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127米 压制不住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9本章字数:1018字

    看着楚白的脸色虽犹如正常人一样,却更让她觉得怪异。

    他转过目光落在她身上,说道:“你伤还没好,好好休养。”

    玉阿娆听他一说,确实觉得胸口还有些疼,只是烈火般的灼烫感已经消失,包裹住身体的寒冷也已变成正常体温,她松了口气,勉强睁睁眼睛,“你的伤势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

    尽管这回出事是因为他的关系,可说到底也是他救的自己,还是在负伤的情况下。

    楚白抿了抿唇,“我没事。”

    玉阿娆没再继续过问下去,强撑起的精神最终还是萎靡下去,继续昏睡。

    静静地从她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收回视线,楚白猝不及防地用手捂住嘴重重咳嗽一声,这才朝外面轻轻喊道:“凌王爷,可以进来了。”

    闻言,凌王爷连忙走到玉阿娆身边,让太医给她检查脉搏。

    太医查探一番,顿时惊喜地跪倒在地,“恭喜王爷,二小姐的脉象已经变得平稳了,想来是内伤被治好,慎世子的医术当真是十分高明。”

    “真的?”凌王爷一阵欣喜。

    “是!”太医肯定地点头。

    寒时走进来望见自家世子身子不稳地靠在屏风边上,好像随时都能倒下去那样,脸色和嘴唇的颜色变得和正常人受伤后的一般无二,他吓一跳,赶忙走上去摸了摸他的手腕,惊讶道:“世子你体内的真气……”

    楚白摆摆手,打断他的话,看向沉浸在欢喜中的凌王爷。

    “王爷,我已经将二小姐的内伤治好一半了,但要想完全康复的话,还需要每日过来施针打通经脉,今日先行告退。”

    “慎世……”凌王爷正准备说些道谢的话,然而对方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

    寒时扶着楚白回到马车里,被他强行压制在喉咙里的鲜血止不住地往外面吐,看得小侍卫愁容满面,“这可怎么办世子,你本就受了重伤未痊愈,如今又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全部输给了二小姐,如今已经压制不住那东西了,它会害死你的!”

    “行了,本世子自有主张,回府吧。”楚白摇摇头,宁静的目光往他脸上一扫,平静无波的眼神却透出一份如泰山般的沉重之感,压得寒时身子一颤,再不敢多言,赶着马车往慎王府而去。

    马车赶了一段路之后,寒时忍不住开口,“不如世子将小郡主叫回来吧,也就只有小郡主能暂时保住你的命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用。”楚白镇定摇头,皱起眉头,“我已经拖累了她这么多年,她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了,况且她现在的情况也无法再承担我体内的那东西,还是让她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世子,若小郡主知道你这样她一定会于心不忍的……”

    “赶车!”

    寒时一时间无话可说,心中万分忐忑。

    车子一路往府中赶去,秋叶枯败的季节,已经快萧条到完全被凌寒的冬雪给覆盖住,马车轮子压过地面,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