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玄境破三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5本章字数:2175字

    金字入脑神识中仿佛是有着无数金光乍现,一道道心法和运功线路,清晰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君凌紧闭双目双手自然张开呼吸平稳有力,本能的按照脑海中的运功线路进行修炼,一道道元力熟练的游走在身体中。

    在君凌的周身似乎是有着一层无形的能量,所有的雪花都诡异的悬浮在空中,身上的气息急剧的发生着变化,元力逐渐的汇聚于身体中的各个穴位,当那种奇异的能量来到一个顶峰的时候,自君凌身体中一道强横的冲击波扩散出来。

    吹动无数雪花飘洒在空中,就连雪地下的泥土都被震的飞散起来,身上原本落满的雪花尽数消散,按照那种线路周而复始的修炼着,呼吸间极具节奏感,感受到体内充盈的元力,君凌双目猛的睁开双手印结一捏,薄唇轻启。

    “破”

    稚嫩的脸上带着一抹坚韧,伴随着一声低喝君凌身上的气息陡然攀升,周围气流肆虐卷起雪花飞舞,那股气流十分的暴虐久久不能平静,黑发被吹起激荡在脑后,似是察觉到自己修为的精进,君凌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肆虐的元力气流才缓缓平息下来,君凌调整了一下呼吸吐出一口浊气,望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缓缓攥起,笑道:“玄境三重!没想到十一年封闭的武脉,一朝恢复进步便是如此明显”。

    玄境,是武修进入修炼之途的开始,玄境武者能够吸收元力并且运用在肉体上,达到激发人体潜能的作用,玄境的进阶越高那么肉体的力量也会越强,可以说玄境就是修炼的敲门砖,若是这第一步没有做好,在玄境时候的底子不扎实,那么等到了道境就会导致元力不足,甚至经脉不堪重负的情况出现。

    而君凌的进步十分明显却也不是偶然,十一年来虽说武脉受损,但自己的肉体力量也一天都没有耽搁,每天都会练习万象拳!也只有自身肉体强大起来,才能抵御那葬毒菇所带来的痛苦。

    而今武脉恢复完好如初,身体里面的潜能被激发出来,有这样大的进步倒也不足为奇,在日后的修炼中君凌就会感受到,十一年来苦练万象拳所带给自己的益处。

    抬头望天灰蒙蒙的天空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挂在空中的太阳,阳光倾泻下来给这片天地都是镀上了一层七彩的光芒,树上的积雪在阳光的映射下,变的晶莹剔透,艳阳仿佛是驱散了凌冽的寒风,整个人的心境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距自己出来修炼已有五六个时辰,也该回去了要不然老爹他们又该担心了,起身拿过绒袍抖了抖将积雪震掉,披在身上朝着山下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这片空地上,唯有那地上凌碎的脚印是有人来过的证明。

    ……

    现在的街道上可谓是行人遍布了,两旁的酒馆和饭馆等等产业相继开门营业,路边的茶铺和面铺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君凌一边朝着君府走一边看着两旁的街景,自己很少出门这也是十一年来头一次,这么悠闲的在街道上闲逛。

    “二。。二少!!”

    就在君凌举目四望的时候,身后忽的传来一声焦急的呐喊声,回过头便是看到一个奴仆打扮的人朝着这边跑来,脚底一个踉跄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扑到君凌的脚边。

    “君阳?”

    来人是君家的一位跟班的,以前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不过后来自己没法修炼之后,君阳就过去服饰君家的那位小姐了,不过君凌和君阳倒也时常来往,关系倒是也算不错,但现在看到君阳这副样子,君凌不由得便是感到有些疑惑。

    “你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将君阳从地上扶起来看着他问道,君阳喘了几口气手指向后方,焦急的道:“二少,您快回去报告大少爷,婉清小姐被秦家的秦二世给堵住了,您还是快走吧那秦二世今日也不知是吃了什么药了。”

    “君婉清?”

    君凌剑眉微微一皱,君婉清不是柳如烟生的但也算是君家的大小姐,所以一直以来都享受着大小姐的待遇,这女人大毛病没有小毛病无数,虽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自己倒很少跟她讲话,不过这女人当初嘲讽自己可是刁钻的很,所以听到君阳的话君凌并没有想过去帮她。

    “行了你去吧,我大哥应该还在家里”

    松开了抓着君阳的手,君阳急忙点头转过身欲离开,嘴里嘟囔了一句:“希望素素能多坚持一会儿”,听到这话君凌一把揪住君阳的衣服领子,将他提起来双脚离地,皱眉看着他:“你说什么,素素也在那里?”。

    君素素是自己的婢女一直以来服侍自己都是兢兢业业,十一年来都是君素素的无微不至照顾,自己才能挺过来,但那是自己的丫鬟怎的会跟君婉清在一起?

    君阳有些慌乱心里更是惊骇之极,二少爷今日力气怎的这般大,平日里看二少爷都是体弱的类型,这话他没敢说出来,点点头道:“二少爷,素素是给您抓药去了,江郎中吩咐给您抓点补气血的药养养身子,跟婉清小姐是恰巧碰到了,眼下婉清小姐被围住素素也不好离开。”

    “君婉清没有丫鬟吗!”君凌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君阳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道:“有是有,不过婉清小姐说要素素顶一下,让我回来找君奉大少爷。”

    君凌手一松君阳一屁股坐在地上,君阳抬头看了一眼君凌,脸上已是冰寒一片,只听得君凌冷冷的道:“带我去!”,然后不由分说拉着君阳就往街道的另外一头走去。

    旬阳街,荒镇中还算比较繁华的街道,在旬阳街的一家酒馆门前却是围满了人,只见那酒馆的大门紧闭,在门前站着一道窈窕的身影,少女衣服并不华丽穿着十分的朴素,她手里抱着用纸抱起来的药,神色可怜低着脑袋不敢说话,在少女的对面站着几名年轻人,为首之人衣着华丽手持折扇,长相倒也算英俊。

    “小妞,大爷对你不感兴趣!!去把君婉清给我叫出来”秦二世一脸的猖狂用折扇挠着后背,本是想找找君婉清的麻烦,那女人居然丢一个丫鬟出来顶包,秦二世可不吃这一套,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自重身份的人,对一个婢女出手那还不是自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