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树敌帝皇候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8本章字数:2023字

    “住手!这位老者,王菁小侯爷乃是当今帝皇候之子!你如此肆意妄为不怕给自己惹祸上身吗!”见到君凌发令王长龙也是吓了一跳,若是王菁在自己身边出了事情,回去之后定是难逃罪责。

    所以当下也是厉声出言喝止,希望能够搬出帝皇候的地位来威摄一下君凌,毕竟帝皇候的威严在那摆着,总不能对帝皇候无所顾忌吧。

    然而,君凌却是闻言轻笑了一声,道:“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老夫不是朝中之人,也不会受命于帝皇候!”,说罢看向丁俊和王朝,淡淡的道:“丢出去!”。

    “是!”丁俊和王朝皆是抱拳应是。

    宝马商会的元境保镖大多都是江湖人士,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年代,皇室不过是来权衡百姓和统治疆土的存在,许多武修并不是特别害怕皇室,似丁俊和王朝这般更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帝皇候的儿子,或许那身份很大但也只能用来压压百姓,面对元境的高手他们可不会在乎这么多。

    两人率众上前王菁脸色铁青,旁边的卫士抽出佩刀但握在手中却是有些颤抖,不自觉的往后面退去,王朝一马当先一个箭步上前,几掌轰出大厅内顿时惨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那些卫士怎会是王朝的对手。

    几息的时间便是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王菁现在也有一些害怕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青滣,却不想青滣直接将他的目光无视掉,跟君凌有说有笑浑然不顾这边王菁的状况。

    王菁心头愤恨牙齿紧咬,深吸了几口气脸色阴沉如水道:“你们想怎么样!!!莫非真要与皇室作对…啊”,话没说完自己便被丁俊和王朝架起来,王菁的双腿在空中乱蹬不断的挣扎,但他哪是丁俊和王朝的对手。

    直接来到门口两个人随手一丢,就像丢垃圾一样将王菁丢出去,身体重重摔在地上一个恶狗扑食,王菁痛呼着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一直提溜到宝马商会对面才停了下来,王菁只觉身上剧痛无比,身娇肉贵的王菁哪里经受过这种待遇,在帝皇候府哪个人见了他不是客客气气的。

    而丁俊和王朝此举却是也令围观的众人暗暗心惊,王菁是谁?当今帝皇候之子可谓是极为风光,其父帝皇候更是屡立战功被皇上圣旨封赏,在帝皇城中提起帝皇候谁人不知,但眼下帝皇候的儿子却被人从房子里丢了出来,且不说谁对谁错!单是这件事情便是等于打了帝皇候的脸。

    看来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随后被丢出来的还有王菁的卫士,以及那位满身狼狈的王长龙,若只是和一个王晋南交手也就罢了,其他的元境也一拥而上,双拳难敌四手最终也是被轰赶了出来。

    “小侯爷,你怎么样没摔着吧”王长龙赶紧过来将王菁扶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王菁脸上有着羞怒之色,一把将王长龙甩开声音带着浓浓的憎恨道:“去,将此事禀告我爹!!”。

    “是!”王长龙也不再多说什么,多说无益!现在王菁显然正在气头上,若是将此事禀告帝皇候的话,怕是不能善了!但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王菁受了欺负若不上报,日后对自己也是个隐患!

    没有犹豫王长龙便找了个茶馆让王菁坐下休息,而自己则是带着人赶赴帝皇候府。

    长安街的一座恢宏的府衙,门前两座琉璃狮子相对而立,几名卫士脸庞肃然眼神锐利,青松般站在门口巍然不动,那阔气的大门上以黄金作为雕刻,院中假山池塘园林小道应有尽有,将奢侈二字提现的是淋漓尽致,这里便是那帝皇候王厉绝的府衙。

    此时在院中的凉亭内,王厉绝躺在长椅上周围坐着一群女子,皆是满脸倾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穿着打扮甚是暴露笑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玉指轻轻夹起一枚提子,剥去提子皮手指微翘递到王厉绝的嘴中。

    王厉绝面相颇为威严人高马大,但已值中年不复年轻时候的勇猛,身上那久经沙场的杀气早已经被平淡的生活磨去,现在的王厉绝也只是一个空有帝皇候名头,不过他掌握的兵马倒是真的存在,所以现如今朝中也鲜有人敢于招惹。

    就在王厉绝惬意的时候,王长龙模样匆忙带着几个人来到王厉绝跟前,齐刷刷的单膝下跪!王厉绝略显慵懒的目光撇了一眼王长龙,道:“长龙啊,你不在少年身边保护他回来干什么。”

    王长龙急忙抱拳,道:“侯爷,属下该死!未能保护好少爷…”。

    “什么!”

    王厉绝一听就立马睁大了双目,一把将旁边的女子推开,拉住王长龙的脖领子,目光凶狠道:“你说什么!!菁儿怎么了”,王长龙吓了一跳,赶紧道:“侯爷,少爷没事!在帝皇城的天来茶馆休息呢。”

    “那你方才所言是什么意思!”听到王菁没事王厉绝的脸色才算缓和了一些,冷哼了一声松开王长龙的脖领子,王长龙吓的满头的大汗,侯爷虽早已不再朝中,但这老将的杀气始终还在啊。

    王长龙便将方才的事情告诉了王厉绝,尤其是君凌派人将王菁丢出去着重叙述了一番,听完之后王厉绝竟是笑了出来,但那笑容却让王长龙心头有些不安。

    “好啊…好啊”

    王厉绝拍着手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紧接着脸色陡然一变寒声道:“看来是我沉寂了太久,现在有些人当我王厉绝已经不如以前了,在帝皇城动我的儿子!看来今日是得杀鸡儆猴了啊…”。

    “传我侯爷令,召集府内卫士前往宝马商会,告诉帝皇城的城主就说我王厉绝今日要帮他肃清一下帝皇城内的风气,此事他不答应也得答应,莫要忘了…帝皇候府也有参政的权利。”

    身旁王长龙闻言便是心中一惊,看这样子王厉绝这次是要从宝马商会下手了,看来这次谁也保不住宝马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