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黑夜露杀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5本章字数:2088字

    显然君凌的表现令得其他人惊愕不止,君梅齐都是被震了震,然后赶忙宣布:“君凌获胜!”

    君梅齐话音一落,比武场中顿时响起一片嘹亮的掌声与叫好声,所有人顿时才明白,君凌的蜕变是真的巨大,早已经不是十一年前的废物,现在的君凌击败了君武林,可以说是君家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所有人的眼神都从原本的轻视、讥讽,变成了火热和崇拜甚至还有些许忌惮,还有些人则是感到很庆幸,幸亏之前君凌落魄的时候自己等人没有欺负他。

    君凌缓缓走到君武林旁边,冲着他伸出手,君武林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将他拉起来君凌笑着道:“没事吧”,君武林满脸苦笑对着君凌抱拳道:“我输了。”

    “莫被色蒙蔽双眼,也别做他人的刀剑”

    君凌声音不大只有自己和君武林能听到,然后目光看了那边的君婉清一眼,跃下擂台走回了观看席,擂台上君武林未曾将周围的喧嚣入耳,耳畔始终回荡着君凌的一番话,莫被色蒙蔽双眼,也别做他人的刀剑。

    思索一二君武林也没有再看君婉清,走下擂台后回到了座位上,之后的比试也基本都没有了悬念,君凌和另外的几名君家后辈胜出,比试依旧在进行毕竟是要挑选出来前三,而君凌也没有辜负众望,干脆利落的赢下了接下来的比赛。

    最后一场则是要决胜出来第一名,君凌对战一名在君家成名已久的君乾,君乾是玄境七重而且在玄境七重呆了许久,这位不经常待在君家,而是一直待在君家的药堂里面,平日里接触的灵药和草药也不少,所以他的实力也非常强劲。

    二人刚刚对上就是电光火石一般的战斗,君乾并未因为君凌是二少爷就手下留情,君凌也难得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在云游拳和万象拳同时使出来之后,那君乾最终还是没有招架住,憾败离场,场中再次掌声雷动。

    看着场中的君凌那君久山缓缓站起来,眼中倒是露出几分亮色,目光环视全场含笑道:“这次的族比所有的人都表现很出色,也感谢诸多贵宾的光临,最让我惊喜的还是君凌二少爷,一改往日颓废今日却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实乃我君家之幸事!老夫在此宣布君凌获得此次族比的第一名,另外君乾和君引你三人可以各获得聚元丹一枚,以及玄级初阶功法可以自行挑选。”

    听到玄级初阶功法君凌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例如那云游拳便是黄阶高级功法,纵使是玄级初阶那也是超越了黄级的存在,所以是三个人都显得很开心。

    人潮散去君府也渐渐的陷入了沉静当中,荒镇一片朦胧寂静唯有寒风呼啸,近几日的天气似乎变的愈发的寒冷起来,君府内君凌躺在床上似乎一片都那么的平和,所有人对自己的态度都和以前大不一样,若非太虚苍穹诀和那朵灵藕,自己的进阶也不会如此之快。

    另外一边,秦家的府落在夜晚也显得十分的安静,府中黑幽幽的院中无一人,但却唯独有一个房间内却是灯火通明,在这房间的门口站着几名大汉,眼神凌厉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可以隐约听到从里面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哼!!君久山,你到底什么意思”

    秦超脸上的怒火几乎就要无法遏制,拳头攥死骨节发白,哼哧哼哧的喘着气地上散落着杯子的碎片,和一大片茶渍,在对面坐着的人正是君家的老祖之一君久山,看到秦超如此恼火君久山却也不慌不忙,悠悠然的饮了一口热茶,嗤笑道:“你想吞并我君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如果你跟那个组织合作!你会死的很惨。”

    “你秦家的老祖秦日月最近没有消息了吧,没想到堂堂秦家主居然会为了一己私利,卖祖求荣真是好大的胆子!”君久山语气平淡却没注意到秦超的脸色剧变,他的身形猛的一晃狠狠的看着君久山道:“你怎么知道的!”

    “莫要忘了,老夫也是元境的修为,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明日老夫就将此事大白天下,看看你秦家有多少人会接受你这样的人领导!”说着话君久山的表情也是渐冷,言语中没有一丝留情的意味。

    “呵呵呵…”

    原本脸色有些苍白的秦超,竟是忽然悲怆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却是有些嘶狂,双眼通红的看着君久山,道:“你既然想这么做,那便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君久山一听下意识就觉得不对劲,嘭的往起一站厉声道:“你要干什么!”。

    “嘿嘿”

    秦超阴翳的笑了笑目光落向屏风,君久山往那边一看接着他的瞳孔骤然紧缩,惊呼道:“你…是你!!”,屏风后面走出来的男子一袭黑袍,整个人都皱缩在那黑袍之下,浑身散发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身材瘦小但身上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之感。

    “桀桀桀”

    黑袍人的笑声异常的寒冷,杀气宛如实质般的迸发出来牢牢的锁定君久山,君久山额头渗出细微的汗珠,然后他也是打算拼一把,脚尖一点速度快到了极限打算破窗而出,但就在他的身体刚刚来到窗前的时候,周围忽然被恐怖的血元力所包裹,君久山心头一惊无论自己怎么挣扎就是没办法突破这限制。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接着窗户纸上便是被鲜血染红,顺着窗框缓缓流下去,君久山的嘴巴微张双目中带着惊恐之色,人头落地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黑袍人袖袍一挥血元力眨眼间消失不见,那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君久山的死君家人定然会起疑心,一不做二不休!将君家灭了。”

    “什么,可”

    秦超有些犹豫起来,说灭君家谈何容易怎么说也是一个跟秦家旗鼓相当的家族,黑袍人冷笑一声,道:“不用你秦家的人出手,我们自有人会上门,你即刻命人将这里收拾收拾,别给其他人留下什么把柄。”

    “是!”秦超抱拳应是然后走了出去,黑袍人看了一眼地上的君久山的尸体,随即身形逐渐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