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深149米 北疆王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9:09本章字数:1013字

    “嗯嗯。”昭儿连忙点头。

    在她学数字的时候,玉阿娆从软榻上起身往外走去,在屋子里闷了好几天,自从受伤之后就没有好好在院子里散散步什么的,今日的天气还算是不错,虽没有阳光,但万物明朗,燃起希望。

    看到院子里种满了花卉,她以前倒是都没怎么好好观赏过,今日趁着好不容易空闲时间慢慢看看。

    说实话,这些花远不如慎王府养的好,一朵朵耷拉着花瓣,像是随时要枯萎,但还是尽心看上几眼,在她盯着花想的入神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

    “本王子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叫做人比花娇这话的真谛。”

    玉阿娆错愕地转过头看去,只见眼前慢慢走来一个风流倜傥而面容阴柔的年轻男子,他看起来应该有着二十多岁的模样,眉眼里全是明朗的笑容,看他一眼,整个人都变得要开心许多。

    他的笑仿佛有一种无法捉摸的浸染力。

    可玉阿娆完全就不认识这个忽然闯进院子里的男子,眼里多了一丝防备。

    “你是谁?”

    风流男子一袭宽松衣袍,清风吹拂着他,就宛如那些传说中拥有仙风道骨的修道之人,眉眼清峻,而身姿挺拔如玉,男子绽开的笑颜却因为她的话立时顿住,意外地挑起眉头,“你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不认识。”玉阿娆无语地翻翻白眼,说的好像他是钱一样,谁见着都得认识喜欢似的。

    “你还真够直接的。”年轻男子委屈地眨着眼睛,“你可知道这样说的话,会让人伤心的,若是伤了我的心,就会伤了全天下女子的心,你若是伤了全天下女子的心,你自个就会伤心了。”

    玉阿娆沉思着皱眉,完全听不懂他这是说的什么意思,未免也扯得太远了些。

    男子见她压根没表情,跟着解释,“本王子乃是北疆皇室唯一的正统血脉,当然,还是全天下女人都为之疯狂的对象,你让我伤心了,她们就会伤心,便全部要记恨在你身上,你说你还能不惨吗?”

    北疆王子?

    玉阿娆在脑中搜寻一圈后,好像依稀在原主的记忆中有过这些,听说北疆王室血脉单薄,多年前北疆王一死之后,却是王后继任了北疆王,成为迄今为止第一位女王,如今的北疆女王铁血手腕,是面前这位北疆王子的继母,因为王位之争,一直被北疆女王给忌惮,加上这王子又风流成性,不思进取,明明是唯一的王族血脉,但却未被立为储君,但不知怎么就晃悠到凌王府来了。

    “这下清楚没有,凌二小姐?”傅少卿往前一步,整张脸都快凑到她身上。

    她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一步,无语地撇着他,“你怎么知道……”

    “废话,本王子都走到你院子里还能不知道这里住着谁吗?”傅少卿像看白痴一样地看她几眼,玉阿娆咳嗽一声,差点都忘了这是她自己院子,这话实在是问的有些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