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114米 想怎么宰怎么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8本章字数:1017字

    可最冤的是,这血玉哪里是她想要的,压根就是他硬给自己戴上去的。

    这还能怪她吗?

    玉阿娆抬了抬眼,盯着楚白带着三分笑意七分深意的视线,最后才点头,“好,答应你就是。”

    就算是凌王府再如何不行,这醉仙楼的一顿饭钱还是绰绰有余的,为难答应了之后,等下回再去宰他一顿,说起来,君无痕还欠着他们两个一顿饭呢,思前想后,又笑意深深地开口,“对了,那天我们不是说去醉仙楼吃饭但被宫里的事给耽误了吗?”

    “确是,你想说些什么?”

    “你想想看,南阳王府财大气粗,哪是我凌王府能比的,不如去一趟南阳王府找君无痕出来,让他还上一顿,到时候想怎么宰他就怎么宰。”

    “你这主意倒是挺有意思的,自己就能免了一顿饭钱是吧?”

    “知道就好。”玉阿娆心照不宣。

    “好,这就走吧。”楚白望她一眼之后,嘴角带着笑意从榻上站起身,目光扫向屋外,“寒时,准备马车去南阳王府。”

    “是。”寒时虽不明白为何突然去那儿,直觉与君小王爷脱不掉关系。

    马车备好后,两人一起出门。

    沿路上景致别具一格,令玉阿娆看了一遍还是忍不住地再去看一遍,望着那奢华的玉桥,她啧啧叹声,“你也是真够大手笔的,居然用玉做桥,实在是震撼人心,要说平常一块巴掌大的玉都珍贵,而你这一座桥上的玉怕是有几个人的身量了,就不怕会有人专来你这儿偷吗?在这里随便拿个东西出去怕是衣食无忧了吧。”

    “那可不是。”寒时答道:“以前倒是经常有不少贼会来偷东西,只是后来惩治了几个后,再也不敢过来了。”

    “好好替你家世子守着这一府的金山吧。”玉阿娆笑了笑,目光从寒时身上移开又落在楚白的身上,撇了撇嘴,“你也真是够铺张浪费的,要是慎王爷看到你这样败家还不得活活地从坟墓中气得跳出来。”

    “你放心。”楚白冷了冷眼,“他的棺材用的自然是最好的,恐怕死而复生也难以跳出来。”

    玉阿娆收了嘴上的笑,他一开起玩笑怎么就让人觉得森冷呢?

    看着路边上花草,她又忍不住说话,“你这些花草还想要养护到什么时候?”

    “明年春天。”楚白怔怔地盯着那些颜色鲜嫩的花草。

    玉阿娆无奈起来,“你真是太败家了,这万物枯荣都是有轮回的,光是看这鲜丽的一面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好好欣赏欣赏秋日里枯败的景象,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你管住自己便好,慎王府的私事不用你插手。”楚白的声音却彻底冷了下去,不发一言地甩甩袖袍往外面走去。

    玉阿娆怔愣地盯着他的背影发呆,他这又是突然发什么神经?仔细一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也并无什么不对啊,就算是不爱听,也不用发这么大的脾气,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刚才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