚的,但是欢儿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就在汤圆说完之后,欢儿往张大哥的怀中凑了凑之后,在张大哥的耳边说道:“张大哥,刚才你答应我的事情……”

    那个叫张大哥的男人听见欢儿这样说之后,就直了直身子,好像是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狼狈一样。

    陈季彦冷笑,这就是死要面子,但是没有什么用了。

    张大哥抬起头看着汤圆,然后赔笑说道:“夫人,哦不是,是大嫂,那个,这次的事情也是欢儿不小心的,不过是同小小少爷开了一个玩笑,您就放了她吧?”

    嫂子?这是什么称呼?难道这个张大哥是自己那个死去的夫君的弟弟?但是在汤圆的脑海中怎么就没有这样的一个男人的形象呢?

    果然是富在深山有远亲,这村中姓张的难道都是自己的那个已经死了的丈夫的亲戚?

    汤圆看了那个张大哥,然后转头去看陈季彦,想要看看陈季彦怎么看。

    可是陈季彦的表情就很冷静,只是看着张大哥,然后说道:“远亲自是不必往上贴了,你同这个欢儿的事情夫人先暂且不追究,你先下去吧。”

    这就是在告诉张大哥,不要什么事情都往亲戚上贴,就算是亲戚,也没有什么用的,错了就是错了,为什么总是要说自己是谁谁谁的什么人。

    本来就是错误,所谓天皇老子来了犯了错误也是要受到惩罚的,这社会虽然是还没有那么公平,但是总是要营造一个公平的假象。

    张大哥虽然不是一个什么聪明的人,但是听见陈季彦这样说之后,也是知道陈季彦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告诉自己,要老实一点,不要插手这事情。

    并且陈季彦也明确的告诉了张大哥,那种根本就是打不到的亲戚关系张家是不想要再提的。

    虽然张大哥很想要站起来,然后指着陈季彦大声的说道:“你算是一个什么东西?夫人都没有说话,你凭什么说话?”

    但是想到现在陈季彦很得夫人和张家的那些重要的人的器重,自己是不能得罪人的。

    万一之后自己要有什么地方用的着陈季彦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就不能得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