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伴心衍梦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6本章字数:2054字

    漆黑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没有黎明的黑夜仿佛无尽的黑洞,霎时间周围的漆黑猛然旋转,形成无数道旋转的黑色涡流,仿佛是一片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开启。

    当黑暗笼罩着的世界逐渐褪去,君凌仿佛看到一座阴森的地下宫殿,尖锐的岩石险象环生环境十分的恶劣,地面上非常潮湿依稀能够听到淡淡的流水声。

    好像自己就置身在这片空间当中一样,迈动脚步往闪动的尽头走去,这条路十分漫长似乎走了数个年头,终于在来到山洞深处的时候,里面的场景却让君凌如遭雷击一般立在原地。

    牢固的铁架深深的插在土里,十字架上君天南赤着上身披头散发,身上伤痕累累绑满了冰冷的锁链,两枚骨钉深深的刺在琵琶骨里,血迹已经干涸但那伤口却似乎永不会愈合,仍旧在往出渗透着鲜血。

    在旁边的一个小屋中,铁牢门死死的锁住在那冰冷黑暗的房间中,坐着一道消瘦的身影,脸庞上布满了憔悴眼中皆是思念和灰暗,柳如烟目光呆滞不厌其烦的一遍遍梳着秀发,那道身影十分的孤寂和落寞,而铁架上的君天南更是生命体征十分微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咽气一样。

    “爹。。娘”

    君凌声音有些颤抖着唤了一声,酸楚在胸腔中翻滚,一时间所有的思念都在这时爆发出来,君凌迈开脚步冲着君天南跑了过来,来到父亲跟前君凌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抚摸父亲的脸庞,但父亲的身体却仿佛空气一般,君凌的手根本没有办法碰到君天南。

    “爹!!爹!!”

    君凌眼中泪光闪烁声音有些沙哑,话中满满的都是心疼,转而来到那铁牢前君凌扒住铁栏杆,望着柳如烟哭着道:“娘!!娘,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但柳如烟始终侧对着自己,身形消瘦丝毫没有往日君家主母的华贵。

    “爹。。娘。。告诉我你们到底被关在哪里啊”君凌嘶喊着话中充满了无助,一夜之间君家惨遭灭门,父母双亲以及大哥皆是失踪,君凌的心着实是受到了非常重大的打击,但现在亲眼见到父母亲却是这副惨状。

    作为儿子君凌深感无力,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

    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君凌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双膝缓缓下跪对着柳如烟和君天南重重磕头,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忽然开始扭曲,君凌心中一惊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君天南和柳如烟,不断的喊着:“爹。。娘!!”。

    “爹。。娘”

    君凌大喊了一声猛然睁开眼睛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梦,环顾四周依旧是撼天神猿的山洞,不远处堆积的兽骨静静的摆在那里,感觉到眼角有些凉意,伸手拭了拭才觉眼角早已湿润。

    “刚刚。。难道是幻觉?还是说是一场真实的梦”

    君凌修长手指缓缓并拢,眼中杀意凛然,自己父母的真实处境让君凌愈发的确信,刚刚自己所见绝对不是一场梦那么简单,究竟是谁!!是谁将父母关在那里。

    此时,他却浑然不觉自己身下的那块漆黑色石头的古怪,那石头散发着黑光然后缓缓退去,若是有阅历丰富的人在场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石头的来历却是不凡。

    在大陆上这种石头被称作伴心衍梦石,虽然不能帮助人修炼,却是能够将人心底的思念勾起,从而将思念对象的真实情况通过梦境投射给使用者,据说这种伴心衍梦石有着沟通灵魂的作用,却不知是真是假。

    而这块石头熟知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其诞生的条件目前无从得知,因梦境本就是一个十分玄奥的世界,梦中的一切都是瞬息多变的,能够将梦境和现实沟通的如此巧妙,普天之下唯伴心衍梦石不可。

    “还是要强大起来啊…”

    君凌深吸了一口空气目光变的更加坚定,纵使那只是一场梦!!但也算是见到了父母亲,他们还在等着自己…自己绝对不能够松懈。

    望着地面上刚刚撼天神猿丢进来的内丹,是一枚四品荒兽火焰牛的内丹,四品荒兽火焰牛是生活在乌魔山脉以南的地方,若是你以为火焰牛吃草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火焰牛不仅不吃草反而对草没有丝毫的兴趣,这家伙只对荒兽的肉非常执着,仗着自己皮糙肉厚所以对一些品阶高的荒兽是肆无忌惮的挑衅。

    而且恢复能力极其变态,只要不是致命伤一般几个时辰内就能恢复,所以火焰牛的内丹也是修炼价值非常高的,君凌正襟危坐将那四品荒兽内丹放置身前,吞息吐纳火元力再次奔腾而出,将那内丹包裹住,顿时间内丹中便是有着一道火焰喷出,那火焰成条状半透明状被君凌吸收进体内。

    一股火热之感随即蔓延开来,仿佛被灼烧一般身体滚烫无比,脸蛋也变的通红起来,强忍住那股灼热之感,太虚苍穹诀有条不紊的运转着,这枚内丹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没办法全部吸收的,只能尽力而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就在君凌沉浸在修炼中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低沉的嘶吼声,这声音不像是撼天神猿的叫声,正在猜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君凌奔来,仿佛一道疾风般速度令人咂舌。

    “什么鬼东西!”

    君凌猝不及防吓了一跳,那东西来到君凌身旁二话不说爪子直接就拍了过来,带起一股劲风掠来,一巴掌就将君凌拍飞身体被拍进那诸多的兽骨中。

    只觉肩膀处一阵剧痛,君凌心下不禁微怒拨开白骨,却是看到不远处站着一只蝎狼,通体呈现灰褐色的荒兽,体形如狼似蝎,尾巴甩荡间都是伴有呼呼风声,尾尖透着锋利的光泽看起来渗人无比。

    “蝎狼”

    君凌的眼神一下就沉了下来,碰到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另外这货到底从哪上来的?这山崖如此之高莫非蝎狼还会攀山行走了?若不具备攀岩的本领那就只有一种解释。

    这货是撼天神猿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