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君家遭灭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5本章字数:2263字

    翌日清晨,君凌照旧早早就出门,这次出去带着的可是在族比上获胜得到的聚元丹,所谓聚元丹便是帮助武修能够更大程度的修炼,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聚元丹能够开阔经脉和丹田,着实是一个难得的好东西。

    而置于那玄阶初级功法君凌还没有去取,这件事情并不是特别的急迫,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己先得将太虚苍穹诀琢磨明白再说,好像有了这本武诀对其他的功法都提不起来太大的兴趣。

    依旧是那片熟悉的空地,和那几块熟悉的大石头,绑缚上藤蔓君凌又展开了新一天的修行,这次石头的重量和在训练的时间上,都进行了很大程度的提升,随着自己实力的进步训练量也在一天天的增大,而且君凌又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新的训练科目,那便是带着四块巨石爬山。

    四块大石头扔在山脚下,用藤蔓将自己和巨石绑在一起,在不使用元力的情况下将石头拉上山,主要就是磨炼自己的意志和耐力,这比起利用巨石来练拳难度更高,尤其是在封锁了元力的情况下,君凌饶是不死也会脱层皮。

    一些上山的人看到君凌这般作践自己,许多人都是不理解,甚至觉得这孩子绝对是一个神经病,但是他们永不会了解当一个人体能用尽,丹田和经脉来到一种疲惫极限,触底反弹之后带给君凌的就是修炼更加的迅速和有效。

    寒冷的一天如同白驹过隙,很快夜幕将至黑夜再次笼罩,四处一片寂静留给世界的唯有孤寂,在某座山头上此时却是聚集了数十人如同黑暗中的幽灵一般,皆是衣着黑袍带着头巾蒙面,手中长刀在黑夜中散发着冰冷的寒芒,这数十人悄无声息站在树林中,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就分辨不出来。

    每一个人露出的眼睛中,都是透露着一股血腥的味道,这一刻仿佛尸山血海般空气中都充满了肃杀之味,待那领头之人的长刀举起然后迅猛落下之时,所有的人毫无保留,在一瞬间全部往山下冲去。

    ……

    君府,黑夜中寂静的一叶扁舟,灯火全熄府内褪去白天的嘈杂,就在一瞬间君府的墙头上,忽的落下了数道黑影那些黑影长刀抽出,犹如狼入羊群般悄无声息的落了进来,长刀丝毫没有怜悯的将巡逻的君家卫士抹除,然后静悄悄的潜入了各个房间之中。

    但,还是有着一些君家之人反应迅速,一时间反抗的声音逐渐响起,四面八方围过来许多君家之人,刀光剑影不断的有人倒下,冰冷的地面眨眼间便被温热的鲜血覆盖,哀鸣遍天杀意四溅,寒冷的刀刃上涂满了鲜血,血液浸入地面将砖块染红,君天南和一干君家子弟奋起反抗,但这数十人皆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天要亡我君家!!”君天南面色苍白将柳如烟护在身后,手中君子刀却成了他唯一的依靠,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君家之人横死院中,大到管家长辈小到晚辈孩童均是无一幸免,只觉胸前一股淤血堆积,君天南面色冰如寒铁,脸上一片决然之色。

    “夫君”柳如烟贝齿咬着红唇轻轻唤了一声,君天南悲怆一笑脸上的血迹在这黑夜中却是有些狰狞,道:“奉儿和凌儿没在,也就是说他们逃过了一劫,只要奉儿和凌儿还活着,就会有人为我们报仇!!”。

    “到底是何人要如此对我们君家”柳如烟悲愤的说道声音有些哽咽,君天南狞笑一声嗓音浑厚:“此生不负忠义血,来生还做君家人!”,柳如烟不再言语!她知道此刻再去凶手是谁已经不重要,能做的就是陪着君天南,无论黄泉亦或者碧落,心中不断的祈祷希望君奉和君凌千万别回来。

    “此生不负忠义血,来生还做君家人!”

    院中一些奋起反抗的君家众人皆是齐声呐喊,声势浩大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流出热泪,这次莫名的血灾不知来自何处,但!君家也是有过辉煌,君家的人曾经也立足于紫风国的巅峰。

    众人话音落下然后疯了一般的朝着那数十名黑衣人冲了过去,刀影萧萧鲜血依旧炽热,当啷一声君天南手中长刀落地,很快便是被人潮所淹没……。

    黑夜中血气滔天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在君府临近的一条街道深处,一个浑身浴血的人影趴在地上,气息十分的微弱身上布满血迹,长刀丢在一旁显得有些孤凉,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却是来到跟前,打量了一下地上的人,嘴角微微一笑:“不错,好苗子!”。

    抓起地面之人身形闪烁了几下,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另外一条街道上,君凌穿着绒袍正往家走,只觉得肩膀酸痛背了一天的石头,要不是刚刚打坐休息了一会儿,走回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他快走到君府的时候,鼻子轻轻一嗅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君凌立马顿住了脚步,顺着血腥味的方向走了过去。

    来到君府之前便是看到君府的大门打开,从里面流出来黑色的液体,君凌瞳孔猛的一缩心头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狂奔进君府之中刚进院子便愣住了,满地的尸首横七竖八的躺着,在这些尸首中有着不少熟悉的面孔,君梅齐…君宏…君阳等等都是君家之人。

    “怎…怎么会这样”

    君凌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个不稳便是坐在了地上,然后便是感觉到手掌一片湿漉,伸开手一看手心竟是都染上了鲜血,他愣住了如同九天神雷在脑袋上炸响,身躯摇晃了几下脸庞一片煞白,胸前沉闷绞痛无比,口一张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口中喃喃低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爹。。爹。。娘!!大哥”

    君凌猛的想起来什么,发了疯一般的朝着屋中跑去,翻遍的每一个尸首都未曾找到,君凌头脑一片空白如同孩子一般抱着自己的双腿,蜷缩在角落目光失神,胸膛猛的一阵刺痛。

    这种沉寂没有持续多久,君凌猛的仰天长吼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痛苦和撕心裂肺,吼完忽然魔怔一样悲怆的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笑着笑着,笑的满脸泪水顺着脸颊滴落。

    “是谁!!到底是谁!!”

    君凌攥紧了拳头骨节发白,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一块血红色的玉佩上,那玉佩一眼就能看出来决计不是君家之物,君凌冷冷的将那玉佩收入怀中,心中弥漫着一股滔天的杀意,十八年来自己头一次露出如此杀机。

    君凌豁然转身扛起君家几人的尸体,转身就走了出去,修长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在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