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真的要结婚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5:49本章字数:1852字

    真的要结婚吗?

    南瑜用手抚摸着精致的蕾丝婚纱,心里难免忐忑。

    身前的布帘被拉开,外面等待的人纷纷惊艳的低呼。南瑜抬起头,一眼就看到站在五步之外,穿着白色新郎礼服的裴仲尧。

    裴仲尧往南瑜这里走了两步,两人含情相对的时刻,突然响起女人凄厉的声音,“裴仲尧!”

    南瑜扭头去看,发声的女人一手抚着微隆的肚子,虽素颜,仍不损五官美艳,尖脸、大眼。整个人气势汹汹。不好的第六感让南瑜疑惑的开口,“仲尧,她......”

    裴仲尧的反应倒是比南瑜要强烈的多,脸色一变,转身上前,面对不断靠近的女人,质问:“你怎么来了?”

    “笑话!你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爹,我难道不该来?!”

    她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让南瑜几乎在瞬间如遭电击!

    裴仲尧显然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下意识的反驳,“你别胡说!”

    对方有备而来,抬手就丢过来一叠混着照片的纸张,纷纷飘落在南瑜的周围。

    南瑜穿着拖尾婚纱,蹲不下身,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能清楚的看到照片上露骨缠绵的男女是眼前的女人跟裴仲尧两人。而‘亲子鉴定书’五个大字,更是炫目,令人想要忽略都难。

    难以置信!

    南瑜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愣愣的盯着眼前的两人。

    裴仲尧当然也是看到了照片的,憋红了脸,只吐出,“贱人!”两个字。

    事情闹到这一步,对方那里会管裴仲尧说什么。那女人不管不顾的走到南瑜面前,“我肚子里怀着他的种,你还要嫁吗?”

    南瑜此时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她挺直了脊梁,说:“你难道不知道我跟他早有婚约?”

    裴仲尧跟南瑜从小就在一起,婚事是两家大人早早就定下的,这些年两人上学在同班,工作在同一家公司。不管是朋友或者是同事,只要是认识裴仲尧的,就都知道他有南瑜这么个未婚妻。

    眼前这人不可能不知道。

    对方眼神中有一丝的心虚,不过她并没有顾虑,大言不惭的说:“那又怎么样?现在赢了的人是我!”说着她还不忘挺了挺肚子,像是在炫耀。

    裴仲尧这些年身边不乏这样明知道他有未婚妻还不断往上凑的女人,可从没有一个如眼前的这人这样不知廉耻。

    南瑜没打算认输,“是吗?你确定赢的人是你?你以为就凭你能挡得住婚礼的举行?笑话!”

    “装什么高贵!你当他娶你,是因为爱你吗?!”

    在旁边愣神了一阵的裴仲尧此时暴起,一巴掌就把出言不逊的女人打翻在地。

    “闭嘴!”

    此时他眼中的狠戾简直如黑色的风暴令人望之畏惧,对方没想到裴仲尧会出手打人。原本精致的脸,因被打有些扭曲,鼻子都有些歪。

    看裴仲尧的样子,她忍不住心里害怕,嘴一张就大声的哭嚎起来,不一会儿就吸引来了不少的人。

    裴仲尧此时脸色早已经黑的滴水。

    他肃着脸对南瑜说:“今天我有事先走,你挑你喜欢的定下!”

    说完他抬步准备走,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拉住南瑜的手腕,他使足了力气,南瑜根本挣扎不开。他的脸微微靠过来,压重了声音说:“婚礼照旧!”

    “你休想!”南瑜骂。

    这种时候,他说出这话来,南瑜根本无法接受。

    哪里还会有什么婚礼!遇上这样的事情还能结婚,她南瑜又不是白痴。

    裴仲尧手上的力气加大,用一种残忍的威胁口吻说:“除了嫁给我,你没有第二条路!不信,你就试试看!”

    像是撕开了表面温润的那张人皮,露出野兽般的青面獠牙。

    南瑜眼睁睁的看着裴仲尧将哭闹的女人拽出婚纱店大门,周围笼过来的人并没有立刻散去,而是窃窃私语,这样的一出戏,谁心中能不生出八卦之心。

    南瑜觉得自己如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的耻辱。

    她低下头,白色的婚纱上甚至还粘连着两张裴仲尧与那人赤裸舌吻的照片。微微弯腰去摘下黏在婚纱上的照片,照片里的裴仲尧充满欲望,那种欲乱情迷的眼神,是南瑜从未见过的。

    “你当他娶你,是因为爱你吗?!”

    那女人的控诉在耳边回荡,南瑜全身的血液都像是混入了冰针,一寸寸的扎着她,痛不欲生。

    眼前出现一只很好看的手,五指修长。

    南瑜急忙抬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的陌生男人。

    他微微躬下身,侧脸棱角深刻。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照片与纸张,然后才直起身递给南瑜。

    南瑜看清他的脸,下意识的躲闪,眼前人表情严肃眼神冰冷,看起来心情非常不好的样子。

    “谢......谢。”南瑜手里拿着照片还有亲子鉴定,苦笑着跟对方道了谢。

    “不必谢,同是天涯沦落人。”

    南瑜不解,脸露疑惑。

    “我的遭遇和你相同。”他说的云淡风轻的,半点不像是被人背叛的样子。紧接着他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嫁给我。”

    南瑜完全傻住。

    “难道你还想嫁给那个男的?”

    南瑜被刺痛,反击道:“你又知道什么?我的生活不需要外人指手画脚。”

    她跟裴仲尧的婚事并不是那么简单,她早已经身不由己,想到这个,她就觉得胸口憋闷。

    他冷笑着,“我不需要知道,不过我清楚,你跟了我,就可以跟他彻底断干净。”

    断干净吗?

    南瑜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