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最重要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5本章字数:2051字

    陈孟郊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让沈夏荷选择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这是很正常的,毕竟人都是要选择的,现在陈孟郊是在告诉自己,要选择一个好一些的人,就是那个对自己好的男人。

    自己一见钟情的男人不一定是好男人,陈孟郊想要让沈夏荷认清现实,看清现实,知道自己同陈季彦不过是烟花一样。

    虽然是绚丽的,但是是虚假的,生活本来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生活就是平淡的,但是就算是沈夏荷知道这些,可是只要是陈季彦一出现,沈夏荷就不能控制自己。

    这种不能自控让沈夏荷有一种如果没有陈季彦,自己的生活就不能过下去的感觉,那绚丽的烟花是每一个人都想要的美好,不仅仅是沈夏荷自己。

    在所有的女人看见陈季彦的时候,大概都会少女情怀泛滥的,因为陈季彦不仅仅是长相上十分的帅气,就连说话的方式,甚至只是在那站着,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啊,要是这样的男人被一个女人收服了,那么这个女人将会是怎么幸福的一个人呢?又有多少的女人想要抢到这个男人呢?

    现在的沈夏荷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同陈孟郊结婚是一定会的,但是不是现在,也不是不远的将来,是沈夏荷同陈季彦的暧、昧过后。

    虽然现在沈夏荷还没有什么机会,但是这机会是早晚的事情,沈夏荷觉得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赶紧的同陈季彦搞搞暧、昧,这样能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的近一些。

    这样想好了之后,沈夏荷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拿得出手的衣服都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好好的打量了之后,就认真的给自己化妆起来。

    现在虽然是没有什么时间遇见陈季彦了,但是晚上还是有机会的。

    陈孟郊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陈孟郊是一个嘴有些笨的男人,说了刚才的那些话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但是就算是这样,沈夏荷也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

    这就比较尴尬了,陈孟郊觉得自己同沈夏荷的关系好像是已经要不行了,之前同沈夏荷说起结婚的事情的时候,沈夏荷并不是很排斥,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这说明什么?沈夏荷的选择不一定是自己了,说不定沈夏荷吃错了药,然后同陈季彦搞到一起,到时候自己是娶沈夏荷还是不娶呢?

    这种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那自己的头上岂不是一片的青青草原?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陈孟郊决定要自己做些什么。

    想来想去,陈孟郊觉得这事情还是同汤圆商量一下比较好,毕竟陈孟郊觉得汤圆这个妹妹的智商要比自己高上一些。

    汤圆正在院子中收拾那些豆子,认真的将豆子拨出来之后,就放在一个口袋中。

    这个工作是十分的无聊的,但是汤圆倒是做的很高兴的样子,陈孟郊走进去的时候,汤圆就同陈孟郊对视了一下。

    仅仅是一个对视,汤圆好像是已经知道了陈孟郊在担心什么,就将手中的豆子放下来了。

    陈孟郊沉吟了一下,就坐到汤圆的对面,然后看着汤圆,汤圆给陈孟郊倒了一杯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之后就喝了起来。

    陈孟郊想了想说道:“汤圆,你可是注意到了夏荷对陈季彦的那种感觉?”

    汤圆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放下之后,就看着陈孟郊说道:“本以为你的反应是很慢的,但是居然你也看出来了,这说明她做的倒是明显。”

    这话的意思是十分的明显的,这说明汤圆已经注意到这个事情了,陈孟郊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就说道:“看来你已经是看出来了,我这次过来,也就是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汤圆放下了茶杯,然后抬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哥哥,其实对于汤圆的灵魂来说,这个男人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因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真身的哥哥,所以自己还是要给一些面给这个男人的。

    汤圆想了想,问自己什么意见?这种事情要汤圆怎么说呢?这种事情要是说的不好了,到时候就是自己的锅了,自己才不要做这种傻事呢。

    不过既然是陈孟郊想要问问自己的意见,那么自己就敷衍说说算了,这也算是汤圆的仁至义尽了。

    想了想之后,汤圆就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哥哥自己应该想一想办法的,毕竟这是哥哥自己的事情啊,当然是要让自己去想好了。”

    陈孟郊看着汤圆的眼睛,就知道汤圆是一个聪明的,感情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呢?人家汤圆不想要趟这趟浑水也是正常的。

    不过现在陈孟郊好像是想要找到一个人的帮助,这种帮助只能是汤圆了,因为旁观者清了。

    陈孟郊看着汤圆,眼睛中带着期待,好像是希望汤圆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

    汤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就说道:“若是你们早晚要成亲的,那么早一些晚一些没有什么关系的。”

    陈孟郊茫然的看着汤圆,不知道汤圆说的是什么意思,汤圆也知道自己的哥哥的智商好像是不在线的样子,不过没有关系,汤圆将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

    说完之后,汤圆就认真的看着陈孟郊,然后挥了挥手,笑着说道:“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还是自己想一想,好好的算一下该怎么做吧。”

    这意思很简单,其实就是让陈孟郊走吧,陈孟郊起身,然后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一路上就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沈夏荷同自己在一起。

    正走着,就遇见了从自己的院子往外走的沈夏荷。

    沈夏荷看见陈孟郊的时候,好像是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尴尬,陈孟郊虽然是神经大条,但是也能看出来的沈夏荷的那种好像是有些害怕见到自己的样子。

    为什么会害怕见到自己?难道是因为做了什么事情想要躲着自己?陈孟郊的心中的那种不详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你要去哪里啊?”陈孟郊走过去,然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