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祭祖

    更新时间:2018-08-09 15:40:11本章字数:2575字

    在一片草木茵蕴的盆地之中,有一个数万户人家,总人口超10万个镇子。

    在这个镇里,有北方楚家,东方王家,西方宇文家,南方韩家。四大家族经过数以十代的繁衍生息,始终屹立不倒,生生不息。这都取决于他们各自占领的山川,每一个大家族背后,都有一片家族的祖地陈列在山上。

    而此时,北方楚家祖地上,正在举行恢弘的祭祀。

    在山顶之上,有很多石质洞府,任何时候都有兵卫在守候。除此之外,山顶还有一些很是古朴的道馆供人休养生息,参悟道法。

    洞穴周围的道馆很多都是用紫色的树木所修建。

    在众多庙宇的最中间,便是那个石质洞穴,看起来格外古朴,浑然天成,不似人工开凿。

    众多庙宇如同众星捧月般,拱卫着这看上去只有数米大小的洞穴。

    而洞穴之中,竟然泛着朦胧的紫光,还有一些雾气缭绕在外,显得分外神圣。

    在洞穴之外,有一个高台。高台有九阶台阶,每一阶都有不同的颜色,最顶层的阶梯为紫色,象征着尊贵,神秘。而在高台之上,有一个一米见方青铜鼎立在上方,青铜鼎内插满了香火。

    而此时,一名身穿紫色鹤纹袍的老者神色恭敬,缓步迈上台阶,点燃了一根半米有余的紫金香,插在青铜鼎内。

    “紫金香燃,祖地穴开。”这名老者大喝,并且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在点燃的紫金香上。这时候,紫色的烟雾像是有了生命,竟然缓缓的化成龙型,进而窜进洞穴之中。此时,那些缭绕在洞穴之外的紫色雾气和光幕缓缓消散,一切归于平淡。从外往里看,依稀能看见里面的一些神秘的刻图,甚至还能看见一些奇异的金属在发光。

    青铜鼎下方集聚的众人看见这一幕无不双眼发光,一些稚嫩的孩子更是跃跃欲试,连高台之上的老者,同样也双眼放光,对里面的物件,拥有浓厚的期待。

    “今天,是我们楚家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同样的,也是楚家年满12岁的弟子进入祖地,激活血脉,进行历练和磨砺的时候。这里面有些凶险,家族子弟应当同仇敌忾,一起面对困难。我们楚家之所以在新阳镇历经数十代而不衰,就是因为这处祖地所在,希望诸位弟子好好把握,你们未来有多大成就,今日进去将会有格外大的影响。这里的造化,会影响你们一生。”这名穿着紫色纹鹤袍的老者说得很是激昂,在激励着下方的一干子弟。

    而下方总共分为三列人马,以大房人马最少,以三房人数为最,单单是守候在后方奴仆的数量,三房也远远胜过大房。相比之下,大房一行仅有三人的现状,显得很破落。

    所有人都很激情澎湃,唯有一人,在皱着眉头。

    二房和三房人马但凡刚满12岁的少年,都纷纷出列,整装待发,依次进入楚家祖地。唯有大房,仍旧在犹豫。

    “嗯?放山,其余子弟都纷纷进入祖地了,你家的寒秋,怎么还不动身?”老者早已经将对方的一切尽收眼底,奈何他是族长,有上百双眼睛在盯着他,此时,他不可能对这一幕视而不见。

    “族长,寒秋他还小,自小就经历了一场病变,以至于现在连武者都不是,这让他进去,定然是凶多吉少,我不能让他冒这个险。”楚放山此时护佑着身后的孩子,极力辩说,希冀能让事情有转机。

    就在这时候,有不**的声音响起。

    “哟,放山,你这意思,你的儿子是宝贝儿,我的儿子就不是宝贝儿了?凭什么你家的孩子不用进去冒这个险,而我们家孩子就得去,再者说了,不去祖地激活血脉,那日后,可就不是楚家人了,基本进去没有激活血脉,也至少会被发至旁系,这要是不去.....”说道此处,那个人没再往后说下去,但是话里的意思,任何人都能听出来。

