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脱衣服治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8:49:29本章字数:2091字

    听到杨恒的话王厉绝便是怔住了,那番话中似乎是有一些深意,王厉绝虽然自大但绝对不傻,从杨恒的反应就能看出来,那老者的背后势力绝对是让皇帝感到害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不会派杨恒前来。

    目送着杨恒离开王厉绝心里也是有些窝火,原本以为那就是宝马商会的普通老头,却不想这件事情居然是把皇帝都给惊动了,而且还是强行的闯入帝皇候府,刚刚若是自己有什么反抗的话,怕是杨恒带来的御林军就会将自己就地正法。

    “爹!那杨恒什么意思啊,如此做法显然不把您放在眼里,依我看您应该表明圣上参他一本!”王菁都快气炸了,在他看来那老头几乎都要成为自己的瓮中之鳖了,没成想到了最后却是被那杨恒坏了好事。

    “参他一本,有用吗?”王厉绝面无表情那眼睛不住的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没用,您也是朝中大臣虽现在不在朝纲,那也是当年皇上重用的人啊!”一听王厉绝似乎没有上奏的意思,王菁一下就着急了。

    “够了!”

    王厉绝一声厉喝吓的王菁一个激灵,看了王菁几眼王厉绝眼中终是露出一丝无奈,道:“杨恒敢如此肆无忌惮你以为是谁的意思,你与那宝马商会的矛盾就此作罢,能够让皇帝都如此重视的人,背景又怎么会差!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如果惹出什么祸患你自己承担。”

    对王厉绝来说这点小矛盾不提也罢,但就怕自己的儿子王菁心里过意不去,不过眼下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得咽下去,若再生出祸患…自己恐也保不住他啊。

    ……

    回到宝马商会在门口青滣和丁俊等人早已经在等候,看到君凌回来一行人也是赶紧迎了过去。

    “灵老”青滣等人抱拳道。

    君凌往后看了一眼,在身后有一个马车里面放着几个箱子,君凌不由得有些好奇,道:“后面那些东西是什么”,青滣往后看了一眼,回过头笑道:“灵老,您交代我准备的东西,青滣日夜差人已经准备就绪,一百人不停的锤炼星铁,蝉刀也已经准备完毕。”

    说着便是从袖袍中拿出两把精致的小刀,小刀薄如蝉翼约莫两指之长,刀身通透宛如温玉闪烁着星点,刀柄也是用上好的紫金镶嵌,刀刃闪闪发光看起来锋利无比。

    “这么快”

    君凌微微诧异接过蝉刀,入手一阵冰凉摸起来就像是触碰在薄纱上一般,而且十分的轻盈唯一的重量都在那刀柄上,将刀递给青滣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完毕,那我们即刻开始吧,晋南你们都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是!”王晋南等人拱手然后相继离开,君凌便是同青滣一起来到二楼的房间中,几个仆人将那些东西都搬上来放在房间中然后离去。

    君凌来到水盆边将手浸入水中,边沐手边说道:“要驱除云雨魔虫咒有件事情我得先跟你说明白!”

    “灵老请讲”青滣款款坐下道。

    “云雨魔虫咒在你的体内存在了四年之久,虽说有人帮你将毒素聚集在一个地方,但是体内也早已经受到了毒素的影响,不然的话你的修为也不会倒退,所以想要彻底消除魔虫咒,你得按照我说的做”君凌的语气十分的认真,青滣闻言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点了点头。

    沐手完毕后君凌将那众多药材都聚集在一起,桌子上的药材高高的堆起,各种精纯的味道不断的散发出来,这些灵药都是价值不菲的,每一个都是以数十万两黄金计算,不由得让人有些惊叹青滣这姑娘真舍得对自己下手。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君凌按照离渊的指点将所有的灵药都置于浴桶中,桶底放着七枚火元石,火元石的功能便是能够散发极高的热量,让得桶中的水能够达到一个极高的温度,浴桶中水的表面不断的泛着泡泡,那些灵药的药力也都被催发了出来,很快那浴桶中的清水就变的黏稠无比。

    青滣往前走了几步看了一眼浴桶,美目中惊诧连连,道:“灵老,这是。”

    “脱衣服,进去”君凌抱着胳膊极为认真的道。

    “啊!”青滣登时张大了嘴巴,愣愣的道:“脱…脱衣服…为什么啊”,君凌见状也没有多少意外,毕竟是个女孩子要她脱衣服还是有些难的,看女子之身便要娶她为妻,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

    “毒素不仅仅是在你的脸上,身体中也有!若想彻底的祛除魔虫咒,得让这些灵药的药性进入你的体内,净化掉那些受损的经脉和内内俯,将所有毒素从你的体内排出,这样才能打通堵塞的经脉,虽然方法不免让人有些想入非非,但是这是最好的方法也是唯一的办法,怎么选择看你。”君凌坐在椅子上悠闲的端着茶杯抿了一口。

    而青滣的脸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那白皙的脖颈一片潮红,如同熟透的水蜜桃般晶莹,有些幽怨的眼睛中充满了挣扎了犹豫,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现在要在一个老头面前脱衣服…如何受得了。

    但不脱的话如何治病…

    可是脱的话…自己怎么说也是大闺女,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脱过衣服啊,尤其对方还是一个老头。

    君凌见到青滣脸上的表情也不着急,悠闲的喝着水,毕竟这种事情要下决心是需要时间的,不是说这边自己一说脱衣服,那边青滣就三下五除二的脱完,这样的话君凌还真的得重新审视一下这青滣了。

    思考了许久,青滣咬着贝齿紧紧的闭着眼睛,玉手微微颤抖着将自己的外衣褪下,接着是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

    一直到最后君凌都有些犯困了,那边青滣可算是搞定了,君凌往那边撇了一眼,香肩外露穿着一件诱惑粉的肚兜,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犹如暖玉般富有光泽,君凌顿时觉得鼻腔内有一股热流涌动,强行运起元力压下那股火,低沉的声音道:“泡进去!”。

    见到君凌很快的移开目光,青滣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失望之色,难道自己的身材就那么差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