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会长徐如林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8本章字数:2037字

    依旧是那富丽堂皇的宝马商会,里面的各种名贵商品陈列在柜子上,不少的人路过都会驻足观看,在这里无论是丹药还是武技,亦或者是美容丹药或是宠物型御兽,在宝马商会这里都能够见到。

    君凌步伐不紧不慢背着手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径直来到置宾室,因为上次竞拍仙萸草就是在这里进行,所以第二次来倒是轻车熟路一点都不陌生。

    推门而入房间里面依旧是那天接待君凌的中年男子,此时他跟另外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屋内也有一些人坐着三言两语的谈着,见到君凌进来中年男子也是起身,道:“老人家,您是来拍卖的吗?”。

    上次君凌是以真实面貌来的,这次改变了容貌这男子却是认不出了。

    “老夫此行的确是来拍卖的,不过是拍卖自己的东西”君凌的嗓音也变的干涩苍老,刚一张口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也很快的就适应了。

    “哦?那不知道老人家要拍卖什么东西”中年男子微微拱手道。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枚区区的六品丹药罢了”君凌说完便是听得旁边的人连连咳嗽,一个人连带着嘴中的茶水一齐喷了出来,这话一出屋内顿时就安静下来,皆是面色怪异的望着这老头。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区区六品丹药?

    你这老头真是卖药的不知炼药的苦,一颗六品丹药足够在东大陆引起腥风血雨了好吗,怎的从你口中说出来居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呢?

    听到六品丹药中年男子也是露出震惊之色,连忙走过来深深抱拳恭声道:“老人家,可否拿出来一观”,君凌思索了一下,道:“既如此那便让你看看。”,说罢从怀中拿出来一个小黑盒子,放在桌上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打开,打开的一瞬间金光乍现令得众人不得不捂住眼睛。

    金光逐渐消散众人目光再次凝视过去的时候,纷纷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在那盒中静静的摆放着一颗伴有金色轮廓的丹药,中年男子直接是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盒中的丹药,他虽然不懂炼丹之道却也是明白,丹药的好坏在于丹轮的数量。

    细数之下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狂喜,失声道:“六…六道丹轮!!六道丹轮!!”,旁边围观的人一听便是感到头皮一阵发麻,看向这君凌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的敬畏!

    “老者!!您请坐…来人呐!!上好茶好点心”中年男子有些语无伦次赶紧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君凌坐下后微微皱眉道:“若是不拍卖老夫离开便是,莫要耽误老夫时间。”

    “不不不!!”中年男子一下就慌了,连忙哭笑不得的道:“老人家您误会了,六品丹药的拍卖可是大事,您请稍等我这就是将会长请来。”,君凌闻言缓缓闭上眼睛捋了捋胡须再不言语。

    如此态度非但没有让中年男子不爽,反倒是让他有着如蒙天恩的感觉,拥有六品丹药的人无一不是身份尊贵,自己能够跟这种等级的人对话,已经是荣幸之至了。

    要说宝马商会也给了君凌足够的尊重,专门从置宾室将君凌请到了最好的包间,而且上的是最好的茶和最好的点心,这里的装修比起上次的那个显然更加的奢侈,金碧辉煌仿佛一个小型的宫殿。

    君凌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品着茶,很快门外便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敲门声响起,君凌头也不抬,漠然道:“进来”,咯吱一声房门被推开,依旧是那名中年男子,只不过这次他还带着一个青衣男子。

    “老人家,这位就是我们宝马商会的会长徐如林”中年男子恭声介绍道。

    “闻言老人家有一枚六品丹药拍卖,晚辈可否有幸一睹六品丹药的风采”徐如林微微拱手说话得体大方,既给了君凌足够的尊重,也不落宝马商会会长的威严。

    “嗯”君凌淡淡嗯了一声,将那盒子推过去到徐如林跟前,徐如林半信半疑的打开盒子,片刻后徐如林脸色剧变,看向君凌的目光中已是多出了敬畏之色,重重的抱拳道:“敢问老者名讳。”

    “唔…老夫初来东大陆,以前的名讳你知道怕是有杀身之祸,老夫自今日起便叫灵星辰!你如此称呼我即可”君凌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出。

    然而这话却是让徐如林心中微动,初来东大陆?那就是说这老人家以前不是东大陆的,为何他的名讳自己知道就有杀身之祸,既然不是东大陆的又有如此手笔,随手拿出一枚六品丹药,看来这老者的来头有些特别啊。

    看到徐如林的脸色君凌心中便是有了底,跟商人打交道很可能无意间他就能摸清你的底,所以为了避免徐如林发问,所幸君凌便自己透露,他十分的肯定徐如林肯定会细细的揣摩自己的话,看他这表情怕是这徐如林已经对自己身份有了猜测了。

    “灵老,晚辈徐如林有礼了”徐如林又是恭声抱拳,然后缓缓坐在君凌的对面,笑道:“灵老,晚辈有一个疑惑,不知道这丹药是出自何人之手?”。

    “老夫之手”君凌缓缓的道。

    “哦?”徐如林眼睛一亮,道:“老人家既是有如此本领,怎会需要拍卖丹药来获取财富呢?”,君凌心中冷笑知道这徐如林是在旁敲侧击,冷哼了一声道:“来到东大陆却也不过如此,若想在这生活钱财是必不可少的,而老夫不过一介炼丹师,别的没有就是丹药多,如果你这拍卖不了,看来老夫只能去别的地方了。”

    “不不不”徐如林一下就急了,连忙挽留道:“灵老莫要责怪,如林只是心生好奇!!您放心,这颗丹药定然能够拍卖出一个令您满意的价钱,但……”,徐如林有着为难的道:“能拍卖是能拍卖,就是不知道这丹药的来路正不正,要知道现在的一些大家族可是挑剔的很,来路不正的丹药他们也不敢要,怕的就是惹祸上身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