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奴仆拍卖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7本章字数:2015字

    此刻,云老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从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自己本以为今日所来能够稳稳的将沉墨白莲带走,却不曾想还有一位元境八重的强者隐藏。

    若是八重的话也难怪自己没有感觉到了,这种级别的强者可不是自己能够感觉到的。

    “阁下是何人!我乃青龙学院的长老云峰。”

    面对如此强者云老可不敢有什么托大,当即报出名讳微微拱手,王晋南慵懒的抬起锐利的双目,声音没有丝毫的波动道:“宝马商会,王晋南。”

    “原来是宝马商会的仁兄,老夫不会跟兄台起冲突,但此子手中有对老夫极为重要的沉墨白莲,还望阁下王兄勿要阻拦!”云峰的话已经有一些说好话的意思,毕竟王晋南的修为高于自己。

    听到云老的话王晋南看向君凌,后者冲着王晋南抱拳道:“多谢前辈护持,不过沉墨白莲之事倒不用将前辈卷入其中”,然后从唐文书怀中拿过盒子,打开盒子一株沉墨白莲便是显现出来。

    洁白的莲花上点缀着黑墨色,黑白相间煞是好看,那墨色顺着花茎一直缠绕至花瓣一周,仔细看白莲花的中心位置好像是有着晶莹流淌,精纯的莲花香味很快的就充斥在房间里面。

    饶是王晋南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沉墨白莲作为疗伤界的圣物,肯定是不可多得的!纵使对修炼没有多大的帮助,但人这一辈子谁能保证不生病不受伤呢?

    “云老,你我本无瓜葛但你若是执意想拿仙萸草来换这沉墨白莲的话,恐是不能如你所愿了”

    君凌说罢手便伸到沉墨白莲的根茎处,那样子就是想要毁掉沉墨白莲,云老瞳孔一缩一声怒喝:“尔敢!!”,说罢手掌探出朝着君凌冲去。

    王晋南的身形直接站在君凌面前,大手一挥将云老击退,云老目眦欲裂沉声道:“王兄!你这是何意。”

    “我只负责保护君凌的安全”王晋南的话犹如一根针插入云老的心中,云老恨的牙痒痒怒视着君凌,但却毫无办法!有王晋南在这他根本伤害不了君凌他们。

    “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云老继续执迷不悟,沉墨白莲区区一千五百万,我还是亏损的起”君凌的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手指微微勇气那根茎被扯的高高翘起。

    “住手!”

    云老一声厉喝然后咬着牙极为不甘的道:“老夫答应你!”,然后也十分爽快的拿出一枚空间戒指丢给君凌,沉声道:“里面是一千五百万和那一株仙萸草,你点一下”。

    君凌接住空间戒指心神浸入其中,果然里面摆满了黄金细数之下果然是一千五百万的黄金,在黄金的表面静静的放着一株仙萸草,那正是君凌所需要的东西,当下朗声一笑道:“爽快”,然后手脚麻利的将沉墨白莲装进盒子,直接丢给了云老。

    云老一把将沉墨白莲接住,深深的看了君凌一眼道:“小娃娃,今日老夫认栽!希望日后你好自为之”,君凌负手而立淡淡道:“不牢云老费心。”

    “哼!”

    云老脸色阴沉冷哼了一声,然后袖袍一甩转身离去,君凌轻轻的呼了口气,道:“好了,圆满解决”,王晋南背着手道:“那云峰可不是什么心胸宽阔之辈,你日后多加注意。”

    “晚辈心里知晓,所以倒是还有一事相求”君凌冲着王晋南微微抱拳。

    “你是想让我护送你回沧澜学院吧”王晋南轻笑一声,一下就猜到了君凌要说的事情。

    被王晋南看穿君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道:“若是前辈有事情的话,那晚辈等人便绕点远路回去”,身后冷凝调皮的看着王晋南道:“大叔,您就护送我们回去呗,作为报酬我会再向叔叔支付五十万黄金。”

    王晋南摆了摆手,笑道:“你们这几个小孩还挺有意思的,报酬就免了,你们的一千五百万拍卖金里面我有抽成,也是一笔不菲的价格,就当是散散心吧护送你们回去”,君凌几人闻言皆是对着王晋南深深抱拳。

    顺利的拿回来了仙萸草而且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也算是完成了龙封交代的任务,这天晚上君凌一行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几个人在好来屋客栈吃了点早餐,然后王晋南便陪同君凌等人打算回去沧澜学院。

    白天的街道依旧是一片繁荣,小贩的叫卖声和吆喝声不绝于耳,君凌一行走至一家酒楼前的时候,都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在酒楼前围着许多的人,众人议论纷纷看起来十分的热闹。

    君凌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打算去看看,挤在人堆前面赫然看到有两个大笼子摆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的沉重冰冷的铁栏杆上缠绕着手腕粗细的铁链,古怪的不是这笼子,而是在笼子里面的人。

    在两个笼子里面分别关着两个长相神似的男子,都是体型高大浑身的肌肉隆起,远远看去仿佛铁塔一般给人一种异常沉重的气息,看样子应该是一对儿双胞胎,两个人光着膀子身上遍布辫子的抽痕,眼神非常的无助那宽大的手掌攀着铁栏杆,眼中似乎有着晶莹闪动。

    在铁笼子的旁边有着一块木牌竖立,上面写着奴仆拍卖价高者得,并且下面还有酒楼的落款,冷凝很是心疼的看着这一对儿兄弟,道:“这两个大叔真可怜。”

    “大叔?”

    君凌面色古怪的看着冷凝,王晋南也是哭笑不得的道:“这两个人就是长的高大,实际年龄还很小”,一听到是孩子冷凝脸上心疼之色更浓了,唐文书和林霄还有万尽幽,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有些费解。

    这谁家的孩子居然能长这么大?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唐文书欲哭无泪竟是有种自己童年过的很悲惨的错觉,别人的孩子长的那么壮实,自己却是瘦弱不堪弱不禁风!这玩意儿上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