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真的要回我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5:49本章字数:1884字

    从民政局出来,南瑜攥着手里的红本,手心冒汗。

    她竟真的赌气嫁给了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甚至到刚才填写资料时,才知道他叫汤怀瑾。

    舌头发涩,呐呐的开口,“汤先生?”

    汤怀瑾比南瑜走的快一些,听到她叫,就停下来回头,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

    后悔?南瑜确实觉得有些儿戏,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不过她还没有说出什么,汤怀瑾就再一次开口,“后悔也晚了!”

    他说完转身就去取车,徒留南瑜站在原地发愣。

    “上车!”

    南瑜不动。

    “这里不让停车。”

    等车子开出去了,汤怀瑾直视前方,开口问,“你家在哪儿?”

    南瑜习惯性的报出一串地址,汤怀瑾也没多问,加速就开上了绕城路。

    梦游一般的,等南瑜看到熟悉的小区大门时,才算是找回了自己的神智。正好这时汤怀瑾说:“走吧,我跟你一起。”

    南瑜立马摇头,“不.......不行!”

    汤怀瑾反问,“为什么不行?我现在是你丈夫。”

    南瑜被他嘴里说出来的‘丈夫’两个字震了下,她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已婚的事实。

    其实她住的地方,就是裴家,裴仲尧的父母妹妹都住在这里。

    带着汤怀瑾去裴家?那画面,南瑜想都不敢想。

    在汤怀瑾的目光下,南瑜胡乱的说:“我饿了,想先去吃饭。”

    好在汤怀瑾并没有追根究底,“这事怪我,忘了你折腾这么久,肯定饿了。”

    说完他启动车子掉头,“走,去吃饭,怎么说今天也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总不好让新娘饿肚子。”

    他说什么,南瑜并不关心,看着后视镜里的小区大门越来越远,心情这才放松下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震撼,她根本就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这时候回去面对裴家人。

    汤怀瑾带南瑜到了本城数一数二的旋转餐厅,显然他不打算随便吃顿饭了事。门口的招待对汤怀瑾不陌生,非常热情洋溢的招呼汤怀瑾,将他们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包间,窗外能俯视全城美景。

    南瑜有些魂游天外,对周遭并不关注。

    汤怀瑾点了餐,还有酒。

    “来,干一杯,祝我们新婚愉快。”

    南瑜平时不喝酒,盯着红酒杯,她有些犹豫。汤怀瑾说:“这酒还不错,你尝尝看,喝一点有个意思就行。”

    他循循善诱的语气太过温和,南瑜抵御不住,就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下,仰头喝了一小口。

    酒这种东西,在苦痛失意的时候,实在太具有诱惑力。有了开头,就停不下来。

    南瑜渐渐的有些失控,前菜上来的时候,已经喝光了杯中酒。汤怀瑾没有阻止,反而跟她一起,陪着她喝。

    酒精上头,她渐渐放开了心中的陌生感,“我从没想到放开了喝酒这样开心!”

    在裴家,就算是旁人不明说,内心深处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还是摆脱不掉。

    所以她谨言慎行,从不敢踏错一步。

    今天是难得的放纵,是她长到二十三岁,唯一的一次叛逆。

    “那你就放开了喝!我管够!”

    一顿饭吃到华灯初上,南瑜喝的走路都东倒西歪。

    汤怀瑾带着南瑜连体婴一样的坐进后座,外面的侍从关了门,车子方才离开。

    谁知车子刚启动,南瑜突然就叫嚷起来,“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

    她情绪激动,汤怀瑾怕她伤到自己,急忙把人拉进怀里抱住。

    南瑜这次醉的厉害,可是人在醉了的时候,其实才是最真实的。

    她心里就有一个信念。

    她不想回裴家,不想!

    南瑜不断地闹腾,“就不回去,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想回那里去!”

    汤怀瑾被她闹得头疼,交待了司机地址。

    到达后,汤怀瑾眼中带着复杂情绪的将南瑜从车上带下来。

    南瑜表现的很顺从。

    只要不回裴家,去哪里她都愿意!

    夜风带着几分冰冷,往南瑜身上一吹,她的酒一下子醒了很多。抬眼看向搂抱着自己进门的汤怀瑾,眨了眨眼。

    汤怀瑾察觉到她的视线,挑起了眉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南瑜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很奇怪的,真的到了这一步,她反而没有什么压力顾虑了。不仅没有这些情绪,反而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她伸手抱住了他紧实的腰。

    进屋关门,四目相对之下,两人就跟吸铁石一样的纠缠在一起。

    汤怀瑾笑她放不开自己,“你已经是我老婆了,怕什么。”

    南瑜心一横,事已至此,退缩已经没有意义。

    南瑜咬住他的耳垂,不说话。这样的动作,无疑是点燃了汽油桶。

    所有的理智......都消失在一室旖旎中,男女此起彼伏的嘶哑嗓音肆意又畅快。

    ........

    南瑜醒的很晚,睁眼已是满室光亮。

    坐起身,只觉得头疼腿根疼,不过身上倒是不黏腻,昨晚事后,他是抱她去清洗过的。

    想起昨晚,南瑜只觉得疯狂。

    不过夜的疯狂已经过去,她还是要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床头放着准备好的女士衣服,南瑜换上起身。满室清冷,他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面对卫生间里的镜子,她扯唇笑了下,给自己鼓劲。

    到公司,南瑜进大门就看到站在一楼大厅里的裴仲尧。裴仲尧同时也看到了南瑜,他流星大步的走过来。

    上上下下的打量南瑜之后,裴仲尧语气极差的质问,“你昨晚去哪了!?”

    南瑜偏了下头,不说昨晚,只问他,“昨天那人怎么样了?”

    裴仲尧对昨天那女人都能下得去那么狠的手,让南瑜不得不警惕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