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032米 到底是谁的婢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4本章字数:1011字

    玉阿娆想到这里心情不由好了一些,朝昭儿扬了扬眉,“你去给我拿点酒过来,若有父王的青凤酒更好不过了,本小姐今日高兴要多喝几杯,你若是想喝也可以……”

    “奴婢可不想喝酒。”昭儿连忙忐忑地道:“小姐你也不能喝酒,慎世子临走前便吩咐过奴婢,若小姐你要讨酒喝的话万万不能给你。”

    “……”玉阿娆恼恨地咬了咬牙,“你敢把这句话再说一遍?”

    昭儿垂下头,“世子也是为了你的身子好,不能喝酒……”

    玉阿娆有些郁闷,“你到底是谁的婢女?”

    “自然是小姐你的。”昭儿急忙答道。

    “那就给本小姐拿酒过来!”玉阿娆喝了一声。

    不成想,昭儿在听见她这声厉喝之后直接跪在了地上,“小姐你就不要为难奴婢了。”

    玉阿娆瞪着她,气闷地透不过气来,楚白那家伙真是可恶!在的时候管着她不让喝酒也就罢了,可什么时候连将她贴身的小婢女都收买地服服帖帖?从来不敢违逆她话的昭儿居然敢这么……

    见昭儿仍跪在冰冷的地上,小身子一抖一抖的,似乎怕她发火却又努力坚持着。

    玉阿娆望了一眼,只好冷淡地收回目光,“你起来吧。”

    “小姐?”昭儿抬头愣了愣。

    “若你想跪着那就跪着吧,本小姐去歇息了。”玉阿娆从躺椅上站起来,临走前还不忘将上面的那卷书狠狠地扫在地上,可恶的楚白,若让她抓到什么机会的话一定得整死他!

    一把掀开珠帘进了内室,连外衣都没心情脱直接倒在床上睡去。

    昭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这才松口气,后背的衣裳恐怕早已经湿透了,不得不说刚才小姐的脸上还真是有够可怕的。

    见玉阿娆睡着了,她轻手轻脚将摆在不远处的炭火烧得更热一些,现在虽还未飘雪,但这天气比飘雪的时候还要冷一些,而开着的窗冷风嗖嗖地吹进来,看着那扇窗户好笑地轻叹一声,这才关上,径直退出去。

    玉阿娆睡得香,依稀察觉到昭儿已经退了下去,被窝里暖融融的,她安心地睡了过去。

    连续三日无聊地度过,这一日早晨总算是到了先皇后的忌辰,玉阿娆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往外面喊了喊,昭儿很快应声进来,看见她难得这么早起来,有些诧异,以前小姐哪次不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来,看样子这阵子委实将她给闲慌了。

    “看什么看,快给本小姐梳妆。”玉阿娆拿着木梳对着铜镜比了比头发,却不知道该从何小手,只好看向昭儿,见她还站在门边发愣不由再喊了一声。

    昭儿回神,连忙走了进来。

    拿起木梳有条不紊地开始给她梳头发,说来也好笑,小姐都醒来这么几日了,其他反面倒是与以前的小姐大不相同,可这发髻不管她怎么尽心尽力地教小姐还是不会梳,每次只能眼巴巴地让她代劳。

    玉阿娆抬起头望着铜镜里的昭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