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5章,我们把孩子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5:40本章字数:2394字

    方易城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但是很快就被他掩盖过去了。他紧抓住那张照片,声音凉飕飕的,“妈,孩子是我的。两个月前,我喝醉酒了。”

    李慧显然不信,“易城,你是在自欺欺人吗?你看清楚了,那张照片上显示,苏黎就是出轨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根本无处考证,她说是你的,你就能相信吗?”

    方易城脸庞愈加硬朗,他身上的带着冷气,将那张照片握得死死的,“妈,孩子是我的!”

    说完,方易城就朝着楼上走。

    陆晚晚听到声音从房间里出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楼下的一幕。等到方易城上来,她抓住方易城的手,小声道,“易城,你回来了。”

    方易城烦躁的将手抽回来,正欲往前走,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睨着陆晚晚,“男孩女孩?”

    陆晚晚脸上的失落立马变成了喜悦,她脸色娇红,手指缴着睡衣的下摆,“男孩。”

    方易城意味不明的点了点头,“回去休息吧。”

    翌日。

    苏黎在宾馆里起床。她缓缓的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眼睛,稍稍清醒了些,她恍然发现,一双健硕的手臂横在她的小腹上。

    男人的手!

    熟悉的气息溢进鼻腔,是顾霆骁身上那种特殊的味道。顾……顾霆骁,她昨晚是真的将人给睡……睡了吗?

    苏黎咬着牙,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她脸色臊红,轻缓的将顾霆骁的手臂从她身上挪开,谨慎的下了床。

    苏黎弓着身子,脸不洗牙也不刷,一个念头只想出去。

    但是她刚走到门口,低沉的男声不悦的响了起来,“去哪?”

    苏黎一颤,愣在远处,不敢回头,“我去、买早饭。”

    顾霆骁双手捏了捏鼻梁,他披着浴袍从床上下来,去柜子前倒了一杯水,喝过之后,他慢条斯理的道,“我订早餐了。昨晚你不累,不用再休息?”

    这一句话像是踩到了苏黎的逆鳞,她红着脸,回过头,“顾总,我们昨晚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吧。”

    顾霆骁盯着苏黎又羞赧又纠结的脸,嘴角微勾,“你觉得呢?昨晚的是,像豺狼虎豹。恨不得将我吃了。”

    “啊!”苏黎尖叫一声,立马捂住耳朵,她仰着头,巴巴的看着顾霆骁,“顾总,成年男女之间的游戏而已。”

    顾霆骁眼色一变,他攥住苏黎的下巴,“我没当成游戏。”

    苏黎的呼吸顿时停了下来,她被强迫着跟顾霆骁对视,顾霆骁眼睛里柔色让人沉沦。苏黎发现,如今的她似乎已经能够隐约看出顾霆骁脸部的轮廓,他的脸很硬朗,跟方易城略柔和的脸不一样。初看顾霆骁,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排斥感,但是如今,苏黎竟然觉得有隐隐的安全感。

    苏黎的心彻底的慌了,她的心砰砰的跳,每一下都格外有力。

    她胸口起起伏伏,将顾霆骁一把推开。

    “顾总,我还没离婚。我这种身份,对您很不好。”

    顾霆骁重新将人压住,“名声算个屁,我不在乎。”

    苏黎怔怔的抬头看着顾霆骁,他爆粗的模样让她心头的波动更加的强烈。‘不在乎’三个字更像是一块巨石,抛进她的心湖。

    “可我在乎。”苏黎呼吸都急促了,她咬着牙将顾霆骁再次将顾霆骁推开,低着头小跑着往门口走。

    顾霆骁眼中划过一抹失落,只是这抹失落消失得太快,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苏黎。”他靠在墙壁上,叫住苏黎。

    苏黎心乱如麻,顿了顿足。

    “早点离婚吧,我的耐性不多了。我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女人更是如此。我这次不碰你不代表下次不碰你,快点跟方易城划开关系。如果你办不到,我不介意帮你。”

    整整一个上午,苏黎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顾霆骁的这句话。

    她烦躁的踢了一块小石头,“霸道死了!烦人!”

    只是发泄够了,苏黎心里依旧难以平静。早晨起床,其实看到身旁躺着的人是顾霆骁的时候,她心里的害怕跟排斥并没有多少。反而……反而有一点庆幸。

    苏黎咬着嘴唇,难道她也变成了像方易城那样的人,可以见一个爱一个吗?苏黎下意识的摇头,她不想做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不想在婚姻内跟别的男人勾搭。就算方易城是个渣男,可是她终究没离婚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是个孕妇,顾霆骁高高在上,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怀着别的男人孩子的孕妇?可是,明明什么道理都懂,谁能告诉她,如今控制不住跳动的心是怎么回事?

    苏黎拍了两下脑袋,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刺啦——”

    在苏黎皱眉苦恼的时候,她前边停下来了一辆车,拦住了她。

    方易城将车窗打开,看着苏黎,“上车。”

    看到方易城那张脸,苏黎眉头锁得更紧了。见前边的路被方易城堵住,苏黎索性绕了个远路。

    方易城拳头紧握,如剑的目光死盯着苏黎的小腹,嘴角扯出冰冷的弧度。他开着车跟在苏黎的身旁,“陆晚晚怀了一个男孩。”

    苏黎停下脚步,微微一愣,笑道,“恭喜你了。”

    方易城拳头握到发白,他忍住胸腔的怒意,淡淡的开口,“我想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

    苏黎猛然发现自己的心竟然没有多少痛意了,她是对方易城彻底失望了吗?苏黎嘲讽的嗤笑,“我带身份证跟结婚证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民政局。”

    方易城将车门打开,“走吧,我们去吧。”

    苏黎不想做方易城的车,但是这里很空旷,并没有看到有出租车。

    她想了想,上了车。

    相对无言,车厢内都是冰冷。

    过了十来分钟,方易城才开口,他目视着前方,开口道,“苏黎,你知道一句话吗?”

    苏黎不作声,方易城笑了笑,接着道,“我在大学那会儿就看过网上的比喻。能开好多锁的钥匙是一把好钥匙,但是能被很多钥匙打开的锁就是一把烂锁了。”

    苏黎反应过来之后,她突然为以前将近十年的感情不值,她笑道,“嗯,你是一个好钥匙。我是一把烂锁。”

    方易城却骤然停住车子,他双手紧紧的箍住苏黎的肩膀,眼眶猩红,“苏黎,这是我以前的想法。以前我觉得你不是处女就是脏,就是一把烂锁。但是如今我的思想变化了,我不在乎了。小黎,你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

    苏黎顿时惊住了,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了,她偏头看着金光闪闪的‘中心医院’几个大字,开始用力的去开车门。

    方易城将苏黎圈在怀里,他言语激烈,“小黎,你把肚子里这个孽种打了,我们再怀一个。陆晚晚已经怀上了男孩,所以我们再生一个女孩也没有问题的。一点压力也没有。”

    “方易城,你混蛋!你放开我!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

    然而方易城根本不听苏黎的话,一拳砸在苏黎的颈部,等到苏黎昏厥过去,他的声音温柔缱绻,“小黎,我们好好过日子。乖。”

    随之将苏黎抱在怀里,朝着医院走。