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139米 出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9本章字数:1015字

    楚白脸色往下一沉,“你伤都还没好,出府去做什么?”

    “你不是说不相信么?我就带你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做的!”玉阿娆倨傲地抬了抬头,话说的重了几分,她就不相信,在实打实的证据面前他还能说些什么?

    “原来你是要去尚书府……”楚白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是。”玉阿娆冷淡地笑,“所以慎世子请你回避一下,本小姐要更衣了。”

    这摆明在下逐客令了,楚白神情一凝,最终还是收回暗沉的目光,从屋里退出去。

    才走到门口,他便微微转头,“去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禀报给凌王爷听。”

    “属下遵命。”寒时领了吩咐往外而去。

    玉阿娆在屋里面换好衣服,就听见下人战战兢兢地来禀告,“二小姐,王爷来了。”

    她听闻心下一愣,凌王爷怎么会好端端地跑过来……

    不待玉阿娆多想,凌王爷便沉着一张黑脸,甩着宽袍衣袖大步走进屋里,看着她果然从床上下来,已经穿戴整齐,他立时顿住脚步,“寒时来禀告的时候本王还不相信,可如今……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又要闹腾什么?”

    寒时?原来如此,玉阿娆看向身后跟来的楚白,微怒几分,真是够狡诈的,不让她出府竟然将凌王爷都给搬了出来!

    “怎么不说话?”凌王爷见她呆呆地看着却不做声。

    “回父王,我确实是有要事必须出府一趟,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还望父王能够准许。”玉阿娆尽量用最温婉的声音请求,冷静想来,她是有几分后悔了,可楚白就在旁边看着,她再也没法搁下脸面说不去。

    “简直是胡闹!”凌王爷气恼,“你的伤本王还能不清楚吗?昨天差点就丧命,今日就想着出府去闹腾,想都不要想,你要是敢跑出去的话直接打断你的腿!”

    “父王……”玉阿娆说不出话来。

    父女俩在僵持的时候,楚白缓缓走上前来,开口,“二小姐怕是病糊涂了,所以才说话顶撞王爷你的。”

    “让世子看笑话了。”凌王爷脸色好一些,对玉阿娆哼道:“本王说不准出府就是不准出府,今日看在慎世子面上便饶你这一回,听见没有?”

    “听见了……”玉阿娆只好被迫答应下来。

    凌王爷走之后,她目光转向楚白,一脸愤然,“昭儿,送慎世子出去,本小姐院子小,容不下其他多余的人。”

    “这……”昭儿被玉阿娆不容置疑的眼神看得忐忑,只好转向白袍男子,“慎,慎世子,我家小姐身体不适,就请你明日再来吧。”

    楚白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视线略微往下,落在桌上剩下的另外一碗鱼汤,汤早已经冷了,他却径自拿起碗尽数喝进肚子里去,最后才放下,抬起深沉复杂的眼眸对玉阿娆说道:“我知你今日心情不好,但还是要好好养伤,否则就白费一番功夫来救你了,明日我再来替你施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