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旧疾终恢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5本章字数:2203字

    空中,晶莹的雪花像轻盈的玉蝴蝶在翩翩起舞,一团团一簇簇的雪花飞落下来,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柳絮从天空翻滚而下,覆盖住了无垠的洞箫湖,无暇美景冰层之上人潮涌动,岸边君天南的身上落满了雪花,面容有些憔悴,任由雪花沾满衣袍无暇抖落。

    “天南!!天南”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洞箫湖的搜寻中时,后方传来一道声音,声音中充满了焦急和焦虑,回头望去一个美丽的少妇正在婢女的陪同下,朝着这边快速的走来。

    “夫人”

    君天南赶紧迎了过去,柳如烟只披着一件绒袍很是单薄,但眼下她却好似感受不到寒冷,脸上布满了焦急,急促的道:“天南,凌儿呢!!凌儿呢。”

    “正在找,你别急!一定能找到的”君天南心下十分的心疼将柳如烟揽入怀中,柳如烟看着破碎的湖面心中忐忑无比,就好像一个比命都重要的东西被人夺去,然后一刀刺入心脏的痛楚,只觉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君天南手一神搀扶着她。

    君奉赶紧过来扶着柳如烟,有些心疼的唤了一声道:“娘,弟弟一定没事的,相信我”,柳如烟握着君奉的手眼中泛着晶莹,作为母亲柳如烟是最能体会到君凌感受的,虽说是因为自己贪吃误食了葬毒菇,但十一年来君凌所受的苦柳如烟都看在眼里,往日的天才一下变成了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

    并且还要无时无刻的经受着葬毒菇所带来的影响,每每到夜晚子时君凌都会经脉堵塞,血液逆流骨骼扭曲!当看到君凌那时候痛苦的样子,柳如烟心都要碎了偏偏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只能依靠散毒水仙丹来维持君凌的正常生活。

    纵使自己儿子不能修炼,但那也是自己的骨肉,就算他武脉一辈子都是破损,自己也要保护好他,但眼下却传来这样的噩耗,如何让自己不心痛,那种疼痛果真是让人窒息。

    搜寻仍在继续洞箫湖的冰面已经完全被破开,湖面上有着十几艘君家的渔船,不少的家丁都在打捞和搜寻,君天南等人静静的看着期盼奇迹能够出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湖面上忽然传来了消息。

    “家主,二少爷找到了!”负责打捞的一名君家卫士喊了一声,君天南和柳如烟精神一振,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果然!在湖面上一个少年的身体飘了上来,那几名卫士赶紧将君凌从冰冷的湖水中捞起来。

    渔船停靠在岸边柳如烟赶紧冲了过去,卫士将君凌抬到岸上放在铺在雪中的毛毯上,柳如烟和君天南等人赶紧围了过来,君凌身上湿漉漉的脸色苍白,柳如烟一把将君凌抱住,攥着君凌冰冷的手掌,眼泪夺眶而出搂着君凌,将君凌的脑袋搂在怀中,瘦弱的后背猛烈的颤抖起来,泪水顺着脸庞无声的落下滴在君凌的脸上。

    身后的君家众人皆是表情不一,君天南脸色阴沉如水似乎有着一股怒火在悄然酝酿。

    “君宏!”

    君奉一下双目通红如同发了疯的狮子,这一声可把君宏吓的不轻,那几个小子都是战战兢兢脑袋一片空白,就在君奉一脸阴沉打算冲过来的时候,那边的母亲柳如烟忽然叫了一声。

    “娘…”君凌缓缓的睁开眼睛,身体很虚弱所以声音不是很大。

    “凌儿…”柳如烟愣了几息然后捧住君凌的脸,继而狂喜道:“凌儿,凌儿你没事!!太好了”,身后君天南和君奉赶紧围了过来,看到君凌没事这两个人别提有多开心了,而那边的君宏等人则是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好了夫人,凌儿还很虚弱!还是先回去请个郎中来给他看看”君天南的手搭在柳如烟的肩膀上,轻笑着说道,君凌没死君天南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柳如烟转过头杏目狠狠的瞪了一眼君天南,道:“回去再跟你算账!”,君天南一脸苦涩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

    君府,君凌的房间中君天南和柳如烟还有君奉都在,床上躺着君凌盖着厚厚的毛绒被子,额头上贴着一块毛巾,在旁边的水盆里还有一盆热水正冒着热气。

    床边坐着一名老者头发雪白,手掌如同树皮一般粗糙,但这老头可是荒镇里最好的郎中了,他捻指搭在君凌的手腕处替他把脉,另外一只手捋着自己的胡子半闭着眼睛。

    良久,江郎中睁开眼睛,看着床上的君凌似是有些不解道:“咦,怪哉怪哉!”,听到江郎中的话君天南三人的心中都是一紧,柳如烟慌忙的道:“江郎中,凌儿怎么了!难道身体越变越糟糕了吗。”

    “不不不”

    江郎中摆了摆手,轻笑一声道:“恭喜君家主,恭喜柳夫人!”,这句话可是让君天南夫妇二人一头雾水,就连一旁的君奉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江郎中嚯嚯笑出声来,道:“君凌二少爷身上的旧疾已经完全消失,葬毒菇的影响也已经彻底的祛除,依照老夫给武者治病的经验来看,二少爷此时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

    “什么!”君天南三人皆是震惊出声,旋即便化成了满脸的喜色,赶紧来到床前君天南看着君凌,道:“凌儿,你感觉如何”,君凌深呼吸了两下,的确之前呼吸时候的滞涩感消失不见,脸上也是出现一抹笑意,道:“的确是比之前轻松多了”

    “太好了!”君奉一拍手赶紧蹲在床边,两兄弟聊了起来,另外一旁君天南和柳如烟冲着江郎中深深抱拳,君天南颇有些感慨的道:“江郎中,您果真是医术高明!我真不知道如何感激你了。”

    “君家主,若真是老夫医好的这个情倒可以领,但令郎的情况恕老夫眼拙,行医数十载都未曾见过如此体质之人,十一年的旧疾今日完全消失不见,可见此乃天意!天不亡君凌又何况葬毒菇乎?如此突变定然是奇迹,日后二少爷的成长怕是不可估量,君家主可是还得多多培养才是,莫要荒废了这般机缘!”

    君天南夫妇二人对视一眼,然后会心一笑,夫妇俩送走江郎中君奉也回到了自己房间,夜晚降临寒风萧瑟!君凌躺在床上望着房梁,心里却是有一个秘密未曾说出来,那便是现在潜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灵藕,并未自己不信任爹娘和大哥。

    这般灵物在自己实力未成熟之前,传出去只会招来杀身之祸!君凌可不想因为自己就让家族的人受到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