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5本章字数:2055字

    汤圆吃完了饭之后,觉得这桌上的气氛好像是有些奇怪,自己最好还是早些走了,这样的话,剩下的那些人才能有说话的机会。

    因为汤圆就算是一个没有什么心思的女人,但是也是一个夫人啊,算是一个长辈,地位同这桌上的剩下的人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种事情本来大家都明白,就是赶紧走了,让沈夏荷和陈季彦还有陈孟郊一起好好说说话也是好的。

    其实说白了,汤圆觉得现在的这个场景让自己不舒服,所以自己就想着赶紧走就算了。

    于是汤圆就起身说道:“那个,各位先吃,我身体不舒服,就先撤了。”

    汤圆说完之后,就起身,陈季彦马上就跟着站了起来,然后看着汤圆的脸,担心的问道:“如何?是饭菜不合口吗?”

    汤圆摇了摇头,然后笑着说道:“没有,不过是这些天的觉没有睡好,所以觉得有些累了,不还要担心。”

    沈夏荷看着陈季彦看汤圆的眼光,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咬了咬嘴唇,自己低下头,为什么陈季彦看着汤圆的时候,眼神中总是带着一种暧、昧的样子。

    这种感觉让沈夏荷不舒服,难道是陈季彦同汤圆有什么关系吗?但是看着汤圆对陈季彦的样子,好像是很冷冰冰的样子啊。

    难不成是陈季彦喜欢汤圆,但是汤圆不喜欢陈季彦?这种说法也不是太成立的,之前很多的人都知道,汤圆也是喜欢陈季彦的。

    按照现在的道理来说,其实应该是汤圆总是缠着陈季彦才是啊,但是现在明显是倒过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沈夏荷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这其中是怎么回事了。

    陈季彦看着汤圆的表情,就跟着汤圆走了过去,然后说道:“我陪你进去。”

    说完,就转头看着金童玉女,然后很和蔼的说道:“你们两个吃完之后,一定要早些休息,明天学新的知识。”

    金童玉女这两个孩子,是十分的聪明的孩子,看着这桌上的气氛很奇怪,就匆匆的吃完了饭,然后由丫鬟领着回到自己的院子。

    陈季彦刚刚想要走到汤圆的面前,沈夏荷突然就站起来,然后看着陈季彦说道:“陈先生,你同汤圆的关系好像是很好的样子呢?”

    汤圆看着沈夏荷,不知道沈夏荷为什么要这样说,这种事情本来就同沈夏荷没有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这样问?”汤圆说道,然后目光轻的好像是一片羽毛一样的落在陈季彦的脸上,想要看看陈季彦的表情。

    只见陈季彦的表情很平静,好像是故意想要看看汤圆是怎么解释这个事情呢。

    汤圆觉得现在的陈季彦好像是在看自己的笑话,那种流动在空气中的暧、昧,不仅仅是汤圆和陈季彦能感受到,就连陈孟郊和沈夏荷都能感受到的吧?

    沈夏荷好像是想要将自己心中想的事情都摊牌,于是就说道:“看着两位的关系很亲密,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要是让陈先生送你进屋的话,说不定会被人说闲话的。”

    原来这沈夏荷是在吃醋啊,汤圆淡淡一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的说道:“陈先生是我院子中的人,也是我的得力助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汤圆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再告诉沈夏荷,自己同陈季彦的关系本来就是很好的,根沈夏荷是不能比的。

    这种说法,其实汤圆是故意的想要刺激一下沈夏荷的,毕竟沈夏荷是陈孟郊的未婚妻,要守一些妇道,不要对陈季彦有什么想法了。

    沈夏荷本来就对汤圆同陈季彦的关系有一些揣测,现在听见汤圆这样说,就更加的不爽了。

    就在沈夏荷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孟郊突然就开口说道:“我们也吃完了,夏荷,走吧,该睡觉了。”

    这是在给沈夏荷一个台阶下,也是为了沈夏荷解围的。

    沈夏荷张了张嘴,然后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被激动的冲昏了头脑,于是就起身,然后缓缓的说道:“我也吃完了。”

    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沈夏荷根本就没有想要走的意思,站在原地看着汤圆和陈季彦。

    那意思好像是陈季彦不走自己也不走的样子。

    陈季彦冷冷的看着陈孟郊,好像是在说,你能不能管管自己的未婚妻?陈孟郊自然是接受到了来自陈季彦的暗示,于是就上前抓住沈夏荷的胳膊。

    沈夏荷没有想到陈孟郊竟然是想要用强的将自己带走,心中不爽,于是就一把想要将陈孟郊甩开。

    但是没有想到陈孟郊的力气很大,一下就将沈夏荷箍住,脸上的表情很冷,不过还是笑着,那笑容十分的难看,好像是在下一秒就生气的样子。

    沈夏荷还没有看见过陈孟郊这样的表情,顿时就吓得不行,只好跟着陈孟郊走了。

    一边走的时候,还忍不住的想要回头看看陈季彦是不是还在汤圆的院子。

    明明好像是知道这两个人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控制,只能是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同另一个女人搞暧、昧。

    那种感觉简直是让沈夏荷的心中十分的不爽,可是能怎么办呢?沈夏荷已经不止一次的忘记自己是陈孟郊的未婚妻了,但是说来,其实沈夏荷是陈孟郊的未婚妻啊。

    看着那两个人别扭的远走,汤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陈季彦说道:“真是的,你呀。”

    汤圆说到这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看着陈季彦,好像是在责怪陈季彦。

    陈季彦一头雾水,奇怪的带着笑容的看着汤圆,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怪我了?”

    汤圆就打了一个哈哈之后说道:“本来人家两个人都准备要成亲了,但是因为你的关系,人家这两个人的婚事就不顺利了。”

    陈季彦站在台阶下面,仰着头看着汤圆,汤圆站在门口,低着头看着陈季彦。

    月亮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枝头了,整个院子十分的明亮,汤圆看见了陈季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