    “三弟,你....寒秋怎么也是你的侄儿,你这样做,当真不念及一下血脉亲情么?”楚放山此时有怒不敢言,硬憋着火气。

    “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身为家族的一员,定然首先得为家族族规着想,如果你非不让寒秋去,那可就.....不是那么好收场了。”说完,他将目光投向族长的方向,族长自然也明白对方的意思。

    “放山呐,这里面虽然凶险,可毕竟是我楚家祖地,按理来说,是不会发生什么生命危险的。更何况,这里面机缘如此众多,寒秋进去,说不定就能解开他天生的痴呆之证了呢。如果非要不去,那寒秋可是会被....”族长同样点到为止,话无需说太满,一半安抚,一半又带有小小的威逼,作为族长,定然要处理好这些事情。不然,族中不安定,家族也很难中兴。

    “族长,非要秋儿去,我代替他去行不行?”楚放山眼里闪过一丝愤怒,但是看见族长那古井无波的眼眸,这一丝愤怒又很快湮灭了下去。

    “族规不可违,你自行决断吧。”族长扔下这句话后,就缓步走下祭祀的高台。

    而场内,另外两房十余人皆是冷眼相视。虽然规定族内不可相互残杀,但是大房权力旁落,其余的旁脉定然要趁机崛起。

    “秋儿,此去祖地,万分的凶险,你定然要百万分的小心,爹等你回来。”楚放山半蹲在地下,看见还很稚嫩的儿子要经历这些,内心实在是不忍。唯一让他进去的希望,也就是祖地神奇,说不定真的可以解开楚寒秋天生的痴呆之症。

    楚放山给了楚寒秋数枚精心制作的符文,上面有繁奥的符文镌刻在上面,预示着它强大的威力。

    其他人也都为之侧目,尤其是刚才发言的三房之中的一员,此时眼睛微眯,不知道脑袋之中在想些什么。

    随着祭祀典礼结束,楚家子弟先后涌进洞内,楚寒秋落在了最后。在最初洞口很小,墙壁散发着莹莹紫光,再往后走,道路就开阔了起来,竟然隐约能听见瀑布声。不得不说,这楚家祖地确实是一处洞天福地,紫光萦绕,并且不时有流光在人们眼前划过。走了千余米,到达了尽头。一处偌大的洞穴呈现在众人眼中,悬泉瀑布声不绝如缕,竟然还隐约听得到鸟鸣。

    一处偌大的石室呈现在众人眼前,约莫有百余个平方大小。

    “哟,这不是大房的废柴少爷嘛,怎么,你也想来祖地寻寻机缘?”有人看见楚寒秋跟在后面进入祖地,出言嘲讽。

    楚寒秋目光有些呆滞,衣袖拖在地上,虽然长相很端正,可是也难以掩饰他智力低下的事实。此时他也只是嘿嘿的发笑,并没有接下话茬。

    “夜幕,你管他作甚,邀他进来,原本就是族中的规定,他虽然痴呆,但也是嫡系出身,定然是要进入祖地的,咱们任由它自由发展吧。”在夜幕旁边有一佳人依靠在一旁,虽然只有12岁,但是身材却很挺翘,颇有半成熟少女的风韵。

    说完,一些人将目光收回,这里是楚家的祖地,不可能因为一个傻子,而搅和了此行的目的。

    这间房屋里四通八达,多条路径通往不同的方向。

    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为队伍,各自出发。只有楚寒秋停留在原地。而就在这时,刚才发言的那位少女轻轻摇了摇手壁上的紫色铃铛,原本呆立在原地的楚寒秋听见了,顿时小跑跟了上去。

    这一幕,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都是各自进入分开的小径之后,才开始做的手脚,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