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结果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5:16本章字数:2053字

    汤圆微微转头:“刚刚在想什么啊,我看了你好长时间,你都没发现。”

    陈季彦挠挠脑袋说没什么,就在说:“你一个人太累了,我要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汤圆安慰地笑了笑,然后钻进陈季彦怀里,然后又沉睡过去。

    汤圆睡着后,陈季彦小心地把汤圆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走了出去。汤圆听着没有脚步声了,便坐起来,思考起自己来。

    虽然现在汤圆还好像是喜欢陈季彦的,但是已经在心中对自己的这个事情有自己的分析了。

    为什么陈花椒从来都不会顾及汤圆的感受,为什么她的眼里只有钱,为了钱还把汤圆嫁给张大富填房,最后让汤圆活生生地成了寡妇。

    现在汤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爱的也爱自己的人,陈花椒却说不同意,不就是因为陈季彦是一个书生吗?还是说因为要是汤圆嫁给了陈季彦就没有钱了?

    可是季彦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啊。这样想着之后,紧接着委屈的眼泪流了下来。

    张四爷虽然是一个好人,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同意汤圆和陈季彦在一起。两个人好不容易情投意合,相亲相爱却招到反对,这是为什么啊?

    之前汤圆是一个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很智慧的人,但是在自己的事情上还是傻傻的,为什么所想的都实现不了呢!张大翠那么那么讨厌汤圆?

    张大翠巴不得汤圆离开张家,占据所以家产她怎么会让汤圆好过。汤圆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要怎么做陈花椒才会同意。

    要怎么做四爷才会觉得汤圆和陈季彦合适,要怎么做张大翠才能不讨厌汤圆,要怎么做要怎么做!?

    汤圆一边流泪一边抽泣,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大家都满意,要怎么做才能让大家知道她和季彦是真心的。

    “眼看哥哥就要结婚了,自己却还在这里,哥哥就能如他所愿的和沈夏荷结婚,为什么唯独我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大家都不理解我?”

    汤圆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心中就像是有一团麻,很乱的样子,心中有很多的事情,但是都为什么,我只是想和季彦在一起,难道就真的那么难吗?

    都没有人会为我想想,妈妈,四爷,张大翠……没有一个人理解我。现在,纵使陈季彦再怎么有文化也改变不了现实,平时冷冰冰的脸庞上也露出了很少见的焦急。

    自己父母也认为他们不太合适,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找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百善孝为先,父母之命不可违,他作为一个知书达理的书生,这些还是知道的,可是他和陈汤圆的感情怎么能够因为众人的反对就一刀两断了呢?

    他是不可能也不会和汤圆分开的。

    这边,粟瑾一边焦急地锤着门,一边慌忙地喊道:“小姐,小姐,快开门啊!”

    自从陈汤圆向他们提出要和陈季彦结婚时,遭到了一群人的反对,她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都没有出过门,连饭都不吃,这一两天下来,也消瘦了许多。

    此时的陈汤圆不仅在感慨自己的爱情波荡起伏,也同样为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以及经历的种种坎坷感到悲伤。自己满心期待地去找他们同意自己的婚事,没想到三人居然都不同意。

    陈花椒瞎编乱造地说书生不踏实,就连平时一向护着她的张四爷现在竟然觉得他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太短了,感情不牢固,希望他们再考虑考虑。

    她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连做梦都能梦到自己的母亲、张四爷,还有那个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来眼角都是带着泪水,轻轻叹息……

    这几天陈汤圆一直低烧不退,那天陈季彦刚和汤圆没说几句话,便被陈花椒赶出了门。此后的半个月,陈汤圆又恢复了往日悲伤的日子。

    粟瑾敲了半天门,陈汤圆依旧没有开门的意思,粟瑾知道这几天汤圆一直没怎么吃饭,她是急在眼里,疼在心里呀。

    此时,粟瑾突然想到了陈季彦,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了!我真是笨,我怎么没想到他呢!解铃还许系铃人,我得赶紧去找他帮忙!”

    说罢,便迅速转过身来朝陈季彦家的方向跑去。

    片刻,粟瑾气喘吁吁的到了陈季彦房间的门口,她两手支着膝盖,容自己缓了缓气,直起身子,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向陈季彦的房门口走去。

    “咚…咚…咚…”

    陈季彦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开房门,只见是汤圆的贴身丫鬟。不等粟瑾张口,便有些焦急地问:“粟瑾,你家夫人近来可好?”

    粟瑾连忙将这今天陈汤圆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的事情告诉了他。

    说罢,眼眶里已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粟瑾略带哭腔的恳求道:“求求您劝劝我家夫人,这样下去她会不行的,呜…呜…”。

    陈季彦用力甩了甩袖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得去看一看。扭头便对粟瑾说:“快,随我去汤圆家。”

    两人急匆匆地赶到了张家,“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又一次传来,这一次传入陈汤圆耳朵的的不再是粟瑾的急切清脆的声音,而是她念念不忘的陈季彦独特的带有磁性的声音。

    陈汤圆一阵惊喜,连忙起身将门打开,在看到陈季彦的那一刻,眼泪控制不住的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流了下来,

    “嗒嗒”地落在了地上,陈季彦没想到,这几天汤圆居然消瘦了这么多,头发凌乱,面黄肌瘦,双眼也布满了像枯树树枝一样的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血丝。

    陈季彦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这幅模样,仿佛自己的心被人捅了两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紧紧的抱住汤圆,一旁的粟瑾也感动地哭了起来。

    汤圆擦了擦眼泪,笑着对陈季彦说:“不用担心我,我这几天挺好的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我这几天天梦到众人反对我们的场景,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