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060米 将你折磨得够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5本章字数:1021字

    微风掀起一角,正好看到自家世子嘴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十分轻浅,十分短暂,可还是让他给看得清清楚楚,在夜光下,他那件洁白无瑕的白袍上梅花似乎栩栩如生,正绽放着它最耀眼的光泽一般。

    “怎么了?”楚白见他傻看着,不由蹙眉。

    “没事,世子二小姐下车吧。”寒时立即摇头。

    两人下车之后,玉阿娆摇晃了下晕乎乎的脑袋,眼前的景物几乎都有些模糊起来,刚才喝在肚子里的酒好像此时忽然又开始发作了,迅速地将她神经给占领,下车的时候差点摔倒在地。

    昭儿及时扶住了她,担忧地问,“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玉阿娆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些晕乎乎的感觉,有些难受。”

    “啊,不会吧,莫非是酒还没醒?”昭儿按压住惊讶,朝楚白的背影喊了喊,“慎世子,我家小姐好像身体有些不适,请过来瞧一瞧。”

    楚白停住脚步,这才转过头看向她。

    玉阿娆的脸颊越发红得发热,就连眼眸都是醉醺醺的样子,身子更软弱无骨般地靠在昭儿身上,若不是被扶着的话,怕是早就要摔趴在地上去了。

    楚白伸手给她把了把脉,最后皱着眉头又去碰他的脸,修长冰凉的手指碰在她的额头上,玉阿娆下意识地被冻醒了一分,连忙去甩他的手,“你摸什么摸?”

    “别动。”楚白冷了冷眼,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细小的手腕,“让你别喝酒偏是不听,如今这么大半夜又被吹了风,现下好了,风寒和醉酒一并发作,今晚怕是要将你折磨得够惨。”

    玉阿娆晃了晃迷糊的脑袋,他的声音仿佛了离自己越来越远似的,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飘进来,她知道,这声音如同清冽的那样好听,却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得痴痴地笑了笑,“风寒是什么?会死吗?”

    楚白清冷地撇她一眼。

    “不是什么,小姐你真是病糊涂了。”昭儿差点想将她给藏起来了,真是够丢脸的,也不知道这是在发酒疯还是在病糊涂了,弄得她有点手足无措,哪里像是喝醉酒的样子。

    楚白忽然扶住玉阿娆,“你先去歇息吧,你家小姐的情况不太好,本世子会亲自照料的。”

    昭儿一时犹豫,看到他不容置疑的脸色只好行了一礼,“奴婢遵命。”

    楚白手一转,扶着玉阿娆软若无骨的腰肢横抱在怀里,大步往寺院里面走去。

    玉阿娆不安分地在他的怀里蹭着,半眯开松惺的桃凤眸,这副半醉半醒的模样看着当真是越发勾人,眼眸里仿佛装着天上的星辰似的,楚白身子细微一僵,忽的伸出冰凉的手掌盖住她的眼睛。

    寒时在身后看着自家世子的举动,万分忐忑,这到底又是唱的哪一出?

    楚白的覆盖在玉阿娆眼睛上的手仍能感触到那一浅一深的呼吸,明明自己的手更冷,却仿佛如滚烫的热水般烫了他一下,只得幽幽叹息,“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